育才有道 中文正體簡體之爭

中文正體簡體之爭

分享

   喜瑪拉雅山頂一滴水.往東偏一點點.即可入太平洋.往西偏一點.就入印度洋.起始點雖微細.但其結果卻差之遠矣!

人心就如此滴天水,萬法歸心,心機一動,世界旋轉,天地懸隔。當清末民初,諸如胡適.羅家倫.傅斯年.魯迅.瞿秋白….等人,學富五車,行過萬里,可謂知識豐富,見多識廣。但因他們心念執著,以醜陋心眼看中華文化,以致於學富五車的知識,全不頂用,閉著眼睛說中文是野蠻文字,堅持認為只有廢除中文,才能救中國,這就是中文拉丁化的開端,也就是當前簡體字濫觴之所自。

現在,經過百年歷史驗證之後,我們可以非常肯定的說,當年他們給中文以“野蠻落後”的判詞,完全是疑心生暗鬼的污衊,完全是有眼無珠的蠢話!但是聚九州之鐵已鑄此大錯,要變要改,也真是萬般艱難。唯一能做的就是放鬆當年的錯誤政策,讓正體簡體自由使用,自由競爭,讓億萬人自動自發,自由抉擇,以逐步通過聯合心智,再次形成統一而通用的中文。

但是,心眼狹窄的人,總是以己度天下,要以自己的喜好用為天下萬世之標準,竟還有人在高唱祖國的同時,取締祖先用的文字。在高喊“自由”.與人為善的同時,阻止正體字的使用。以為在祖國使用正體字,就是不尊重祖國,就是不尊重人! 

將中國文字的使用扯到尊重問題,扯到人的尊嚴問題,就涉入人權界域,這就成了國之大事矣!我等小民豈敢信口雌黃?兹不揣冒昧代表海外來人.說說我們海外華人之見解:

文化當然是人為的,是人的創造。但是這個“人”卻是大寫的,不是指那一個人,也不是指那一個單位.那一黨派,那一執政。一個人, 一個單位.一個黨派,一個執政,當然可以有他的主張與創造,但是他卻不能以他的主張與創造為絕對真理,以他的主張凌駕於國家之上,凌駕於中華民族之上。妄圖將千古之一帝與文化之一師,包攬於渺渺己身之中,要往古之歷史向他歸總,要今後之文化依他演繹。然而,卻真有人心包宇內,瘋狂野心不可阻遏,妄圖以一己之好惡鞭笞萬古,指點江山,刊定文化人心之依止。中文拉丁化就是一種野心不可遏止的瘋狂想法,而所謂的簡體化,也不過是走向拉丁化的階梯與過渡。簡化運動不是理論終點,也非政策目標。所謂“簡化運動”,其重心不在“簡體”,而在“化”,目的是要一化再化,一簡再簡,以便與“國際通行的拼音文字接軌”。

想想看,從伏羲算6500年,從黃帝算5000年,從周公算3000年,從孔子算2500年的中華文化,實在是中國人之所以為中國人,中華民族之所以為中華民族的精神基因,價值核心,文化心靈的源代碼。而中國文字正是承載中華文化的主要依托,中國文字也是中國人進行思考.交流.人文創造與紀錄一切天地人文的工具。所以,中國文字雖然只是一些點.豎.橫.撇所構成的符號,但因其綜貫古今,廣被亞洲,傳播世界,承載著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文化信息,所以中文早已不再是簡單的符號,而已經化成億萬中國人心靈裡的一種能量,一種榮辱與共,成毀相關的慧命。雖然幾千年來,中文文體結構屢有變遷,但那是依於中文內在理路,依於符碼美觀.整齊.定則化的必要。而漢代隸書定型後,已傳用2200年,可以說,已經達到中文演化創造的極致,即使仍有若干簡化繁化的創造,但那已經成為一種高階穩態的內部自由振動而已,不存在什麼中文“野蠻”.“落後”等惡意指控的情況。這就是二千年來,所有中國人生活.工作.學習.交流.思考.創造的軟環境。而每代中國人的靈思與創造,也同時再以中文的形式,匯人中華心靈智慧的文化大海中。這是歷史文化積累壯大的依托,是中國人取得人文遺產與人文紅利的根本源頭。想想看,我們做為一個中國人,有著百代聖賢之靈慧,有著億萬淑人君子的心得為之貫注加持,該是何等光輝而浩盪!那麼要毀掉這一切,要將中文整個拉丁化,要將三千年來聖賢靈慧.君子心得大部份拋棄,去跪拜拼音文字,這真是茲事體大。不但涉及所有祖先,涉及所有當代人,還涉及所有中國後裔,這樣的大事難道可以由一人一黨拍腦袋來決定麼?我們難道應該對億萬前人的創造毫不顧惜感念?

當然,你可以說現在只是簡化並沒有拉丁化,錯誤不大,甚至還是正確的。其實這仍然是拘泥守舊的本位之見,試問一個中國,為什麼要搞出兩套文字?試問二千年的使用,已經證明其妥善良適的文字系列,為什麼能由少數權勢人物,濫行拋棄?更何況演成一種拋而難棄的局面。正體字在世界的使用,能用權力壓服嗎?正體字在古書古文,在各教經典上的使用,可以取消嗎?文明的演變,文化的積累,都是日盛日壯,越益宏富的,人間萬事,人心觀想,思想與藝術之創造,都需要更大更壯.更多層次與面向的符號,才能思入精微,妙符人心的。簡體字之主張者不此之思,一味向田野村夫之品味與智商看齊,反人文壯大之潮流,逆人心神妙之靈思,非要使全民族黔首化,把雲淡風輕毀棄,搞云淡云鹹;把怒髮衝冠毀棄,搞憤怒出發;把年年有餘毀棄,搞年年有余[我];把土地鬆鬆毀棄,搞土地松松,也不知道是土地都是松樹,還是土地很松[鬆]!

文字是文化與思想的工具,是豐富社會,美化人間的重大基礎,固然不是多多益善,如英文之走向百萬字。但是,難道才只五.六千通用字的中文,也還嫌其多,也還要亂七八糟的搞通用假借,把個“干”字當寶貝,豆腐干是干.乾旱也是“干”;幹部是干,乾坤也成了干坤;江西新淦,也成了新干,這樣的土法整文化,到底想讓中華文化上天還是入地呢?

但是有人習慣於自己的耳目心習,而更以此心習度天下萬事,以為不用簡體的文章,就是非法文章,就是落伍文章,就是望之生厭的文章,就是不尊重多數人閱讀習慣的文章,就是侵犯多數人閱讀權的文章….這樣上綱上線下去,天下事還能心平氣和理性討論嗎?這些人沒有跳出自我習氣的能力,卻不想想與二千年的中國人相比,誰是多數?與堯舜禹湯,周公孔子比,誰更祖國?毀滅中華文化不能是祖國,毀滅中國文字更不能是祖國?要在中國使用中國文字,就必須徹底拋棄認洋做主的拉丁化,回歸中國古聖先賢共同凝結而成的中國正體字。通過認祖歸宗,通過中國文字的回歸,以凝結台灣.香港.澳門.以及海外中國人的歸心,這才能真正做到“善與人同”,贏得天志與人心的歸向,而為天下王道之所聚,成就一代聖王之功業!

鄙人有感於台灣去中國化之進程大失人心,而大陸以“祖國”自許的人物中,卻還有人搞不清何謂“祖國”?故特寫此小文,誠盼神州子民熱烈擁抱中國,以中國為榮,以中華文化為榮,以獨步天下的中國字為榮,不要再有眼無珠的仇視中國正體字!則天命德業眾望所歸,紫氣縈迴,而華光照射,千秋史筆,亦必歌詠功德了!

来源:抓虾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