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才有道 我在教学中遇到的另类因果关...

我在教学中遇到的另类因果关系

【新三才网讯】课间十分钟,一个男生“趁机”叫住我:“老师,刚才你讲的因果关系的复句我还没听明白。”这是这个班学生的特点——有疑必问,虽然他们已经是高二学生了,但好学精神不减,我当然偷着乐。

我接过学生的书,想把书上的例子给这个学生再讲一遍,忽然,那边传来异样的声音,似乎还有点激烈。我循声望去,是两个平时很乖巧认真的女生,她们你一言我一语,不知为了一个什么是非问题。此时,班上有些同学开始转过身去看着她们,也有些同学仍然苦无其事地做着自己的作业。我感觉到,她们争吵的问题一定不大,而且,这样两个好同学,一定也不至于真正吵起架来。

但是,我要不要过去劝架呢?她俩的争吵虽说并不激烈,但声调可都比平时高出了许多,并且都显得有点“义愤填膺”的样子。正在做作业的同学也停下了笔,并且不知是预感事情不妙,还是习惯于“有事情找老师”,都向我投来求助的目光。我犹豫了片刻——上前去劝,如果能立即阻止她俩继续争吵,固然显示了老师的“伟大作用”,但这么大的女孩子,她们没有把事情说清楚,心里难免会埋下疙瘩,以后说不定又要吵,或者从此互相不讲话。

再者,她俩是优秀学生,现在吵起来了,肯定有非吵不可的理由,如果情绪激动到非表达不可的时候你不让她表达,你以老师的权威来到她们中间,加上班上的其它同学都围拢过来,吵嘴双方有可能碍于脸面硬要分出个是非曲直来,这样就会让事态升级。但是,如果不上前去劝,她们会不会吵得更凶甚至打起来呢?凭我的经验,应该不会。于是,我对一旁向我请教的男生说:“我现在必须先离开教室一下,你的疑问我等一下再给你讲。”

很快,又上课了。我走进教室,教室里如同我预料的一样——风平浪静。我心情很好地导入新课:“同学之间偶尔吵吵嘴,并不都是坏事,它可以让吵嘴的双方宣泄出心中的不快,舒缓学习的压力。”有几个同学笑出了声。我接着说:“大家分析一下,这是个什么关系的复句?”有学生很快就分析出来了:“这个复句虽然没有关联词,但前部分提出‘同学之间偶尔吵吵嘴不都是坏事’这个结论,后部分分析原因,这是个前果后因的因果复句。”我说:“你太有才了,大家掌声鼓励。”

教室里立即响起了掌声,我趁机进入新的教学。

我要向学生传达的意图是这样的:我作为老师,看见两个同学吵嘴了,而且还吵得有点凶,我不能真的对这事视而不见,但同学间发生一点误会是很正常的,不要一发生一点误会就搞得像天快要塌下来似的。所以,刚才那两个吵嘴的同学,应该吵过之后就算了,不要记在心上。当然,吵嘴之类的事最好别发生,但如果发生了,就要用积极的心态来化解危机,来对待后来的生活……我想,我的意图基本达到了,因为听那几个同学会心的笑声和全班的掌声就可以知道。

果然,第二天中午,在本校小学部任教的妻子像欣赏什么珍奇动物一样,把我赏玩了半天,然后说:“你真是个怪人、奇人,人家见到学生吵架,去劝都来不及,你还敢跟学生说吵架没关系,因为它可以增进感情。我们办公室的老师都笑弯了腰。”我一惊:“什么?我的原话是那样吗?传到你们耳边了?我处理得不对么?”“没说你不对呀,我们只是觉得你的思想很特别,很有趣。”妻子说,“我们小学部有个老师的女儿在你班上,昨天一放学回家,就把你的英雄事迹告诉了她妈妈,这个老师早晨一看到我,就笑得直不起腰地汇报了她的听闻……”

我放了心:看来大家也都认可我的处理方法。

但是,让我没有料到的情况还是发生了。一个晚上,酒席上,我和这个班的班主任阿桂老师喝酒,不知怎么,提起了这件事。阿桂说:“本来一点事都没有的,一点很小很小的误会,她们两个又是那么乖的好同学。”我一惊:难道我错了?阿桂继续说:“这两个同学都是寄宿生。那天晚上,可能是其中一个同学的家里打来电话,问她会不会和同学吵架,这个同学就把自己吵嘴的事说了一下,没想到她的一个亲戚是混社会的,这时刚好在她家,听到她和别人吵架,就不问青红皂白地要替她出头,还警告别的同学,说要带社会上的人来摆平这件事。结果,另一个同学也害怕了,也跟家里讲了这事,另一个家长也打电话给我,说他们在社会上也有人。不过,我了解了情况后,对双方家里都做了疏通,现在没事了。”

听着阿桂的叙述,我的心情波澜起伏着。还好,现在没事了,没事了就好。但我又有了更深的认识:学校里有没有事,有时是和家庭、社会紧密联系的,可能家庭、社会是因,学校是果。我们做教育的,不能不认识这样的因果关系,否则,我们的一些教育智慧和教育良知就可能被颠倒。

来源:罗飓教育吧  http://blog.sina.com.cn/luoju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