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乡异客 一不留神就犯法

一不留神就犯法

分享

“修理”孩子要入罪

我在法庭工作时,经历了一些类似案件,许多中国父母因孩子一时淘气出手教训,被邻居报警。警察当场用照相机拍下孩子身上的瘀伤,作为呈堂证据。经过过堂、听证,法庭就会以“殴打伤害罪”做出判决,通常这类案件都判得较重。当然判决前,律师会与被告(打骂孩子的父母)交谈,告诉他们法庭可能做出的判决,很多父母被告都祈求不要判他们有罪,也不要处以经济处罚,甚至表示如果可能,愿意接受到社区做义工的处罚等。

在最近一个案子的法庭判决前,辩护律师就对被告说,法官可能会判她有罪,因为法庭要借此案例向华人社区发出一个信息,就是打骂孩子是犯法行为。至于经济处罚问题,律师会向法庭提出这位被告的困难,请法官考虑。律师还提到,这类案子最严厉的判决是4年牢狱。

开庭判决的时刻到了。首先律师向法庭辩护说,被告来自中国文化的背景,华人父母认为打骂孩子天经地义,是华人文化可以接受的,而被告自己因从小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因而打骂孩子时并没有意识到这是犯法行为。另外被告平时只在家照顾孩子,没有外出工作,几乎没有与朋友或其他家长来往,几乎没有社交活动,接近与世隔绝的生活状态,所以没有人告诉她这是犯法行为,恳请法官考虑其文化背景因素和生活现状,从轻发落。法官在判词中说,打骂孩子在澳洲是犯法行为,是不允许的,所以本官判你有罪,但是考虑到你的文化背景和生活现状,判处罚你操守良好行为6个月,以观后效。

听律师说,在法庭上,操守良好行为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定罪,另一种是无定罪。操守行为的时间长短视被告犯罪时的动机和具体情况而定。

这位母亲虽然对被判有罪感到遗憾,但同时也感到十分欣慰。实际上她的孩子和丈夫十分爱她,她也非常爱他们,这是一次生活的教训。至于这次犯罪记录是否会对将来就业造成一定的影响,律师说,犯罪记录可能会影响她在幼稚园和政府部门就职,其他职业则不必太担心。

交通案件背后的盲点

在澳洲生活的华人,很多因为没有法律常识而违法犯法,所发生的大部分普通交通纠纷中很多是属于这一类的。比如,有人在“不许停车”(Non stopping)标志
地方停车被罚款,不服上告或被告上法庭,几乎所有的原告(不服罚款上告者)或被告的辩护理由都是千篇一律的,就是没看见或看不见不许停车的标志,或标志被树叶或其他建筑物挡住了,所以看不见是有关部门的责任,不是驾驶员的责任。法官判决,只要标志在,驾驶员看不见、不识字或有急事只停几分钟均不是理由,除非标志被除去或倒下导致看不见,责任才在有关部门,否则就是驾驶员的责任,驾驶员应当小心驾驶和停车,澄清此处是否可以停车的问题是驾驶员的责任。

当然交通案件中也有知法犯法的案件,有人撞到他人的汽车、公物,甚至撞到人却逃之夭夭,行为恶劣,这类案件一经发现,当事人都要受到重罚以示警戒。

被判服刑后……

我在法庭工作时曾遇到这样一个案例:一位来自中国的非法居民(俗称“黑民”),在开着卡车运送毒品时,被已经盯上他很久的警方人赃并获,送至法庭。经过警方审讯、法庭开庭听证、陪审团判定他有罪等一系列程式后,法官阁下正式宣判他有罪,在判词中提到如下意思:现宣判被告有罪。罪犯来自中国背景,在澳洲非法逗留了几年,不懂英文,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没有其他谋生的技能,被人利用运送毒品,因此不可能是毒品案的主谋,只是运送毒品的小角色,根据所犯罪行和认罪态度,本法官判罪犯入狱2年,在澳洲坐牢。在服刑期间,罪犯必须学习英文,并学会一门手艺,将来出狱回国可以有一技之长谋生,不会去做违法的事情,能够重新做人。

何谓民主?何谓人道与宽容?从这一判决中可见一斑。来到眼花缭乱的澳州,突然浸泡在民主中,却很少人能举出实例来阐述民主。生活在中国的大多数同胞则一辈子都不知何为民主,更体会不到民主。想起十多年前我在澳洲大学攻读必修的法律课程时,我在课堂上提出一个问题,来自法国背景的那位老师用幽默的口吻解释说,澳洲等西方国家的法律与法国和中国不同——根据澳洲法律,一旦某个人被捕,他永运都是无辜的,直到被证实有罪,方可入罪。而法国和中国则不同,一旦某人被捕,他即刻有罪,直到被证明或被判无罪才算无罪。这个简而易懂的例子使我深受触动,14年后的今天我对这话仍记忆犹新,因为这是现实的写照。

写出这几个实例只是想让民主的抽象概念具体化。其实民主国家的人道、博爱与宽容才是人类正常的生活环境。

以上不牵涉任何法律事务,如有法律问题,请向律师咨询。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