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國回首 木乃伊讲述中国不想听的故事...

木乃伊讲述中国不想听的故事(图)

分享
20081120newschinaMumi

【新三才网讯】在新疆乌鲁木齐博物馆的一楼展厅里,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中国政府在对新疆这个边境地区历史归属上的明确立场:“新疆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条显眼的标语写道。

纽约时报19日刊登记者Edward Wong一篇题为“干尸讲述中国不想听的故事”(The Dead Tell a Tale China Doesn’t Care to Listen To)的报导。报导说,但是,一旦上到这家博物馆的二楼后,正在展出的古代尸体似乎会告诉我们是另外一码事。

这个被称为楼兰美女的干尸平躺着,长发披肩,双唇紧闭,她高高的颊骨和长鼻子是最明显的标志,很难使人认为她是中国人。

这位楼兰美女,是过去几十年在这片西部沙漠中发现的200多具保存完好的木乃伊之一。然而这些古代木乃伊,现在却成为当代的一场政治争议的主角,政治争议的焦点在于决定谁应该控制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

中国当局在这里正面临着一场由当地维吾尔族人不间断地发动的分离主义运动。维吾尔族是一个讲突厥语或土耳其语的穆斯林民族,在新疆的人口达900万。

纽约时报的这篇报导指出,这个事情的核心,包括那么几个问题:是谁,首先在这片中国西部的荒原上定居的?以及,这片原油储藏丰富的地区属于中华帝国的时间有多久?

维吾尔族人从这些有数千年历史的木乃伊上,搜集证据来证明,他们在历史上对这片区域的主权。

1985年塔克拉玛干发现的古墓和游牧民族的木乃伊,改写了东西方文明交流的起始时间。

海外学者说,至少,依据这些塔里木盆地发现因而命名为塔里木的木乃伊显示,新疆一直是个多民族的大熔炉,欧亚各地都有人移居至此,混合着多种文明。

在丝绸之路的鼎盛时期,人们之间的交流曾经特别频繁,骆驼商队运着各地的商品穿梭于此地,最远的有来自地中海。“历史上,这是一个多元文化混杂的地方,”正在研究木乃伊的58岁的维吾尔族考古学家伊第利斯·阿不都热苏勒(Yidilisi Abuduresula)说。

塔里木木乃伊似乎指出,首先在新疆定居的来自西方,从中亚,甚至更远的地方来到这里的居民,而不是来自拥有肥沃平原和河谷的中国内地的居民。最古老的木乃伊,例如楼兰美女,已经有3,800年历史。

一些维吾尔族人抓住最古老的木乃伊多半来自西方的事实作为证据,宣称新疆自古以来就属于维吾尔族。而一首赞颂楼兰美女的现代的流行歌曲甚至在当地流行起来。

“根据材料说,在楼兰发现的人是维吾尔族,”一名喀什市的维吾尔族导游说,因为担心触犯中国当局,他要求匿名。他说:“新疆的民族成份非常复杂。自古以来,就有许多民族在这里居住。”

学者普遍同意,维吾尔族是直到10世纪才从中亚移居至现在的新疆的。但是,令中国政府不安的是,木乃伊还能证明,新疆的移民的历史要比中国官方的版本更久远得多。

在新疆的喀什,带面纱的女子经过的一面墙上,用维吾尔文写着:行动起来打击“恐怖主义和犯罪行为”

根据正史记载,汉朝张骞于公元前2世纪带领军队远征新疆。现在汉族人经常引用这段史实作为他们在历史上对新疆拥有主权的证据。

不过,这些木乃伊显示,这里人类的足迹其实可以上溯数千年,而且,几乎肯定是来自西边。

无可争论的,塔里木木乃伊是近现代中国、乃至全世界,最伟大的考古发现。

在乌鲁木齐的这个大型博物馆,有4具木乃伊摆放在展览柜内。他们的皮肤因为数千年的风吹日晒而发焦、发黑了,但是,他们的身体却因为西域沙漠的干燥气候而得以惊人完整地保存至今。

一些海外学者说,一直断言中国人控制新疆拥有悠久历史的中国政府,不愿意面对这样的事实,那就是木乃伊提供了证据,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一片多民族移居放异类合成(heterogeneity)的地区。

他们说,也因为这个原因,政府不愿意让更多的海外科学家对木乃伊进行基因测试。

“从对木乃伊的深入科学研究来看,还没有进行这种研究,”宾州大学的中文语言和文学教授、著名汉学家梅维恒(Victor H. Mair)说。梅维恒也是海外的木乃伊研究专家。

最初,梅维恒于1988年带领一组美国人游历乌鲁木齐时,在一家博物馆的后面房间里看到了其中一具木乃伊,一具红发的男性尸体,称之为且莫(Cherchen)男子。当时,是该博物馆展出这些木乃伊的第一年。

从那以后,他说,他一直将精力投入到了寻找这些木乃伊准确的出处上,他想以此证明一条他坚信的理论:纵观人类史,人类移居的频率远远要比此前所认为的要高。

多年来,梅维恒组建了几批学者来进行木乃伊研究。1993年,中国政府允许了梅维恒到新疆收集木乃伊表皮组织,但是阻止了他带着52份样品离开中国。

纽约时报的这篇报导透露说,但是,后来有一名中国研究人员成功地偷带出了几份样品给了梅维恒。根据这些样品上,一名意大利基因专家在1995年下结论说,这些木乃伊中,至少有2具拥有欧洲人的基因。

近几年,中国政府只允许中国科学家对这些木乃伊进行基因研究。

2007 年一个新疆牧民放羊时发现的一具木乃伊,具有西欧凯尔特人的典型特征。木乃伊脸部轮廓鲜明,胡须清晰可见,是一名40岁左右的男子。身穿蓝白色长袍,身上盖着棉花被。皮肤如纸一样薄,黑发向脑后束在一起,扎成一个马尾辫。科学家认为,这具木乃伊之所以保存完好,是因当地沙漠干燥的盐碱地造成的。他们已从尸体上提取了DNA样本检测

上海复旦大学的知名基因学家李进(Jin Li,音译),为配合一部2007年的《国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拍的纪录片,对这些木乃伊进行了检测。他的结论是,其中一些最古老的木乃伊有东亚,甚至南亚人的基因标志,但是,该纪录片说,还需要更多的测试才能证实这一点。

梅维恒一直否认任何关于木乃伊也来自东亚的说法。他认为,东亚的移民是在楼兰美女及其族人来到很久以后,才到达塔里木盆地的。

他说,最古老的木乃伊多半是吐火罗(Tocharian),他们是穿过中亚东来到新疆的游牧民族,他们的语言属于印欧语系。而接着的第二波移民来自现在的伊朗。

这种最早的木乃伊来自现代中国西部的理论,也获得其他学者的赞同。纺织专家伊丽莎白·维兰德·巴泊(Elizabeith Wayland Barber)在《乌鲁木齐的木乃伊》一书中写道,那些在当地古墓发现的服装有白人习俗的踪迹。认为:“这些木乃伊证明东西方的文化接触可能比过去认为的(以丝绸之路为起点)要早出1500年。”这一发现在西方引起震动,它说明早在4000年以前,从中欧到塔里木都是相通的,打破了过去东西方“自古隔绝” 的说法。

生物人类学家韩康信也下结论说,新疆最早的定居者不是亚洲人。他研究过木乃伊的头骨,并说,基因测试有时也并不准确。“很明显这些是欧罗巴系或者白种人的头骨,”现在已经退休的韩康信在接受采访时说。

在发现的数百具木乃伊中,有一些是东亚人,但是,他们没有楼兰美女或者且莫男子的历史那么悠久。

在新疆的考古发现中,最显著的中国人古墓都在一个名为阿斯塔纳的地方,这里曾是一个军队前哨基地。这里发现的古墓上至汉晋,下至宋金,年代大约从3世纪到10世纪。

让事实更加复杂的是一具来自罗布泊地区的木乃伊,历时2,000年的Yingpan男子。发现这具木乃伊时,他身边陪葬物来自地球上完全不同于当地的另一片地区。他戴着麻制的镀金死亡面具,穿着一件画有裸体天使和羚羊的金丝红毛织披风,全都是希腊文明的印记。

纽约时报的这篇报导最后说,尽管考古面临的种种政治问题,墓地的发掘工作仍在继续着。

前面提到的那名维吾尔族考古学家阿不都热苏勒于9月末访问了小河古墓地,那里已经发现了350座古墓。最古老的古墓有4,000年历史。年代较近的古墓则显示出是一个母系家长制的,崇拜牛的游牧民族,

他说,在这片沙漠中的某个地方,考古学家发现一具就如楼兰美女一般惊人的木乃伊。她被称为小河公主,就连她的眼睫毛也完整的保存下来了。

信源:纽约时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