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國回首 世界文明的现实与意淫的天朝...

世界文明的现实与意淫的天朝大梦(图)

分享
20081201newschina11

【新三才首发】“鸦片战争是中国历史的转折点,这是不需要任何争论的现实,它标志着永存的中国生活方式的君君臣臣结局。自中国历史有史记述以来,中国面对着一个既不能同化、又不能收买的更为强大的文明。前有车后有辙的运行模式成为了历史。中国从此被打出了自己的运行轨道,然而,古老的中华民族迄今未能调整自己,适应人类发展的近代文明予以融合,而重新找到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有如一个日益破落的贵族,被赶出了自己昔日的红墙大院后而找不到一个栖身之处,从此中国人一直徘徊在近代文明现实与曾经帝国辉煌的梦想之间,在和平变革和暴力革命之间反复来回摆荡,与此同时伴随着古老帝国记忆中只有那曾经的光荣与折磨。”

个人愚见,这就是中国过去和现在的一切麻烦之源,这也是为什么咱们喜欢吹牛、拍马的根本原因。中华文明的不幸,是她从来都是一个孤立的、自洽自足的文明。由于地理位置先天条件,中国从来都是为文化落后的“番邦”包围,从来找不到一个可以用作比照的文明参考系。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老祖宗们便自然地将中国看作了宇宙中心。“天无二日,国无二主”,天上只有一个太阳,地上只有一个皇帝万岁爷,邻国的国王都只是众星拱辰的“千岁爷”。当然,世上也只有中华文明一家文明。就在西方“地理大发现”许多年后,清朝的李汝珍还写了一本《镜花缘》,详细介绍了奇特的“异国”风情。书中的那些“外国人”不论怎样奇特,甚至可以是牛首蛇身,却无一不奉中华为天朝,无一不讲汉语,也无一不诵习孔孟之书,甚至还可以是吟诗作赋的高手。在国人心目中,孔孟之道如日月经天,江河行地,乃万世不磨的永恒真理。懂不懂此道,是区分人和兽的主要标准。如同坐井观天的青蛙,老祖宗从他们的井底望出来而发现的相对真理当然适用于彼时彼地:朝鲜、越南甚至日本都崇奉圣贤之道,也确实奉中华为上国,他们中的优秀的知识分子还能写中文诗文。不幸的是,当这种“天朝心态”已经变成了某种类似宗教信仰的东西、在国民心目中扎下千年顽根而永不可破之后,“井栏”却被洋人的推土机强行推倒,“青蛙”们被强行带进了地球村。从那时起到现在的中国史,似乎就只反复证明了一件事:井蛙们什么事都能干,就是没有睁开眼睛看世界的能力。

直到晚清末年,西方列强用大炮轰开古老中华的国门后,中国政府依然否认葡萄牙、西班牙等等诸多国家的存在、中国最有学问的大学士徐桐还斥英国人为“英吉利小鬼”,可想而知知识分子中的佼佼者,对外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当时的国人,还能好到什么地方去呢?近代的左派国学大师范文澜曾称赞林则徐是“睁开眼睛看世界的第一人”,其实在我看来那“第一人” 是编篡《海图国志》的魏源。魏源和林则徐倒都是睁开了眼,不过那眼是“隧道眼”,只看得见“夷之长技”,似乎那就等于“夷之长处”似的。同光中兴的名臣算得上是当时中国最优秀的知识分子,然而他们的眼力恐怕也是鼠目寸光,:中学必须为“体”,西学只能为“用”,夷本无学,徒恃长技而已。以举世无双的孔孟之道再加上西方的奇技淫巧,中西杂交如一体,试看天下谁能敌?一个意淫的天朝之梦开始了它的征程。

 20081201newschina12

甲午大败,三十年洋务运动化为灰烬,朝野有识之士才悟出洋人的把戏如同少林武功,要想达到武术的精华,恐怕不只有外在的功力,还待得去潜心苦练内功。从鸦片战争到甲午,整整半个世纪过去了,一个四五亿人的大国,竟要花这么长的时间,付出这么惨痛的代价,才能认识到这么简单的一个事实,不能不说这一梦的痛苦与帝国悲惨的开始。

惨痛之后,往往会激发起奋斗的欲望,康有为与梁启超的智慧至今无人可及。从戊戌变法一直折腾到晚清宪政运动,中国人用行动证明了自己有了瞬间的睁眼能力,却丝毫没有日本人那样放下架子,“不耻效人,不已舍己”的精神的学习能力。不管西方的什么好东西,到了中国人的手里便“画虎不成反类犬”。除了洋人发明出来的鸦片烟,没有什么洋货能让我华夏民族举国趋之若骛。

影响中国发展的原因固然很多,但是最主要的我想,还是在中华民族每一名国人的在内心深处,始终认为自己是天下最优秀的种族,是天朝上国的上等公民。如今咱们竟要弃列祖列宗之成法如敝屐,低首下心地去向怪模怪样的洋人学习,那份心里的窝囊,简直生不如死。中国什么都可以紧缺,这不值钱的“骨气”却是万万不可少的,至少在义和拳匪的身上是表演得淋漓尽致:洋人的大炮、“马克辛”,打得过齐天大圣孙悟空、关云长吗?连玉皇大帝都是中国人,难道他老人家会甘心作汉奸?有了天兵天将的帮助,何愁大清不兴,洋鬼不灭!义和团“扶清灭洋”的口号,再突出不过地表现了咱们这种傲慢到极点的天朝心态。“洋”而可“灭”,世上还有比谁的魄力更比中国人大?可笑、可叹的是这种愚昧与傲慢竟成了华夏民族的传承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从康梁变法到晚清宪政那短暂的时光,如同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那短暂的十年内,中国人曾一度睁开了眼,然而从九十年代起便立刻迅速地回到老路上去。其实,今天中国与西方的问题不是双方谁应该学习谁的问题。而是,要必须正视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说实在话,现在的中国大陆可谓是千疮百孔社会危机动荡不断。要想改变现在的困境,今天中国大陆的执政者,而要做到第一点,首先就得从“意淫的天朝大梦”中醒悟过来。我们必须正视外部环境的变化,我们必须承认人类的普世价值,就像我们不得不承认世界已经越来越走向地球村一样,中华民族不过地球村中最普通不过的一员,抛弃狡诈阴险、善于吹拍这些,还有愚昧与傲慢的文化。清醒的头脑看清世界发展的趋势。如果继续做着世界文明中心的“天朝大梦”想着应该叫世界各国万朝来贺,在来次义和团运动,恐怕就人命危浅,朝不虑夕。

(转发请注明出处)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