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國回首 抗戰前中國戰力強悍的最現代...

抗戰前中國戰力強悍的最現代化部隊:稅警總團

分享

1937年,淞滬戰場上國軍和日軍展開巷戰。

國民政府稅警總團是宋子文在財政部長任期內建立的緝私徵稅的特種警察部隊。憑藉雄厚的財力,宋子文把原本微不足道的稅警總團打造成一支連當時國民黨甲級正規軍都無法比擬的精銳部隊。稅警總團是當時中國最現代化的部隊之一,官兵素質和武器裝備遠遠好於國民黨陸軍部隊。

抗戰前中國最現代化的部隊之一

1930年冬天,國民政府財政部長宋子文在海州(今連雲港)成立了稅警總團。他成立稅警總團的目的在於,編練一支訓練有素的緝私警察部隊,用於保護鹽場和打擊走私。由於宋子文的美國背景,他任命的稅警總團總團長第一任、第四任溫應星,第二任王賡,都是美國西點軍校的畢業生,而第三任總團長莫雄,則是他的老相識、好朋友。宋子文為了控制部隊,還延攬了大批軍事留美生充當團一級軍事主官,後來大名鼎鼎的孫立人將軍就是被他邀請,先擔任稅警總團的特種兵團團長,後來擔任步兵第四團團長,從而獲得了嶄露頭角的機會。宋子文銳意經營,把稅警總團建立成當時中國最現代化的軍隊。這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稅警總團的武器裝備非常精良。由於稅警總團是利用財政部每年攤還八國銀行團借款的鹽稅剩餘款項給養的,經費寬裕,國際視野開闊的宋子文在武器裝備上,博取歐美強國之所長。在中國部分軍隊還不知道裝甲車和坦克為何物的時代,稅警總團已經裝備起了“卡登羅伊德”超輕型坦克、維克斯兩棲戰車、歐立根防空機炮。稅警總團的步槍主要是德制1924年式標準型毛瑟系列槍或是比利時的FN1924/30步騎槍,輕機槍多是從捷克進口的堅實耐用的、口碑極佳的ZB26,重機槍則多為馬克沁二四式水冷式重機槍,手槍是名聞遐邇的7.63毫米毛瑟M1932。宋子文甚至還想取得美國支持,讓美國援助飛機。一·二八事變後,他曾讓莫雄在雲台山川西附近新建大型飛機場,說是美國人將給他500架的飛機(也說是給中國的)。飛機後來沒運來,但是美國方面運來了很多機場建築材料。美國人一次性就給了宋子文足足可以裝備三個團的新型活動木營房,地毯、電話一應俱全。

第二,稅警總團的官兵素質很高。宋子文主政時期的稅警總團的總團級、團級等高級軍官很多是軍事留美生,基層軍官很多來自國內軍校。普通官兵需要具備一定的文化素質,文盲不要,參加稅警總團需要經過嚴格的考試。九一八事變以後,主戰的宋子文想把稅警總團北運北平抗戰,被蔣介石藉機吞併,蔣介石任命黃埔一期生、第二師師長黃傑接任稅警總團總團長。黃傑又從教導總隊等黃埔系的軍隊當中抽調了諸如黃埔三期生丘之紀等黃埔同學到稅警總團來充當軍事幹部。所以稅警總團的官兵的訓練方法比較先進,學習的雖然都是正規陸軍的步兵操典、典範令、築城術,但是得到的卻是美國軍校和黃埔軍校的畢業生的指導,軍事素質過硬。此外,宋子文還建立了一個以斯坦因為首的八人德國顧問團。

第三,稅警總團官兵的待遇比較豐厚。稅警總團的經費來源於國民政府財政部,而不是軍政部,因此官兵待遇遠遠超越一般的國民黨部隊。財政部鹽務稽核總所稅警稽核處核實稅警總團的各項開支,且是在每月一日全額發放,從不拖欠,這和時常欠餉的國民黨一般部隊相比又是天壤之別。

第四,稅警總團的編製龐大,兵員充足。1930年,宋子文建立稅警總團時,只有兩個團。宋子文後來把它擴充為四個團,若加上總團部直轄的工兵營、高射炮營、炮兵營、通訊營等七個直屬營,相當於六個團。稅警團每班有士兵14人,每班配備輕機槍—挺。六班為一排,三排為一連,每連有士兵252人;營部直轄四個連,每營配有六零炮兩門。團轄三營,還下轄特種兵連七個,每團有戰鬥兵員5000餘人。整個總團共擁有兵員3萬餘人。黃傑接任稅警總團團長後,又新增兩個步兵團和一個教導總隊,他還將總團部一分為二,分為兩個支隊,支隊又有一些直轄的部隊。稅警總團的兵員進一步擴大。

第五,充當“救火隊”的角色。稅警總團作為一支中國當時最現代化的部隊,先後參加了一·二八和八一三兩次淞滬會戰,都取得了較好的戰績。

1932年初,日本為了讓偽滿洲國順利成立,在上海挑起戰事。稅警總團駐防南翔和閘北的第二、三團在宋子文授意下,以第五軍八十七師“獨立旅”的名義參加抗戰,在南翔、龍華機場、閘北火車站、青浦、松江、葛隆鎮與日軍展開激烈的攻防戰,給予日軍重大殺傷。“獨立旅”的戰績受到當時輿論的高度評價。沒有使用自己的番號作戰,是稅警總團的最大遺憾。

全面抗戰爆發後,駐防青島的第二支隊在逼退日本海軍陸戰隊之後,迅速歸還建制。稅警總團與二十五師合編為第八軍,由黃傑任軍長。第一支隊和第二支隊分別於10月1日和2日,先後到達上海,隨即投入戰場,不過被分割使用。稅警總團主要參加蘊藻浜與蘇州河戰鬥,日軍登陸金山衛後,又承擔了掩護國民黨大軍撤退的任務。

稅警總團這支精兵被充當了“救火隊”的角色。10月2日,剛到上海的第二支隊第四、五團被命令增援二十四師,第六團被派去增援第一軍。第四、五團一夜間恢復二十四師三處被日軍突破的陣地,官兵傷亡很大,減員四分之一,第六團傷亡更慘,全團減員三分之一,團長鍾寶勝負傷。稅警總團的傷亡主要是日軍猛烈的炮火造成的,日軍用飛機、艦炮轟炸,稅警總團陣地被打成焦土,然而,稅警總團官兵不怕疲勞,不怕犧牲,死守陣地。

蘊藻浜戰鬥以唐橋站爭奪戰最為慘烈。10月2日至4日,日本第三、九師團在優勢空軍和戰車部隊配合下,猛攻第九集團軍蘊藻浜陳家行至唐橋站間既設陣地,企圖強行突破切斷京滬鐵路,孤立我由大場鎮至江灣的守軍。稅警總團奉命接防八十七師陣地,與第九師團硬磕兩日,敵人無法突破。日本第三師團增援,稅警總團左翼友軍抵擋不住,日軍渡過蘊藻浜。稅警總團三面受敵,孤軍苦戰。官兵們與日軍展開逐屋爭奪,寸土必爭,雙方死傷慘重。稅警總團多次發動逆襲,與敵人展開激烈肉搏,以血肉抵擋敵人的轟炸,以血肉堅守陣地。10月4日上午9點,日軍發動猛攻,東、北、西三面受敵的稅警總團,與敵人激戰長達10個小時,敵人飛機輪番掃射、轟炸,稅警總團官兵數度衝出工事,與日軍拼刺刀。由於傷亡過大,加上遲滯日軍進攻的目的已經達到,稅警總團撤到後方修整。蘊藻浜一戰,稅警總團傷亡慘重,營、連、排長傷亡三分之一,每個支隊由原來的三個團縮編為兩個團,一團新兵被分散補充各團。稅警總團隨即又投入大場戰鬥,堅持了四天,傷亡又幾乎一半。孫立人被提升為第二支隊司令官,黃傑直接指揮第一支隊部隊。

蘇州河激戰

10月16日,稅警總團奉令在蘇州河南岸守備北新涇至滬西劉家宅、周家橋一帶的陣地。21日起,日軍發動攻擊,至23日敵人已接近蘇州河北岸。25日、26日,日軍利用橡皮舟搭浮橋企圖渡過蘇州河,被稅警總團官兵用手榴彈炸毀。27日晨,日軍趁漲潮和晨霧,偷渡到南岸,隱蔽在岸下間隔不等的儲煤洞里。孫立人親自到第一線,指揮第四團第一營官兵炸毀敵人偷渡的浮橋,並把十幾捆點燃的浸透汽油的棉花包推入儲煤洞里,燒死大部日兵,跑出來的日兵,被第四團官兵打死。孫立人用了兩個多小時,便將偷渡到南岸的日軍全部消滅。次日晨,稅警總團打掃戰場時,清點出敵人遺屍470多具,而孫立人部四團一營也傷亡了350多名官兵。

10月30日,稅警總團在周家橋接連擊退日軍七次強渡。黃傑、孫立人率部在此與日軍血戰兩周,親臨一線的孫立人被日軍迫擊炮擊成重傷,全身中彈片十三處,昏迷三天。而第五團丘之紀團長則在一線壯烈殉國。黃傑對此的回憶是:“以敵不斷增援,形成敵眾我寡,我軍傷亡頗重,但敵傷亡則數倍於我。我軍事最高當局認為已達成消耗敵軍之目的,急令我將劉家宅軍轉移至後方陣地,加強守備,劉家宅遂被敵佔領。是日,我衝過敵猛烈炮火形成的彈幕,親赴劉家宅之第一線,激勵守軍,守軍士氣高昂,咸抱必死決心,遠屋必爭,一牆不讓,敵屍橫枕藉,血流成渠,一日之間,傷亡二千以上,雖幸占劉宅一村,所付代價至大。”

蘇州河之戰,稅警總團傷亡極大,撤到徐家匯休整時,所剩兵力,只能夠編成兩個團,第一支隊被縮編為第一團,由龔賢湘代理團長;第二支隊縮編為第四團,由張在平代理團長。名義上雖然是兩個團,實際上每團還不足1000人。

稅警總團經上海一戰,元氣大傷,余部被編為四十師。孫立人傷未痊癒即趕往武漢,以五千傷兵為基礎,於1938年3月重建稅警總團。後,稅警總團轉移到貴州都勻整訓,1941年底,稅警總團第2、3、4團和直屬隊被改編為新38師,隨即入緬作戰,成就了日後新一軍的輝煌。

(责任编辑:文恩)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