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國回首 他被國民黨關400天不死 ...

他被國民黨關400天不死 文革關5天就自殺

分享

《紅岩》作者羅廣斌曾被國民黨關押重慶渣滓洞、白公館集中營400天,還可以綉紅旗,而在文革中,羅廣斌只被關押5天就跳樓自殺了。

羅廣斌和他的小說《紅岩》

對於羅廣斌,20世紀50年代出生的人大都是十分熟悉的,因為他的名字和著名小說《紅岩》緊緊聯繫在一起。但是對於今天的年輕人,恐怕就有些陌生了,尤其是對於他的生平軼事。

羅廣斌(1924-1967年),重慶忠縣人,著名作家。讀中學時因爭取婚姻自由,離家去雲南求學。抗戰時期投身於學生運動,並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48年在成都被捕,先後被囚於重慶渣滓洞、白公館。1949年11月27日從白公館越獄脫險。中共建政後曾任“烈士資格審查委員會”委員、共青團重慶市委常委兼統戰部長。曾與劉德彬、楊益言合寫《在烈火中永生》等小說。1958-1961年與楊益言合著長篇小說《紅岩》,小說出版後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反響,先後發行350萬冊,並翻譯成英、法、俄、日等19種外文發行。“文化大革命”中該書被誣衊為“叛徒文學”成為禁書,1967年2月5日,紅衛兵闖入羅廣斌家將其綁架,5天後羅廣斌在關押地墜樓身亡,時年42歲。

獄中生活

羅廣斌生於一個生活條件優越的家庭,完全可以過“幺老爺”的生活,但他卻拋棄了這一切。1944年,在馬識途的幫助下,他離開家鄉到西南聯大附中讀書,1945年,加入中共外圍組織“民青社”,參加“一二·一”等學生運動,1948年,經江竹筠介紹,羅廣斌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48年9月10日,羅廣斌在成都家中被捕。

本來憑着家庭的關係,羅廣斌完全可以不坐牢房。羅廣斌的哥哥羅廣文(當時是國民黨高級將領)最初的想法,是讓羅廣斌在獄中吃點苦頭轉變立場。

1949年初,中共曾希望他利用家中的特殊背景出獄,讓獄外的中共組織了解獄中的情況,但羅廣斌要和同志們留在獄中“堅持鬥爭”。

《紅岩》的誕生

1958年,羅廣斌被下放到長壽湖農場。這年10月,他收到中國青年出版社的約稿信,要出版他們關於獄中的回憶錄。1959年2月,羅廣斌、劉德彬和楊益言合作的《在烈火中永生》出版,在讀者中引起極大反響。

1958年11月,團中央常委、中國青年出版社黨委書記、社長、總編輯朱語今來到重慶,他敏銳地感覺到“中美合作所”、渣滓洞、白公館監獄題材是向青少年進行“革命傳統教育”的好題材,於是便決定向當時在重慶市委工作的羅廣斌、楊益言約寫長篇小說。

寫《紅岩》這樣規模的長篇小說,不完全脫產,不全力以赴是寫不出來的。於是朱語今便向重慶市委提出建議,希望市委支持共青團的出版事業,給羅、楊提供一切寫作方便條件,能讓他們先脫產出來寫作。重慶市委第一書記任白戈、書記李唐彬都很重視朱語今提出的寫長篇小說的建議,決定要把長篇小說《紅岩》的創作,當作一項嚴肅的“政治任務”來考慮,並指定市委組織部長肖澤寬代表市委負責組織領導小說《紅岩》的創作。由於得到市委的支持,因此提供了許多有利的條件。比如:准許羅、楊查看有關檔案,這為羅、楊後來在小說中成功地塑造幾個人物的形象,提供了很好的素材。

羅廣斌之死

長篇小說《紅岩》出版之後,羅廣斌作為作者之一,又是國民黨監獄的親歷者,也正是因為他那段特殊的經歷,使他的日子並不像人們想像的那麼風光。小說《紅岩》出版後,他的名氣雖然如日中天,但政治生活卻依然遭到諸多限制。羅廣斌當年從獄中脫險的經歷,總是構成讓人不放心的歷史疑點。因此羅廣斌在“文革”之前心情是壓抑的。當以“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為口號的“文化大革命”發動起來之時,被壓抑了許久的他立即被那種“造反精神”所鼓動,於是,他成為重慶最早的造反派之一,這成為他悲劇人生的開始。

在群眾組織兩派公開決裂時,攻擊他的帽子一頂接一頂:“周揚黑線上的人物”“與黑幫分子沙汀、馬識途等關係十分密切”“重慶文藝界最大的鐵杆保皇分子”“山城頭號政治大扒手”。

1967年2月5日,建工學院紅衛兵將羅從家中綁架並抄家。2月10日,傳出羅廣斌在關押地墜樓自殺的消息。

“四人幫”垮台後,家屬和許多朋友對其死因均表示懷疑,並提出申訴。據馬識途回憶,每次他和羅廣斌的愛人胡蜀興在一起說話,都說到這事。她認為說丈夫自殺而死,實在沒有根據。馬識途回憶:羅廣斌被造反派抓走後,他的妻子一直不知道下落,在羅廣斌死的前一天,有人送來一張羅廣斌親筆寫的條子。條子上說,他一切還好,要他的妻子帶錢和糧票去。由此可見,他是準備在被監禁中和造反派長期鬥爭下去,哪裡有一點自殺的跡象呢?憑羅廣斌的性格,他在自認必死的監獄裏,還總是那麼樂觀和活躍,現在不過是造反派抓了他,他憑什麼要自殺?

據羅廣斌的妻子胡蜀興說,羅廣斌死後,有人來通知她,說羅廣斌跳樓自殺,就要送火葬場,要她去看一下。胡蜀興聞說大驚。她匆匆趕去,奇怪的是,只叫她在遠遠的地方看一下,不讓她走近,她看到羅廣斌的頭上有一個大裂口,慘不忍睹。她要求在沒有檢驗屍體,作出結論前,不能送火葬場火化。但是那些人根本不聽她的,也不許她跟去,便匆匆地送到火葬場去火化了。

(责任编辑:文恩)

(文章来源:网络转载)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