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人物 一个影响了数十亿中国人的美...

一个影响了数十亿中国人的美国人

分享

 在我国广大地区,十三亿人民从幼儿园的小朋友到耄耋老人,都知道一个规则,那就是走路的时候靠右走,但是人们不知道这个规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其实,在我国数千年来行人及路上交通工具都是靠左行走的,现在靠右走的规则是在一九四六年元旦在全国开始实施的。半个世纪之后的今天,“靠右走”仍是海峡两岸中国人一体遵行的交通规则,这一规则改变了数十亿中国人的数千年的生活习惯,而这一规则的推出却是因为一个美国人的一个建议。

在抗战时期,数千年来一直为人们所遵从的靠左行的习惯却造成了不少意外。因为在中国战区所使用的车辆绝大多数是美制的汽车及卡车,其设计是靠右行驶,与英制的车辆不同。时任中缅印战区美陆军司令兼战区参谋长的魏德迈向蒋介石建议,人车改为靠右行走。蒋氏立即接受此一建议,并打算在中央政府控制的地区内立刻实施。魏氏建议给予数月缓冲期,并大力倡导。此一改变因影响英产汽车在华市场,英国驻华大使薛穆爵士甚至指使若干中文报纸为文攻讦,并要求蒋介石重新考虑,收回成命。此一新的规定于一九四六年元旦在全国开始实施,过程顺利,未发生任何意外。

魏德迈何许人也?提到他,就不能不提中国远征军,提到中国远征军就不能不提抗战。然而在今天的中国大陆还有多少人知道中国远征军?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史迪威任中缅印战区美陆军司令兼中国战区总司令蒋介石的参谋长,指挥盟军抗击日军入侵缅甸。但是由于他器量狭窄偏私,个性尖酸刻薄,与人难以相处,高傲自负,刚愎自用,一心想在缅印建功立业,不顾中国的抗战实际情况,以美国对中国的援助为要挟,逼迫中国政府派出更多的兵力帮他收复缅甸。但是当时国民政府的重点是国内抗战和滇缅公路的安全,即使从整个东南亚战局来看,中国的抗战也应该是重点,是中国拖住了日本一百多万军队。一旦中国战败投降,那日本的一百多万军队就能腾出手来对付美国了,那时整个太平洋的战争格局将发生逆转。而且许多人没有意识到更大的威胁,那就是一旦中国投降,那中国的人力和物力资源都将为日本所利用,那样日军就不仅仅是一百多万军队了,日本将会组建上千万人的军队来实施它征服世界的野心,而一旦中国不能坚持下去,这种可能将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事实!由于史迪威的指挥不当,使我国损失了三个精锐军。被迫抽调精锐部队入缅作战从而造成国内防卫力量的薄弱,使得我国的抗战险象环生,在严峻的现实面前,国民政府坚持要求撤换史迪威,1944年10月19日史迪威被召回,由魏德迈取而代之。

魏德迈于10月27日夜晚接到马歇尔的电讯,10月29日,魏德迈被中国战区盟军最高统帅蒋介石任命为中国战区统帅部参谋长。10月30日,魏德迈率随员自新德里飞越驼峰抵达昆明,在当地停留一宵,次日飞抵重庆。11月1日,魏德迈由赫尔利陪同晋谒蒋介石。魏德迈同时发现,史迪威对于其接任该注意之事项并无任何留言或交代。抵达重庆之后,魏德迈发现当时中国的情形相当不乐观,西南之战况尤其危急。魏氏在11月10日致参谋总长马歇尔的电报中表示:“毫无疑问目前中国的情况是严重的,而且在继续恶化。桂林事实上已被包围,柳州的陷落也在旦夕;而中国人的毫无组织,与计划的没有章法则更是出人意表。”

事实上,在魏德迈拍发此一电报的前一天,桂林已经被日军攻下,柳州则在11日陷落。贵阳之情况亦甚危急,如果贵阳失守,日军的下一个目标则是作为美军空军基地以及援华空运唯一的终点昆明以及陪都重庆本身。魏德迈担心一旦昆明失守,不仅危及重庆,更可能造成中国政治及军事上的崩解。魏德迈获得蒋介石的同意,将曾受美军训练及装备,目前在缅甸作战的五师国军中的两师调回,并由参谋总长何应钦驰赴贵阳,指挥援军反攻,贵州战局才稳定下来。
魏德迈担任此职至1946年3月为止。在任内魏德迈协助国民政府抗日,尤其在对国民革命军在训练、后勤及装备的提升有显著贡献。日本投降后的受降、接收等问题亦由魏德迈协调。

魏德迈将军敦厚、谦逊、重情义而又正直敢言,从他所作所为种都能体现出他高尚的人格。

在其于1958年出版,极获好评的回忆录《魏德迈报告》一书中,魏德迈对目睹中国人在抗日战争中艰苦奋斗的情形,说出了他的感受:
我开始领会到国民政府在抗日战争中所表现惊人的坚忍与耐力,绝非如史迪威及他那些记者朋友所描述的不愿作战。法国在德国发动攻击之后六个星期即告屈膝,而在日本发动侵略战争七年后,中国在一九四四年仍在苦撑。当我对局势了解更多,我认知到中国悲剧的一部份,是我们美国人对中国在一九四一年之前为遏阻日本而作的自我牺牲,大部份时间皆表现漠不关心。

魏德迈将军以其公正的心态来看待中国政府的抗战,对于我们现今中国大陆歪曲的国民政府消极抗日的谎言所蒙蔽的人民,不能不说是一个警醒。

对于蒋介石当时所面临的困境,魏德迈也表示了深切的同情,他说:
蒋一直是四面作战:对抗日本;对抗以中共为代表的苏俄;对抗以前军阀或半独立省份文武官员所代表的离心势力;对抗“西方帝国主义者”,尤其是英国。美国人大部份的时间不是拒绝承认蒋介石所面临的困难,就是对中国战后的命运毫不关心。我们主要的目的是确定中国必须在“这场战争中扮演积极的角色”,而不管她的精疲力尽及其人民的惨重牺牲与苦难。当我奉派前往中国战区,军部给我的指令中所使用的就是这些字眼。

对于蒋介石的个性及领导风格,魏德迈曾做过相当透彻的分析:
在我与蒋介石两年的相处中,我确信他是一位正直无私的领袖,对其人民的福祉极为关切,并渴望建立符合孙中山理念的宪政体制政府。在我看来,蒋介石最大的弱点是他对朋友及旧属的忠诚。在他那群僚属中,有些既腐败又无能的人。如果他不能接受劝告而去掉他们,中国局势将会变成怎样实在难以臆测。我曾告诉他,他的僚属中很多极为腐败无能,这些人一日不去,则其为人民所构想的良好计划将永远不能实现。因为这些人使他无法接触到不少中国最爱国能干的人才并获得他们的支持。我承认蒋在政治方面极为机敏,有合理的思考力与坚强的个性。但他却被儒家强调忠于家人朋友的哲学所限。他不愿舍弃他周围那些党同伐异的人,因此疏离了不少中国最好最能干的人才。

正直无私和忠诚,对待孙中山先生和旧属的忠诚,这是他给蒋介石的评价,我想蒋介石在天有灵,能听到这样的评价一定会感到欣慰的。蒋介石一生北伐、剿匪、抗倭、戡乱,保卫建设台湾,有大功于民族。1972年,他曾一度陷入昏迷,可是他在昏迷中仍然喃喃自语、念念不忘“光复大陆,解救同胞”,拳拳报国之心,唯天日可表。

魏德迈对共产党人在中国的意图有极深刻的认识。他承认:“我也像马歇尔一样,曾受惑于史迪威的报告。但经验使我对共产主义的威胁能有所警惕。”在重庆期间,毛泽东与周恩来二人曾在魏德迈的寓所中与其辩论共产主义的本质与手段。追忆这一次谈话,魏德迈写道:我常听说他们〔毛、周〕不是真正的马克斯主义者,而只是对中国人福祉关心的农民改革者。但是这一次非正式的历史性会面却拆穿了这些在美国被广泛传播的报告根本就是谎言。根据魏德迈自己的说法,抗战期间,毛、周曾一度邀请他指挥共军,但遭其以“身为战区〔美军〕指挥官,指令要求其支持国民政府”而婉拒;但当共区发生严重疫病,他曾运送十一吨医药用品救急,在这个时候,他把政见放到一边以正直的心态来对待“敌人”,高风亮节着实令人钦佩。

魏德迈曾劝请蒋介石亲自接受日军驻华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呈递降书,蒋则希望魏德迈代其受降,为魏氏婉拒。魏德迈并表示:“中国遭受敌人蹂躏八年,牺牲数百万生命,没有任何外国代表该在中国战区之内受降。”蒋氏乃任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为受降代表,曾任魏氏参谋长之麦克罗少将则代表美国。魏德迈并宣布:中国战区内一切受降事宜均由中国代表负责执行,美方运输机决协助运输中国官员及军队前往目的地。作为带领中国人民艰难苦撑抗战八年的领袖,蒋介石是接受日本投降最合适的人选,正如魏德迈将军所说的,没有任何外国代表应该在中国战区内受降。

1946年3月魏德迈返回美国,临行前获赠青天白日勋章。当时美国政府原来计划由魏德迈接替赫尔利之空缺任美国驻华大使,后因中共大力反对而作罢。79年中美建交以后中共多次邀请魏德迈将军,但是都遭到魏德迈的拒绝,也许有人会想如果当年是由魏德迈将军担任驻华大使,也许国民政府就不会失败,也不会有三年大饥荒,也不会有文化大革命,也不会有六四屠杀学生,也不会有…….但是历史不能假设,虽然魏德迈将军没有能够力挽狂澜,但是未来的中国人一定会铭记他在抗战中和抗战后为中国所做的贡献,谨以此文献给魏德迈将军和所有曾经帮助过中国的外国友人们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