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人物 一代宦官李連英傳奇

一代宦官李連英傳奇

分享

 

根據其墓誌銘記載,他生於道光二十八年(西元1848年),9歲入宮。清宮檔案也證明,他的確是在咸豐七年由鄭親王端華府送進皇宮當太監的,但年齡是13歲。

關於李連英身世,民間傳說具體而生動,說他原是河間府一帶的無賴,因私販硝磺入獄,出獄後改行修皮鞋,被稱為“皮硝李”。後來他來到北京,由於掌握了一套梳理新髮型的技術,又托同鄉太監沈蘭玉介紹,進宮當了慈禧太后的梳頭太監,並由此受到慈禧寵愛。

然而,民間傳說與墓誌銘和清宮檔案中記錄的李少年入宮的實際情況相差甚遠,顯然是編造出來的。但這種說法流傳很廣,甚至後來朝中大臣彈劾李連英時,還在奏章裏把李連英叫作“小篦李”(“篦子”是過去婦女梳頭的一種用具)。

李連英入宮後名叫李進喜,進宮14年後才由慈禧起名連英。他先後在奏事處和東路景仁宮當差,直到同治三年16歲時,才調到長春宮慈禧跟前。

此時太監安得海正得慈禧寵愛,紅得發紫。兩人雖同時進宮,地位卻差得很遠。後來安得海因過分張狂,終於以“違背祖制,擅離京師”的罪名,在同治八年被山東巡撫丁寶楨砍頭。

李連英是個十分聰明乖巧的人,他從中明白了應該如何擺正主子和奴才之間的關係。李連英不僅學會了揣摩主子的脾氣和愛好,千方百計地討主子歡喜,還能時時處處謹慎小心。墓誌銘中說他“事上以敬,事下以寬,如是有年,未嘗稍懈。”也就是對主子恭敬,對下屬寬厚,多少年來不敢鬆懈,這也算是李連英成功的秘訣吧。

同治十三年,26歲的李連英任儲秀宮掌案首領大太監。這個職務一般需進宮服役30年才有資格擔任,而李連英此時進宮剛滿17年。

光緒五年,李連英出任儲秀宮四品花翎總管。隨著慈禧日益大權獨攬,李連英的聲望地位也變得顯赫起來。李連英31歲時,就已經可以和敬事房大總管(清宮太監總頭目)平起平坐了。

光緒二十年,46歲的李連英被賞戴二品頂戴花翎。雖說這只是一種榮譽的象徵,但這是太監中從未有過的。雍正皇帝規定太監品級以四品為限,慈禧卻為李連英突破了祖上傳下來的規矩。

令人不解的是,李連英雖受慈禧恩寵,卻始終未能離開慈禧,當上敬事房大總管。是慈禧不願、李連英自己不願還是有人從中作梗,就不得而知了。

慈禧與李連英幾十年形成的感情非同一般。慈禧在政治上是一個權力欲望極強、心狠手辣的獨裁者,但同時也是一個感情脆弱、害怕孤獨的老女人。

幾十年來,慈禧身邊的奴婢換了一茬又一茬,善解人意的,除了安德海就只有李連英了。晚清太監劉興橋等人回憶說,慈禧與李連英之間的感情十分深厚,能化解慈禧的煩惱並最會服侍她的只有李連英。

在《晚清宮廷生活見聞》中劉興橋說:“每天三頓飯,早晚起居,他倆都互派太監或當面問候……在西苑、頤和園居住的時候,慈禧太后還經常來找李連英:‘連英啊!咱們遛彎去呀!’慈禧太后有時還把李連英召到她的寢宮,談些黃老長生之術,兩人常常談到深夜。”

從這段記述可以看出,李連英實際上成為晚年慈禧生活中一刻也不能離開的“伴”。

慈禧對李連英的寵信與日俱增,確實引起朝野的議論和不安。有人說李連英權傾朝野,收受賄賂,投到他門下就能當高官;有人說他“干預朝政,廣植私黨”;甚至還有人說他陷害擁護維新、站在光緒一邊的大臣。

光緒十二年四月,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李鴻章稱北洋海軍已訓練成軍,奏請朝廷派大臣檢閱。慈禧就派總理海軍衙門大臣醇親王前去巡閱。由於醇親王是光緒皇帝生父,身份高貴,因此要加派太監、御醫隨行。而醇親王是一個城府很深且非常謹慎的人,他主動要求派李連英隨行,以減少太后對自己的猜忌,慈禧馬上批准了。

醇親王五月初一回北京複命,這時朝廷中一片不滿之聲。監察禦史朱一新向光緒上奏,批評派李連英隨醇親王視察海軍。他們還說李連英妄自尊大,結交地方官員,收受賄賂,理當查處。

對此,清代著名維新派人士王照說,醇親王離京後,每次接見文武官員,都讓李連英作陪。他的本意是避免攬權嫌疑,李連英可以作證。而李連英則記著安德海的教訓,每天穿著樸實,替親王拿著一支旱煙袋,隨時裝煙、遞煙,回到住處則不見一個來訪的人。

從李連英一向小心謹慎的表現來看,王照的說法是較為可信的。何況朱一新的奏摺裏沒舉出一樁李連英違法的事實。

慈禧問明情況後,下令將朱一新由禦史降為主事。

光緒二十年,北洋海軍在甲午戰爭中吃了大敗仗,全國輿論一片譁然。人們不敢直接批評慈禧,就把矛頭指向北洋大臣、直隸總督李鴻章,同時捎上了李連英。

陝西道監察禦史恩溥、福建道監察禦史安維峻、吏科給事中褚成博等人紛紛上折,指責北洋海軍將領貽誤軍機,並與總管太監李連英暗中來往,相互包庇。其中,安維峻奏摺中有“和議出自皇太后,李連英實左右之”,說對日本的決策看起來是皇太后決定的,實際已被李連英左右了。這句話成為人們抨擊李連英干預朝政的一大證據。

實際上,安維峻本意是要求慈禧不要再事事牽制皇帝,並應嚴懲李鴻章。奏摺中儘管涉及到李連英,但只不過是用來做鋪墊陪襯而已。

慈禧異常震怒,以皇帝的名義發上諭說,天下事都要聽皇太后的。隨後,安維峻以“離間”皇太后與皇帝的罪名,被革職充軍。

朝臣們對李連英的抨擊都沒有結果,主要是因為攻擊都是僅憑道?塗説,拿不出真憑實據。

清史家分析,許多想在地方上謀官位的人都走過李連英的門路,但他是否真的去向慈禧疏通過,誰也說不清楚。以慈禧喜怒無常的性格,就是李連英也不敢輕舉妄動。事情辦成了,人們以為是李總管的作用,事情沒辦成,就是李總管不給面子。而多少是真、多少是假,除了太后身邊的人,誰又能說得清呢?

說李連英干預政事雖然證據不足,但他貪財卻是千真萬確的。曾任懷來縣知縣的吳永曾在《庚子西狩叢談》中記述了他的一段親身經歷。

1900年,八國聯軍打入北京,慈禧率光緒及百官出逃,吳永在隨駕西行途中任糧台會辦,掌握錢糧大權。他回憶,到山西後,太后的排場越來越大,一切費用都要地方承擔,太監們則趁機勒索錢財。

像首領太監以及有點權力的小太監,都需要幾兩或十幾兩銀子打發。但總管太監就不同了,沒有個一百兩左右是絕對不行的。

不僅如此,李連英等還千方百計敲詐勒索朝中辦事官員。江甯織造是內務府設在南京的機構,負責辦理綢緞服裝並採買各種御用物品。江甯織造每次織辦服裝衣料時,都要向宮中太監請示並領回畫樣,按圖製作,這便是李連英一夥太監索要錢財的機會。

光緒十二年八月初三,江甯織造駐京人員來煜在給江甯織造廣厚的信中說,李連英借他們拿圖樣勒索白銀120兩。來煜在信中說,要是別人還能用好言好語去磨,惟有這位李總管不好對付。

以慈禧的精明老練,她不可能不知道身邊太監有些胡作非為,但只要他們不干預政事,把她自己侍候得舒舒服服,太監們貪點錢財在她眼裏根本算不了什麼。

慈禧與光緒不和,深受慈禧寵愛的李連英如何在兩人之間相處呢?兩面討好、八面玲瓏的做法,是他始終立於不敗之地和自我保全的策略。

慈禧與光緒政見不和,這是眾所周知的。李連英在兩人之間採取什麼態度呢?有人說他站在太后一邊,反對變法,陷害帝黨,甚至還有人說光緒就是李連英下毒害死的。但也有人說李連英生性圓滑,兩面討好,不但太后喜歡他,就連光緒也因為從小受到他的看護而喜愛他,並誇他“忠心事主”。

王照曾講述這樣一個故事:慈禧率光緒和文武百官出逃後返京,走到保定住下。太后睡覺的地方被褥鋪陳華美,李連英住的稍差一點,但也很不錯。而光緒睡覺的地方卻很淒慘。李連英侍候慈禧睡下後前來探望,見光緒在燈前枯坐,小太監無一人在殿內值班。一問才知皇帝竟然鋪的蓋的都沒有,時值隆冬季節,根本無法睡覺。李連英當即跪下抱著光緒的腿痛哭:“奴才們罪該萬死!”並把自己的被褥抱來讓光緒使用。光緒後來回憶西逃的苦楚時曾說:“若無李諳達(老夥伴或師傅之意),我活不到今天。”

戊戌變法後,李連英出言謹慎,沒有鮮明地表態站在慈禧一邊,慈禧從此在感情上對他有些疏遠。西逃回到北京後,李連英認為自己這一輩子侍候皇家還是盡職盡責的,可以考慮退休了。

光緒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二,慈禧死於北京西苑的儀鸞殿。李連英辦理完慈禧的喪事,于宣統元年二月初二,離開生活了51年的皇宮。當時內宮主政的隆裕太后,為感謝他在宮中服役多年,准其“原品休致”,就是帶原薪每月六十兩白銀退休。

圍繞李連英出宮和他的身後事,又有許多傳說。有人說他是看到光緒弟弟載灃監國攝政,恐遭報復退居宮外;也有人說,李連英死後,宮中太監紛紛搶奪他的遺產,隆裕太后將財產全部充公;還有人說,李連英生前得罪了許多人,出宮後深居簡出,但最終還是被人在後海附近暗殺。

類似傳說雖十分盛行,但從當時清宮對李連英出宮及死後的安排來看,這些傳說都無法令人置信。

作為一個太監,李連英的身份極為卑賤。不同的是,由於慈禧太后的賞識和寵愛,他享受到了皇宮太監前所未有的權力和地位,金錢財富也滾滾而來。但也正因與慈禧的這層特殊關係,他成為中國近代史上臭名昭著的人物之一。

李連英死時,得到清朝宮廷的1000兩白銀,在北京恩濟莊的太監墓地修造了一座豪華墳墓。李連英的墳墓早在30年前就被破壞了,只有墓誌銘的拓片保留了下來。

李連英死於宣統三年,時年64歲。這時,綿延了二百多年的清王朝已是風雨飄搖,滅亡只在旦夕之間。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