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人物 先祖父吳佩孚的生前身後事(...

先祖父吳佩孚的生前身後事(組圖)

分享

 

時代雜誌封面上的吳佩孚

在我們開始記事的時候, 亦即本世紀30年代中期前後,先祖父吳佩孚已經賦閑若干年了, 其時居住在北京(時稱北平)東城什錦花園衚衕11號。我們的追憶僅限於幼時至1939年先祖父被害前後的所見所聞。

在我們的印象中,先祖父中等身材,不胖不瘦,光頭,唇上的中式鬍鬚略見花白。最令人難忘的是他那雙眼睛,炯炯有神,充滿自信與威嚴,祥和中帶有堅定與剛毅,是那種指揮若定、意志頑強的軍人目光。先祖父晚年閑居,但過的並不是“寓公”式的生活:衣無華貴,食無珍饈;中外銀行無存款,家無金銀、珠寶、古玩;既無三妻四妾,又無成群奴僕;沒有商行店鋪,沒有公司股票,除住宅外也沒有其它的房地產。

先祖父平時不大步出庭院,也很少與家人親眷一堂同聚。每天的正餐,總是與舊部及幕僚們共進,或接待來訪的賓客。僅在一年一度的除夕,才和家人一起吃一頓團圓夜飯,繼而領導闔家進行祭祖、辭歲、拜年等例行的一套傳統的節日禮儀。全家人依次行過拜禮之後,再與家人一起觀看一會兒庭院中燃放的煙花爆竹。子時之後,遠近親族、賓朋、幕僚、部下等即絡繹而至前來拜年,此時先祖父便被奉勸安歇去了。於是這短暫的家庭團聚即告結束。

晚年在天津寓所的吳佩孚

回想先祖父的晚年生活,其主要活動內容大致有以下幾項:一、聽取專人彙報由各國電台播發的世界新聞,閱讀秘書從中外報刊、電台中選編的有關重大政治、經濟、軍事內容的“摘要記錄”。二、與幕僚和部下(主要是正副參謀長、八大處長)談話。三、會客。四、書畫。先祖父擅長楷書與草書,繪畫以墨竹、梅花為主。記得我家客廳就懸挂着他親筆繪出的大幅墨竹與梅花,筆力遒勁,氣勢磅礴。五、著述。對於著述的內容,我們年幼,難知其詳。六、社會活動。平日他的社會活動不多,偶而參與活動的團體主要有:民間團體,如山東同鄉會的賑災活動;宗教組織,如正一堂的佛事祈禱;慈善團體,如紅十字會的救濟活動等等。

總之,先祖父的晚年生活絕不同於其他失敗下野的軍閥政客。他念念不忘的仍是“治國、安邦、平天下”,認為自己對國家和民族的興衰負有責任,尤其不能容忍外族的侵辱。他一生自詡為關羽、岳飛和戚繼光,當時社會上有“關岳吳”的讚許,我家的大門洞還懸有謝覺哉書寫的大幅金匾“元敬再生”(元敬是戚繼光的號)。以先祖父這樣的為人和心志,後來卻身陷日寇侵佔下的北平,其心境和遭遇就可想而知了。

(责任编辑:文恩)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