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回顾 胡適在美“矯詔”爭取貸款援...

胡適在美“矯詔”爭取貸款援助

分享

胡适与美国总统罗斯福

1938 年10 月6 日,胡适正式出任驻美大使。早在10 月4 日, 陈光甫( 时任上海商业储蓄银行总经理,1938 年9月前往美国进行战时第一次借款)同美国财长摩根索就借款问题正式谈判。由于摩根索对陈光甫的信任,以及对中国抗战的同情,谈判进行得很顺利。胡适到任后,即开始从外交角度对陈光甫的借款活动给予支持帮助。就在胡适与陈光甫为借款活动一切顺利而高兴之时,国内战局的急转直下给借款活动带来了十分不利的影响。

1938 年10月,随着广州、武汉的相继沦陷,中国抗战进入极其艰难的相持阶段。在这段时间,担任经济部长的翁文灏曾给胡适来信,透露国内现正有“和战并进之现象”;10月8日蒋介石发来“齐电”,想请罗斯福总统出面主持调停,“日本似知武力无法解决问题,一再央求德、意调解和平,但中国人民深信美国政府为惟一可以获得公正和平之领导者”。

就在广州失守时,汪精卫对路透社记者发表谈话,声称:如日本提出之议和条件,不妨害中国国家之生存,吾人可以接受之为讨论之基础。又说,就中国方面而言,吾人未尝关闭调停之大门。中国战局的变化以及国民政府此时在战和问题上的态度,让美国政府及其领导人对给予中国支持陷入了犹疑之中。

25日晚,摩根索约见胡适和陈光甫,告诉了他们罗斯福总统关于借款一事的犹疑。摩根索说,他前去向总统汇报,说进出口银行已准备好向中国借款,总统一签字,就可以兑现,尤其是中国抗战正处于艰难之时,正急需这笔借款。罗斯福听了后,说,鉴于中国战局的发展,中国的实际抗战还能坚持多久,能不能坚持下去;到处纷传中日要进行和平谈判的消息,中国有没有放弃抵抗的考虑?“如吾人今日允准其事,明日或后日忽有临时政府出现,将使余甚困窘。余认为最好等待数日或一星期,视蒋委员长发表如何谈话,如彼解释广州与汉口之撤退为战略目的,并准备重建其队伍以继续作战,并使世人相信其当前政府形式能于中国内地继续支持,余将甚乐于立即批准此一借款。”罗斯福最后请摩根索要胡适等人转告蒋介石及中国政府,“中国如能阐明广州与武汉撤退之战略目的和今后抗战的意志,我将乐于批准此一借款”。

胡适和陈光甫听后,立即返回大使馆,将罗斯福总统的意愿电告蒋介石和孔祥熙。胡适觉得罗斯福是就中国战局和这段时间中国政府领导人的态度来说的,合情合理,不是不批准也不是借口拖延,细细一想,恰恰可能从一个侧面在鼓励中国坚持到底,甚至在暗示,只有坚持抗战,他和美国政府才能给予中国更多的援助。第二天罗斯福总统约定胡适于28日递交国书。早在武汉会战(1938 年6 月—10月)期间蒋介石要不了两天就有一封给罗斯福的电报,国民政府给胡适的电报也是十分频繁,不曾想,武汉撤退之后这几天,竟然半点消息也没有。

就在胡适不知怎么办才好时,蒋介石于10月底庄严地向全世界宣告与承诺,中国将以空间换时间,坚决抗战到底。“中国决定继续其持久全面抗战的方针。因为抗战已经真正变成‘全面的’了,敌人已经被我们诱入内地了,在地理上和时间上,我们都站在有利的地位。16个月的抗战,已经达到我们延迟敌人西进的目的。因此我们能够发展广大后方的交通和运输。若干的工业,也能安然迁到内地。必须经过绝大的艰难和牺牲,我们才能希望获得最后的胜利。我们必须认清这次的抗战,是个革命的战争,正像美国的独立战争,法俄的革命战争,土耳其的解放战争一样。在这种革命战争的过程中,民族精神必定获得最后的胜利。”

蒋介石的讲话传过来了,胡适在第一时间看到后,感到很振奋,觉得这正是罗斯福包括美国政府的友人想要的。他很快将蒋介石的讲话全文翻译给罗斯福。

罗斯福看了蒋介石的讲话,长出了一口气,明白了中国政府对抗战的态度,但这毕竟不是蒋介石的亲自来电保证。胡适从罗斯福眼中看到了这种期待。

当然胡适也只能等待。大概蒋介石等人正忙于收拾残局,重新部署战场,一时顾不上。11 月10 日,孔祥熙答复胡、陈10 月25日电报的电报终于来了,电报重述了蒋介石讲话的内容,作了抗战到底的保证。终于有回电了,胡适等人虽然很高兴,但这毕竟不是最高领导人的。为促使罗斯福更快地下定决心给予中国借款,从而给危难的祖国支持,胡适此时突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何不把它翻译后,换上蒋介石的名义给罗斯福送去呢。胡适的这次自作主张,确实发挥了应有的作用,罗斯福在读到“蒋介石”的来电后当即就给中国政府发了电报,“对于中国人民的勇敢抗战及其苦难遭遇,深表敬佩与同情”。

12 月12日,经美国进出口银行董事会通过,桐油借款(1938 年年底至1939年初,中国与美国达成的抗战期间的第一笔贷款协议,协议规定,美国进出口银行将向中国贷款2500 万美元,年息4.5 厘,期限5年,中国在此期限内向美国出售22 万吨桐油)在原2000 万美元的基础上再增加500 万美元;三天后,罗斯福总统签字,1939年2月8日,中国复兴商业公司与纽约世界贸易公司正式签订《购售桐油合同》。

“桐油贷款”虽然数额不多,且又如此艰难,但毕竟是美国政府援助中国抗战的第一笔借款,在抗战史上的意义非比寻常。广州、武汉失守后,抗战转入相持阶段,也迎来了抗战最艰难的时期,是和是战,人心浮动,许多人尤其是汪精卫等主和派蠢蠢欲动,加紧了投敌做汉奸的步伐,此时的蒋介石也开始有点拿不定主意。陈、胡二人联手争取来的美国第一笔借款,在此关键时刻无疑给蒋介石坚定抗战决心送来了一剂国际救援的止渴剂、镇静剂、强心剂。自此,美国支援中国抗战的大门再也没有关上,而且越开越大。

(责任编辑:石振麟)

(文章来源:文史博览)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