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回顾 揭秘 中國歷史上唯一的女狀...

揭秘 中國歷史上唯一的女狀元

分享

在由唐至清長達1300多年的科舉時代,共有592名文科狀元和118名武科狀元,全是男性。縱觀歷史,狀元不算稀奇,但是在中國歷史上女性考中狀元卻是鮮

有所聞。儘管在一些地方戲曲中有不少女扮男裝、皇榜高中的“女狀元”形象,那畢竟都是藝術的虛構。不過,根據史書記載,中國歷史上真的有過一位女狀元,她就是太平天國時期的金陵才女,名字叫傅善祥。

 

清道光十二年(1832),傅善祥出生於上元縣(今南京)城南的鈔庫街。父親傅槐很有文才,因科場不第而捐了一個監生(本為入國子監深造的生員,但到清末多為虛名),在上元縣謀了個文書職位。他本來將希望寄托在下一代的身上,可偏偏又生了個女孩。善祥自小聰明過人,對於“四書”、“五經”及許多典籍都過目不忘。她的詩詞一出來,就會被人傳抄,於是名滿全城。
太平天國定都南京后選拔賢才開科取士,允許女子參加考試,參與朝政。消息傳出天京城為之一震,廣大婦女同胞驚喜不已,紛紛報名赴考。這其中就有傅善祥。
開科之日,地處夫子廟的考試院外火炮齊鳴,炮聲中繪龍畫鳳的考試院大門徐徐打開。當時正主考是洪宣嬌,副主考是張婉如、王自珍。應試女子三百多人,隨着正主考洪宣嬌一聲令下,考試正式開始。
考試的其中一個題目是《惟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另一個詩文題目為“欸乃一聲山水綠”。
傅善祥從小飽讀詩書,經書典籍無所不通,詩詞歌賦更是無所不能。在第一個題目中,傅善祥洋洋洒洒列舉了自古以來賢淑女子和才女,很有說服力:女子難養乎?謬也!非也!世間男女皆天父之子女。太古之時,四極廢,九州震,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鰲足以立四極。非女媧而無天地也!朝更代序,女中堯舜、巾幗英雄、翰苑女英不可盡數。善政者,宋有英宗高皇后;能政者,北朝木蘭將軍,宋代楊門女將;富才者,班昭、蔡琰、李易安、朱淑真、陳端生……天朝任官唯賢,而罔論男女;即今女科,亦天朝聖明……在第二個題目中,傅善祥的答案同樣精妙至極,把山水行舟的情景描繪得栩栩如生:艫聲聽未了,山水送孤帆;對面青如畫,回頭綠滿岩。半空雲裊裊,一帶水巉巉;船尾澄流迥,峰腰旭照銜。青疑留古岸,翠欲上征衫;流響驚鳧雁,濃蔭郁檜杉。
洪秀全對此大加讚賞,硃筆一揮圈定傅善祥為狀元。這還不算,洪秀全除賞賜黃緞一匹、紅縐二匹外,又特意賜給傅善祥花冠錦服,並叫主考官洪宣嬌親手為她戴花。傅善祥一身錦衣紅彩,騎着馬在南京城裡遊街三天,一路上鑼鼓笙簫,百姓夾道爭看,成為轟動一時的新聞人物。史書中的記載是“但見街頭巷尾中,眾口連呼傅狀元”。
三天後傅善祥被派到楊秀清東王府擔任女簿書。20歲的傅善祥性情溫和文思敏捷,很快取得東王的賞識和信任封為東殿尚書,批答章奏撰寫來往公文參與機要,成為東王府運籌帷幄得力助手之一。
太平軍自金田起義后鑒於軍事行動的需要將隨軍家眷單獨組織起來,擔任後勤工作,稱為“女營”定都天京改稱“女館”嚴禁男子入探,夫婦同居,亦犯天條當斬。天長日久引起不滿。傅善祥很想改革,婉轉地向東王進言“天王在永安時,答應攻下金陵為登天堂,許夫婦團聚,今仍不準有家,不足服眾”東王與天王商量後下令許夫妻一月團聚一日。不久清軍大舉攻城糧食緊缺,庫金入不敷出每年還要拿出幾萬兩銀子養活十三、四萬婦女,實在是個不小負擔,傅善祥再次大膽向東王建議撤銷女館許夫婦回家團聚,年輕未婚女子亦令婚配,這樣一來既減少軍費,又平息怨言,東王和天王採納傅善祥的意見並令她主辦此事。傅善祥深入女營把姐妹們性情、年齡、相貌寫在紙上為其撮合,拿着龍鳳合揮的青年男女歡天喜地地向傅善祥道謝而去“女館為之一空”。
兩年後奸細張繼庚在太平軍中組織叛亂集團,但被楊秀清破獲。在審迅中張繼庚反咬太平軍老戰士,連副主審官胡元煒也被牽連,楊秀清一怒之下將這批人全部斬首。並把推薦胡元煒任主審的興國侯陳承瑢、衛國侯黃玉昆革去爵位監押審查。傅善祥懷疑九千歲誤中姦細反奸計便冒險進殿勸諫“天朝有令,凡罪當誅,必有人證物證,今僅憑清妖口供,豈不造成冤案?萬望九千歲三思而行,免得將士離心”不久東王將陳、黃二侯放出恢復爵位。後來這位東王因建有卓越功勛,權力日益升高,於是經不起考驗,頭腦膨脹起來。他時常驕橫跋扈,濫殺無辜,把諸王都不放在眼裡,甚至存有篡位之心,脅迫洪秀全封自己為“萬歲”。傅善祥多次進諫,勸楊秀清謹慎從事,不能鋒芒畢露,但楊不聽。終於,在1856年的8月,“天京事變”爆發了。韋昌輝連夜率三千親兵趕回南京,在燕王秦日綱的配合下把東王府殺了個雞犬不留,兩萬多太平軍將士身首異處,屍體丟在秦淮河中,河水染成了紅色。最後,他們尋找傅善祥的屍體,卻不見蹤影。
至於太平天國的女狀元傅善祥的去向,目前史料上有三種版本:一是普遍認為身為東王府地位最高的女官傅善祥在亂軍中也被殺死,屍體被拋入大江之中,隨水東流而去。一代才女從此香消玉隕,從此人世間空留下一段說不盡凄慘佳話。二是在這場劫難中傅善祥有幸逃脫了,但沒有忘記東王的恩賜,於是組織東王府的殘餘人馬與翼王石達開聯合攻打北王府,為楊秀清復仇。據說,還有一塊古碑中文字為證。三是電視連續劇《太平天國》不知從何處挖掘的史料,處理了傅善祥的去向的情節,雖然有些牽強,但卻頗富有詩意:一代才女傅善祥在平息內亂的火光中,深夜埋下了太平天國的許多資料和東王的玉璽,留待後人評說。然後,不知所蹤。這位史上唯一女狀元的下落目前還真是一個謎,相信將來總會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