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回顾 一位美军老兵的来信

一位美军老兵的来信

分享

仁安羌战役后,新38师分批转赴印度。在此期间,副师长齐学启失踪。

后来一位死里逃生的伤兵述说,他们这些受伤的官兵在第5军野战医院里治伤时,听说部队撤退,但没有车辆,大家不由惊异失措。就在绝望之际,副师长齐学启突然来安抚大家,伤兵们悲喜交加,要求副师长带着他们走。

当时情况已经万分紧急,副师长最终没有抛下大家不管,去买了几头牛,让重伤者坐上,轻伤者相互搀扶步行。到了缅印边境的钦敦江边,做了几个竹筏,让大家顺流而下。5月19日,官兵们乘坐的竹筏漂到缅甸霍马林以南8英里处,忽然遇到一股日军骑兵部队。日本兵用机枪扫射,齐学启当场中枪重伤,倒在筏上,被俘。

我曾去过位于缅印边境的钦敦江,宽阔的江面虽然并不湍急,但依然让人生畏。

齐学启被俘后,被日军关进仰光的战俘营,最终在抗战胜利前夕遇害。

1947年,孙立人电请英军派专机将齐学启遗骸空运回国,于当年9月归葬湖南长沙的岳麓山下。文革期间,齐的墓地未能逃脱被毁的命运。1989年,在台湾的孙立人筹得一笔经费,托人重修齐学启墓地,并亲笔写下《重修齐学启将军墓园记》,而墓地完工不久,孙立人溘然辞世。

2013年5月,我和同事专程前往岳麓山祭拜齐将军,问了山脚下中南大学的几个学生,都不清楚这个墓地的存在。最终在一位志愿者的带领下,我们在山腰的一片丛林之中找到了将军的栖身之地。墓前的祭台上,有几支干枯的菊花。墓侧由孙立人撰写的挽联殷红如血:我迎忠骸,泪洒红叶……

1996年,一直研究缅甸战场的历史学家戈叔亚无意中发现一封英文信件,这封信件是一位美国老兵写给一位中国飞虎队老兵的女儿,这位名叫John W.Boyd的老兵曾是仰光日军战俘营的一名战俘,他的描述让我们知道了齐学启在战俘营里很多不为人知的细节。

亲爱的先生:

我是一个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被日本人关押在缅甸仰光21个月的战俘,这里的战俘都是美国人、英国人、中国人和印度人。

这里的战俘营里有许多英勇的人,其中一位就是中国少将齐学启。他是1942年上旬在缅甸战役中指挥一个师作战时不幸被俘的。那时他们驾驶一条小船渡河逃走,但是他被对岸敌人机枪击中负伤,在这次行动中,只有将军和一个士兵是幸存者。

齐将军原在美国和日本接受教育,他的英语有一点口音。他可以用英语和日语阅读、书写和与人交流。他是战俘营所有各国战俘的灵魂人物。

日本人企图要齐将军在电台上做叛国宣传,他平静而断然地拒绝了。后来日本宪兵也来威胁他,长时间不给他食物,最后甚至断水。面对这一切,齐将军一直保持平静和自信。

有一次,日本人的傀儡——南京汪精卫政府派员拜访齐将军。他们的目的是希望齐将军站到他们一边。有难友说亲眼看见一个南京高级官员来找齐将军。他们把他带到外面,请齐将军洗澡并用上等菜肴款待他,说他们来是为了请齐将军加入“仁慈的”日本人领导下的中国新政府,要求齐将军签署一个协议,他就自由了。将军淡淡地拒绝了。有意思的是,将军在拒绝之前很客气地说感谢他们的来访和这些酒菜。这时那些来访者挂在脸上的微笑慢慢地变成了恼怒,将军脸上至始至终保持着轻蔑的笑容,表明他在观赏这场闹剧中得到了很大的享受。从那以后,将军就遭受到无数次毒刑拷打。

不久一个晚上,将军被他手下的一个士兵刺伤了。这个士兵被南京傀儡政权收买成了叛徒。在战俘们的强烈抗议下,日本人最后同意由麦肯齐中校军医为齐将军进行手术,试图挽救齐将军的生命。但是,齐将军还是在36个小时后牺牲了。

我希望找到齐将军的亲属,告诉他们这位中国军人是怎样的一个人。

如果有人愿意将这封信的复印件提供给中国报纸或者是给齐将军的亲属,让人们知道他对仰光战俘营的所有难友的所作所为我是非常感激的。

此致

敬礼!

约翰·W·博伊德(John W.Boyd)

1996年5月3日

(责任编辑:石振麟)

(文章来源:网易真话)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