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回顾 民国著名记者黄远生的人生与...

民国著名记者黄远生的人生与作为(图)

分享

【新三才網訊】昨夜在楼下的地摊上看到几本书,其中一本名为《撩开民国黑幕——报界奇才黄远生见证》的书引起我的注意,其一所写者是民国名记者黄远生;其二是写作者是我认识的原兰州晚报记者鲁正葳,于是便买了回来,想看看鲁正葳是如何写黄远生的,更想了解黄远生这位民国著名记者的生平与人生经历。

鲁正葳老师写这本书源于1994年,那年,她偶然发现黄远生长子黄席群在西北师范大学任教,此后便有了许多交往,知悉很多情况后,便产生写黄远生的想法。10年后,也即2004年书得以出版,可惜印数仅有1000本,如今还流落到兰州的地摊上了。

从昨天到今天翻阅此书,虽然写的有些乱,有些章回小说的感觉,并且许多情节给人不真实的印象。但总体来说,能够如此细致的整理黄远生的生平资料,至少对于研究与关注这位民国名记者的人们依然是有价值的。正如鲁正葳在后记中所说“无论如何,谨以此书告慰一代名记者黄远生在天之灵,也不负耄耋老人黄席群所望。哪怕是能为关注、研究报界奇才黄远生的新闻界、史学界、文学界及海外华人留下一些资料,也算尽心尽力,聊慰平生。”

之前,我对于黄远生的了解也仅仅限于一般的教科书资料,阅读了这本书后对于黄远生有了更多的了解。

黄远生,本名黄远庸,1885年出生在江西省九江城南仙居乡庐山北麓的一位读书人之家。1915年12月25日在美国旧金山市都板街广州楼菜馆门口被枪杀,终年31岁。

作为一代名记者的黄远生其实做记者时间并非很长,仅4年,而其身亡亦在记者职上,是在美国采访期间遇害。

黄远生有限的人生亦十分坎坷,虽然祖上皆秀才、举人且家境还算富裕,但到他16岁时父母便先后离世。此后他只身闯荡江西、上海等地,依然以读书图求功名发达,但进步甚微。

1905年,20岁的黄远生在族人的苦劝之下,攻读八股,是年在乡试中考中江西省第七名举人,之后赴北京,参加科考,及第进士。黄远生被录为知县即用。

之后,朝廷要外派他到河南,他没有去,而选择了对于知县即用的进士们的另一个安排,即放洋留学。

1909年,24岁的黄远生自日本学成回国,当时清廷正在全面学习日本经济政治制度,对于从日本回来的学生十分重视,而黄远生不仅是日本的留学生,更是朝廷钦定的待补命官,回来后很快就被认命为邮传部员外郎,又先后任参议厅行走、编译局撰修官等职。

辛亥年春,黄远生与几位朋友在琉璃厂海王村附近办了一个法政讲演所,将他在日本所学法律知识倾囊而授,致力于他早在日本就想从事的开启民智的工作。

黄远生后来对官场的许多做法不能接受,他说:“我对当官本无兴趣,纯为生计。将来有机会,我倒是愿意去报馆做事,那样自由些。”

黄远生投身报业还有一个原因,少年时代的他在南浔学堂读书时,便将日本著名报人福泽谕吉的语录贴在墙上,藉以自勉。另外他在日本之所以研读法律,就是觉得日本之崛起,后来居上,与其引进西方政治制度密不可分。

福泽谕吉是日本著名报人、政论家、思想家。幼年即学汉学。1862年到1867年先后游历欧美各国,带回许多英文书籍,为明治维新期间缔造日本新文化做出贡献。1868年在东京创办庆应义塾,是日本最大的大学之一。1882年创办《时事新报》为日本独立报纸的先驱,他撰写的社论文体“雅俗兼具,简明易懂”。1901年去世,日本众议院通过了哀悼决议,尊崇他为“新日本的预言家”,“他的事业是开办学校培养人才和用言论文章启发社会见闻”。

1911年底,黄远生开始从事新闻记者。他先后身兼《时报》、《申报》、《东方日报》三家报纸驻北京的特派记者,而黄远生之名便是他做记者后所起。作为一个刚刚出道的记者,黄远生自誉为不党之人,怀抱着做一个政治漩涡之上的超然者的热情,幻想无所偏倚的主持清议,为民生社会请命。

由于他有宦海经历,留洋眼界,于是他从业以来一直做高层的时政新闻,尤其是做政治内幕新闻。他先后做过《政界内形记》、《最近之秘密政闻》、《乔装打扮之内阁》、《大借款波折详记》、《借款里面之秘密》、《报界风潮》、《奇怪之北京社会》等。

他的许多政治内幕新闻,其前提是他与政界的要员本来就有很好的关系,而当时政治环境相对比较开明与宽松,所以包括当时的大总统袁世凯也对他十分客气,国务院总理赵秉钧还经常约他谈一些内幕新闻。因此,他便做出了许多惊天动地的内幕新闻来,而黄远生所做的这些新闻,对于当下的中国记者是难以想象的。

鲁正葳在她的书中是这样说的“他有胆略,公然撰文警告三大势力:袁世凯、国民党、进步党。驰骋京都,笔战枭雄。尽管对袁总统曾有过许多幻想,因爱国而爱袁公,但在拥护还是反对帝制的关键时刻,他打了人格上争死活,一生中最痛苦的一仗。”

根据鲁正葳的著作记述黄远生之死似乎与当时孙中山领导的中华革命党有关,鲁正葳是这样记述的“中华革命党人组织了‘中华铁血模范新军炸弹暗杀团’…刘北海是该党在北美的成员,刘拍着胸脯向林森表示:子超先生,请放心。我定叫姓黄的袁党有来无回,替死去的同志报仇,为中山先生的旗帜增光。”

鲁正葳还写了许多细节,写到刘北海连开三枪后如何离开,又如何跑过来挤在人群里看尸体,等等。

无论出于怎样伟大光荣正确的目的,通过下黑手、暗杀、下毒、进行恐怖活动伤害他人生命的做法是任何有人性、尊崇人道的人所不耻的。

黄远生已成故人,无论怎么着,他是中国新闻史上最为勇敢的新闻记者之一,作为一个职业记者,他坚持不党不私的立场,关注民生社会,大胆挑战威权,揭发政治黑幕的作为是任何一个新闻记者所应该敬仰的。

远生仅仅活了31岁,他在世时先后娶有二妻,分别育有三子,其死后二位夫人分别在九江、上海养育着他的三个儿子。长子即西北师范大学的黄席群,我从书中看到这位老先生2004年95岁生日的照片,今天通过鲁正葳老师得知,黄席群尚且健在,已是百岁老人了!远生次子与三子均为大学教授,分别于七十年代、八十年代离开人世。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