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回顾 王維的修煉因果(組圖)

王維的修煉因果(組圖)

分享

【新三才首發】約在唐朝的一千年前,遙遠神秘的古印度,釋迦摩尼佛下世度人,佛教因此盛傳。維摩詰菩薩那時也一同下世做個在家居士,安居於世俗榮華之中,他身心明淨聖潔,輔助釋迦摩尼佛教化人間,在塵世的牢籠中修成正果。

一千年後,佛教也在漢地盛傳開來,佛煙廣布漢地,在大唐青史中也降生了一位人間「詩佛」。他就是王維,字摩詰,這位來自官宦世家的翩翩公子,一出生便註定了修煉的因緣。

魏晉時期出了一位採菊東籬下的詩人、在南山種豆的隱者,當時各地勢力互相混戰,天空晦暗,無數個淒風苦雨的日子,醞釀出桃花情色的人群社會。紅粉知己纏繞,花來花去,失落的文士從此學會了在這種花落滿地的想像中安慰自己的心靈。那裡有著東南西北相互交織的道路,雞犬聲處處可聞,甚麼歲月流逝,在這裡根本不知道朝代替換,好像一場沉醉不醒的美夢。

唐朝時在國都長安城之外,秦嶺北側的山腳下,有一處地方是個真實的世外桃源。該地週圍被群山環繞著,山林間的瀑布與泉水從山上沿著小溪緩緩流到此地形成了車輪的地貌,因而此地被稱為輞川(輞字就是車輪的意思)。這裡住過一位虔心禮佛的居士,因為他「晚年唯好靜,萬事不關心」,依山傍水將舊有的輞川房舍擴建成輞川莊園,過起忘情山水、忘身塵世的隱世生活。

然而,輞川的舊主是個空有詩名、品行卑下的文人——宋之問。擁有「近鄉情更怯,不敢問來人」的清秀詩風,卻因眼紅一句「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而謀害親友,辜負了與初唐「沈宋」齊名的稱號。安居輞川的王維,眼中盡是山水,詩筆之下盡在談論禪學心境,已到了不惑之年,卻不會拘泥於有如煙霧的善惡虛名。長安自古乃天子王氣積聚之地,名利得失、人事炎涼最為繁冗錯雜,但是這一佳處,山明水秀,不通人煙,卻離京師不遠,只要走入京師便可與名士同遊,一離開京師回到山林裡的莊園便可朗誦起般若波蘿蜜佛經。他就是王維,一生中起起落落、尋尋覓覓大半生,終於找到了可以養老的世外桃源,從此半為官半隱居,做一個帶髮修行的僧人。

積雨空林煙火遲,蒸藜炊黍餉東菑。漠漠水田飛白鷺,陰陰夏木囀黃鸝。

記得《桃花源記》裡寫道: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對比之下,輞川這裡農人的日常生活,竟不比虛擬的桃花源來得真實。隔著雨水形成的簾幕,王維在山上靜觀,樹林和煙霧都分辨不出是真實的還是幻影,不知早晨在炊煮的農婦為耕作的丈夫準備了甚麼菜餚?因為遙遠,他把文筆轉向更為廣闊的遠景,笑看水田上的白鷺鷥飛舞,聆聽樹林深處裡美妙的鳥聲。

或許因為這就是細水長流的恬淡意境與垂手可得的幸福。在抬頭轉眼間,在泡茶理食間,在手指彈過琵琶的弦線時,在足音穿越幽幽的竹林前,他就享受到再尋常不過卻又難以擁有的寧靜。不需要鋪陳,也不必話語修飾,輞川下的與世無爭就這樣淡靜而從容地存在著,你驚羨也好,狐疑也罷,他只用輕描的寫意筆法一語帶過。信與不信,就是能不能悟到而已。只有虛構的天堂,才需要你細細琢磨,描繪出每一個角落和細微之處,武陵人的奇遇才有了確切可信的力量——欺人與自欺。而那實實在在的事物,反而不屑於浪費口舌去證明。

他當然可以深入田野村莊去體察民生,但他卻如獲至寶般的愛護著輞川下的一切。他是這個小小世界的法王,怎會忍心驚擾本來屬於眾生的閒情野趣,只要遠遠的守護著就好。陶淵明書寫桃花園記,寫得真實;而王維筆下的山莊,隱藏於天子腳下,卻不沾染權貴的腐朽,未受到安史之亂的波及,化作亂世的樂土,一個真實的夢。

山中習靜觀朝槿,松下清齋折露葵。

看過了別人的故事,人還是回到自己的生活中。木槿花早上開但傍晚就枯委了,蟬隻歷經十幾年藏身土理才出生, 但只有一年的壽命,而人生百年,也不過是遠古以來宇宙中的彈指一瞬間而已。正是看透了這些,王維選擇做俗世修行的居士,在輞川造了莊園,作為他從人生谷底爬上來之後安放心靈的山居,與從官場歸來洗去塵埃的泉源,更作為他持戒禮佛的寺。心中有佛,則看眾生都是佛,心存慈悲的他,發願奉佛,眼底的萬事萬物都變得親切有感,得寵也好受辱也罷,都把它忘了。

看看他的生平,應是福澤深厚的人。早年科舉奪冠,看盡京城裡的榮華富貴,成為皇親貴族的座上賓;除了安史之亂時被迫擔任偽官而暫時被關外,他的官運還算是一路直上,一直做到了尚書右丞。但他更願意做一個看透世間情、擁抱靈慧佛性的智者,自幼在父母的影響下,深受佛法教誨,使他在成年後遭遇大起大落時都能夠放下束縛而往遠處思考。歷史記載,王維晚年時,不食腥葷,衣著樸素;喪妻後獨居三十年。每次從朝廷回家之後,他便脫去華麗的官服,焚香盤坐,吃齋誦經,官場俗事跟淫慾似乎都無法撼動他修佛的心。他喜愛安靜無擾,眼不見五色,耳不聞五音,不執著五味口慾。世人很愛栽種牡丹花,他卻偏愛種蓮花;世人都羨慕金山綠水,他卻偏愛在一處角落畫一幅墨彩山水。

任憑週遭風吹雨下,他自有一方安靜之處彈琴吹簫,邀明月之光來照,以清泉之聲當伴奏,再延請數十年相交的知音,前來和唱一首首蘊藏著禪意的歌詩。

野老與人爭席罷,海鷗何事更相疑。

王維幽居空谷,似一朵飄香的蘭花,但他並不完全脫離塵俗,大部分時候,他喜歡用樸素的布衣,遮蔽他高潔出世的精神,在與世俗交往的外表下培育一顆珠玉般溫潤的心。他有功名,在朝廷衙門間雲遊,他有親友,在交往中結緣。《維摩詰經》倡導一種佛法在世間的精神,可以不脫離世間本位而解脫成佛,王維繼承先賢之名,遵循聖典的教化,用自己的經歷開闢一條修煉之路。

要能守得住淡泊,須要經得起榮華富貴的官場考驗;鎮定的操守還得走過紛擾的各種境遇。王維修禪,不剃度更不曾遠離紅塵,彷彿便具有了這種修行觀。先秦時代有個名為楊朱的哲人,投宿旅館,表現出一副道貌岸然、德高望重的模樣,館內眾人都說是來了大人物,老闆親自給他安排座位,老闆娘親自伺候他盥洗,客人們紛紛起身,甚至把烤火的好位置讓給他。老子卻教訓他:「你仰頭張目、傲慢囂張,誰還能跟你相處?」適當的做法是「大白若辱,盛德若不足」(真正純潔的人十分謙虛,德行即使再好也有不足的地方)。楊朱頓悟,立刻收起了驕傲的言行,放下身分的累贅回到旅館,這時大家不再把他看作特殊人物,能夠自然和他相處甚至和他搶座位了。

王維將此典做為自己的借鑑來印證自身修持方法的玄妙之處。道與人的距離並不遙遠,人間是個大熔爐,也是天然的修煉場,要先與世人一樣的生活,才能融於世中,但是在常人的生活中保持修練人的高潔,從中才能見到自己的內心進而修練自己的心性,使心性能夠變得光明,然後最終能夠超脫五行三界,證悟大道。

心地若是純樸無邪,對身邊的事物就不會有所猜忌,別人也會樂於跟他親近。例如,天真的幼童心地純樸,若到海邊玩耍可能會吸引海鷗降落與他親近玩耍。如果孩子的父親羨慕而想要捉一隻給他玩。那些海鷗彷彿就有了感應,在空中盤旋而不敢下來。都說相由心生,每個人都帶著一定能量出生,在後天的學習和熏陶中逐漸穩定,那是所謂的氣場。心底的一絲一念都會通過行為、神態釋放出訊息,捕捉到訊息的人,能感受微妙,但難以言傳,不過敏感的人能覺察此人的心術品德。像王維這般修行的人,清食簡居,不惹塵埃,身心如菩提般高潔秀麗,心地有如明鏡般的明亮,他們傳遞給世人的,是神情清新體質健康,令人舒服,純正慈悲的祥和氣質,通靈的生物也會不由自主地想要親近他。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輞川不因有過宋之問的暫居而得到惡名聲,卻因詩佛王維的悉心經營而獨具佛性。他珍愛輞川,為它寫詩,為它作畫,輞川亦成就了他清新自然、禪心天成的氣韻。時至今日,輞川莊園早已湮滅,後人只得從留存的作品中一窺端倪,而輞川也終究和桃花源一樣,成為文人心中永恆的夢。

附:《積雨輞川莊作》

積雨空林煙火遲,蒸藜炊黍餉東菑。漠漠水田飛白鷺,陰陰夏木囀黃鸝。山中習靜觀朝槿,松下清齋折露葵。野老與人爭席罷,海鷗何事更相疑。

(編譯:郭慕法)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