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胜古迹 重庆千年古城今爆破消失

重庆千年古城今爆破消失

分享

 

“从长远发展来看,移民新城肯定比旧城好得多;从感情上来说,确实我们都或多或少地还放不下老城,尽管它远没有现在新城的灯红酒绿、新潮时尚。”说这话的郑姐开着全开县城最大的一家婚纱影楼。昨天(14日)下午,记者走进她店里时,她正忙着整理新店里才送到的新版婚纱。   

搬入新址开业才3天,门上的自动感应装置尚未到位、橱窗前的模特摆设也略显仓促,但一拨拨的老顾客还是很快在这里找回了老店的感觉。老城的最后一次爆破拆除给这里居民们带来的影响远不如其本身那样惊天动地,快速建设的新城足以令老城越来越快地成为过去时。   

老街婚纱照最后的流行   

“最后一爆的地方距离我们老店只有100米远。”在尚未最后装修完毕的新店堂里郑姐很忙,店铺里面几处尚未完工的线头和开县这座新县城随处可见的建筑脚手架一样,尽管略显凌乱,但预示着新气象的到来。“老客户多,选择去老城河边拍外景照的更多。”郑姐向记者解释。“老城没有这么时尚,尽管略显灰暗,但有着老开县人心头很难抹去的记忆和韵味。”   

郑姐说,4年多以前,自己的店在老城刚开张时,前来拍婚纱照的新人多会将外景地选在老城边上的河边或山脚,“到后来移民大规模展开时,新人们又将外景地换到了老城那窄窄的老街上,他们很喜欢那样的沧桑,他们说那样的老街像白胡子爷爷嘴里的故事一样回味悠长……”郑姐称,毕竟现在的很多新人都是在老城长大的,但和当年流行的三峡告别游一样,当一期期移民真正走进自己生活时,人们却又没了那份怀旧的激情。店搬了,房拆了,拍婚纱的新人们依旧一拨换一拨,但很少再有人来要求回到老城那窄窄的街巷中去取景。“我们镜头里更多出现的是新人们迁进新城灿烂的笑脸。”   

郑姐现在在开州大道上的新店租金是10万元/年,同样是城中最繁华的地段,虽然租金足足比以前贵了一倍,但宽敞明亮的落地玻璃橱窗和全自动的感应迎宾门也都是以前不曾有的。“新店肯定得有新气象,希望生意能沾点新城的喜气,天天都有新局面。”郑姐相信,三峡蓄水到175米后移民新城边临江的新景致又会成为新一拨年轻人们喜欢的外景地。   

招聘启事贴满新城街巷   

“店是新开的,店员是新招的,所有的货品也是才到不过一周的新款。”走在开县移民新城最繁华的开州大道上,闪烁的霓虹、滚滚的车流……身边的感觉和热闹都市无异;但刚转出两步,展现眼前的却又是塔吊高悬、建筑工地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新城新到让你可以嗅到仍在建设中的那湿湿的水泥的味道。   

随处可见的除了新房新店,还有每家店前贴着的招聘启事,一家刚开业不久的新鞋店的老板告诉记者,移民新城带来时尚新潮的背后就是无限的商机和滚滚而来的就业岗位。   

“这周边的几乎每个店最近都在招人,明天旧城最后一爆了,旧城的概念将很快被新城取代……”老板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习惯新城的生活,而自己买在新城的房子也正在装修,应该明年春节前能住进新家。   

今年70岁的张大爷原来的家距离今天爆破的地点只有不足20米远,“从前天开始,我和老伴天天都要回老城。”尽管已和儿子、儿媳搬进新城有些时日了,但老两口还是时不时回老城一趟,目的只有一个:看看今天又拆到哪里了。“爆破我一定去看,新城肯定比老城好,但老城里有我们的根,心头放不下。”   

“老城更熟悉,新城更时尚。”这是今年24岁的李小姐对搬家前后的描述。尽管在老城生活了足足23年,但和所有喜欢新事物的“80后”一代一样,李小姐心里更接受新城时尚的模样。如今李小姐的工作地点和家都搬进了新城区,“移民新城让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开县更好的将来。”李小姐很有信心地说道。

 来源:重庆晨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