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胜古迹 名山寻真:天台山—山水神秀...

名山寻真:天台山—山水神秀、佛宗道源(图)

分享

天台山,位于浙江省东部,绵亘于天台、临海、宁海、新昌、嵊县五县之间。在天台县境内则包括天台、赤城、桐柏诸山。元末明初的《天台山志》记载:“今言天台者,盖山之都号,如桐柏、赤城、瀑布、佛垅、香炉、华顶、东苍,皆山之别名。”《大清一统志》卷二百二十九云:“天台山,自县北二(疑'二'当为'之'——引者注)神迹石起,历国清、赤城、桐柏,至于华顶,皆名天台,实一邑诸山之总号,一名大小台山。”其主峰华顶,海拔为1094米。

天台山幽静、奇特的自然环境,吸引着历代众多修炼者来此修行。此外,道教认为天台山是神仙居住的洞天福地,因此其赤城山洞为十大洞天之一,其灵墟洞和司马悔山为七十二福地之一。天台山由此被视为神仙窟宅荟萃之所。

早在东汉时期,就有一个叫张皓的人来到赤城山,服丹修道。后来他“耳能洞听,目能彻视”。三国时吴国人葛玄亦来此修行。明释传灯《天台山方外志》卷十记载:葛玄年十八九,仙道渐成,入天台赤城精思念道,遇左元放授以九丹金液仙经。行持三年,广积功效,光和二年(179)正月朔,感太上老君敕真人徐来勤(或作勒)等同降于天台,授灵宝经三十六部及上清斋法二等,并三箓七品斋法。南朝陶弘景所著的《吴太极左仙公葛公之碑》云:“公(指葛玄)驰涉川岳,龙虎卫从,长山、盖竹、尤多去来,天台、兰风,是焉游憩。”后来葛玄羽化成仙。根据《天台山方外志》卷十,晋代在此修行、后来皆成仙人的有:道士袁根、柏硕、班孟、魏夫人、王玄甫、许迈、白云先生等。南朝有褚伯玉、夏馥、徐则等。褚伯玉,16岁开始隐居在天台山修炼,二十年后,南齐高帝征其入宫,褚伯玉不愿入宫,遂移居到大霍山仙去。

唐时,随着天台山道教進入鼎盛时期,有更多的修道之人来到天台山修炼。比较著名的有叶法善、司马承祯、谢自然、焦静真、甘泉先生、许碏、田虚应、冯惟良、徐灵府、左玄泽、陈惠虚、杜光庭等。

叶法善,字道元,南阳人。七岁时曾進入仙府。二十岁时,他已身高九尺,额头上有两个“午”字。他性情淳和,品行清白纯正,不吃荤辛食物。他常常独处幽室,或者云游林泽,或者寻访云泉。从仙府归来后,他已拥有役使鬼神的道术。他的家靠山,有一巨石挡路,進出要绕着走。他扔出一道道符,顷刻间巨石便飞走了,门前的路就平坦了。众人都很惊奇。他经常到括苍白马山游览,在山中的一间石室内曾遇见过三位神人。三位神人都穿着锦衣,戴着宝冠。神人告诉叶法善:“我奉太上之命,把密旨告诉你。你本是太极宫紫微殿左仙卿,因为校录不勤,被贬谪到人间。你应该赶快立功,济世救人,辅佐皇上,等到功满之后,就会恢复旧职。太上还让我把修仙的法术传授给你。你要勤于修行,教化众生,好好努力吧!”此后,叶法善先后辅佐中宗、玄宗。开元八年正月二十七日,忽然有几百只云鹤列队从北边飞来,在叶法善居住的山上飞翔盘旋。仙鹤徘徊了三天,五色的瑞云覆盖了他的住所。六月三日甲申时,他在京都景龙观羽化成仙。他的弟子暨齐物、尹愔目睹了真仙下凡,但是他们秘而不宣。他所住的院子里,异香芬郁,仙乐阵阵,有一股青烟直上云天,持续了一天才消失。

据《唐王屋山中岩台先生碑碣》等载,司马承祯在嵩山拜潘师正为师后,曾遍游名山,不久前往天台山,停留时间大致在武周朝至开元十二年(724)间。其间,在开元初,又去南岳住过短暂时期。在天台山期间,司马承祯建造了道观,收了许多弟子,如女道士谢自然、焦静真,男弟子薛季昌等,天台仙派出现。再有名道左玄泽,曾居香林峰石室,后居玉霄峰,绝粒不语,每出访其友应夷节谈论清虚。

五代和宋元时,仍有许多道士来此修炼。如五代有朱霄外,宋有张无梦、张伯端、陈景元、张契真、白玉蟾、张云友、王茂端、祝通玄等。陈景元,号碧虚子。他在游天台山时,遇到了仙人张无梦,得秘术。元代时则有王中立、曹法师、张雨来此修道。明清时天台山道教日趋衰落,来此修行的道士也逐渐减少。

魏晋南北朝时,天台山已建有一批道观(馆)。最早的是天台观,是孙权为葛玄所建,后来徐则也居此修炼。南北朝齐时,齐梁名士沈约在桐柏山建金庭馆。唐代亦建造了不少宫观,如桐柏观、元明宫、洞天宫(后更名为玉霄观)、白云庵、法莲院等。关于桐柏观,唐崔尚《桐柏观碑》云:“故老相传云,昔葛仙翁始居此地,而后有道之士,往往因之。”唐司马承祯曾居于此,睿宗景云年间,下诏建造桐柏观,后来徐灵府、叶藏质進行了修缮。五代梁开平间,改为桐柏宫。法莲院,唐咸通六年(865年)叶藏质建。

后周广顺元年(951)朱霄外建造圣寿观,旧名延寿,宋治平三年(1066年)改名圣寿。法轮院,吴赤乌元年葛玄曾居于此,后汉年间重新修葺,宋大中祥符元年改名法轮院。宋元时,除了对已有的宫观進行修葺外,还新建了一批宫观,如宋代的玉京观、熙宁道院、玄静观、仁靖纯素二宫、桃源道院,元代的养素道院、卧云庵、鹤峰全真道院等。不过,所有宫观至明末,几乎全废。有些改为僧寺。

在宫观仙迹之外,天台山还有葛玄炼丹的“仙山”桃溪,碧玉连环的“仙都”琼台、道教第六洞天玉京洞等仙迹。

除了修道之人在天台山上修炼外,自东晋起,亦有一些高僧来此修炼,修建佛寺。如东晋敦煌高僧昙猷,在哀帝兴宁年间来到天台山。昙猷在赤城山的石室中坐禅。有数十只猛虎蹲在昙猷面前,而他诵经如故。一只老虎终于支撑不住开始睡起了觉,昙猷却用如意拍打虎头,问它为什么不听经。老虎最终一个个离去了。不料,又有一条大有十围的蟒蛇出现,在昙猷周围游来游去,头始终看着他。如此半日才离去。次日,一位神仙现身对昙猷说:“法师威德,既然来到这座山上,弟子就以房屋奉献。”昙猷说:“我来到这座山上,只占据方寸之地。为什么不一起住呢?”神仙回答说:“弟子倒是没什么不可以,但我的属下没有听闻佛法,很难管教,可能给你带来麻烦。况且人神本非一路,所以我还是要离开。”昙猷问他是何方神仙,想要迁到哪里。神仙回答说,自己是夏帝的儿子,在这里已经住了二千多年了,准备搬到其舅舅治理的寒石山去。临别时,神仙赠给昙猷三奁香,然后敲击刀鞘,率领部众腾空而去。昙猷在此建了中岩寺。

天台山悬崖峻峙峰岭切天,传说山上有建筑极佳的精舍,只有得道的人才能住進去。精舍在山涧的另一边,需要跨过石桥。石头横起,而且青苔很滑,所以自古以来,还没有人过去。一天,昙猷决定一试。他刚走到石桥,就听到空中说:“知道你虔诚相信佛法,但现在还不能度你过去。十年后再来吧。”昙猷怅然乃退。在回转途中,昙猷在一经过的石室中休息,不一会儿,云雾转暗,石室四面都响起了声音,但他毫无惧色。昙猷十分遗憾,没有走过石桥。因此在一次斋戒后,又来到了石桥边。这次横石打开,昙猷便走过了桥,看见了传说中的精舍和仙人。昙猷便与他们一起烧香、吃饭。吃饭后,仙人对昙猷说:“十年后你自然会来到这里,现在还不能住下来。”于是昙猷返回,横石重新关上。

南北朝时,在天台山还建造了佛教“五百罗汉道场”的方广寺;隋代建造了国清寺,宋建造了万年寺和高明寺等。亦有佛家圣迹遗存。宋代出生在天台城关小北门外石墙头的济公活佛,就曾经在国清寺修行。他的神异故事已经是家喻户晓。

因为天台山成为道、佛两家的修炼之地,故有“山水神秀、佛宗源”之说。唐朝著名诗人李白有诗《天台晓望》曰:

天台邻四明,华顶高百越。
门标赤城霞,楼栖沧岛月。
凭高登远览,直下见溟渤。
云垂大鹏翻,波动巨鳌没。
风潮争汹涌,神怪何翕忽。
观奇迹无倪,好道心不歇。
攀条摘朱实,服药炼金骨。
安得生羽毛,千春卧蓬阙。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