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史话 日本 南北朝時代

日本 南北朝時代

 镰仓末期到室町初期的一段是南北朝时代,日本同时有两个朝廷,两个天皇,即经常说的“天下二分,两统迭立”的时代。  

 
南北朝在现代的历史学术研究中是比较有争议的,主要有两个问题。一是“尊氏逆臣论”:很多人认为室町幕府的开创者足利尊氏是朝廷的“乱臣贼子”,是大逆不道的人。昭和九年是后醍醐天皇建武新政(1334年)的六百周年纪念日,一部分军人、历史学家就趁机摆出后醍醐和南朝各位忠臣的英烈事迹大肆表彰,以此宣传拥护天皇制度的思想。与此持相反意见的学者立刻提出指责,引起了激烈的辩论。第二个是“南北朝正统论”:所谓天无二日,地无二王,两统并立,其中肯定有一方是“正统”,另一方是“伪朝”;比如南朝正统论者就坚持说现在的天皇是夺取了南朝皇位的北朝子孙,但这个问题是比较严肃的政治问题,不是随便辩论一下就行的。明治时期的历史教育的教科书里就曾经把南北朝这章定名为《吉野的朝廷》(南朝),从而引发轩然大波,现在则统一称为《南北朝的时代》。 
 
 
从元弘之变开始,就预示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首先是日野资朝和俊基两位朝臣献身,但他们却留下了不朽的辞世之句:“五蕴假成形,四大今归空,将首当白刃,截断一阵风。”(资朝)“古来一句,来死无生,万里云尽,长江水清”(俊基)。  
 
不久,正成顺应了时代,在千早举兵。紧接着义贞之攻陷镰仓,高氏之倒戈,再加上像菊池那样的豪族拼死的抗战,加速并最终灭亡了镰仓幕府。可怜北条一门,从赖朝举兵始,荣华百余年,最后只是证明了“盛者必衰”的道理。 但充满野心,也可以说是顺从了武士意愿的尊氏,利用中先代之乱,又谋杀护良亲王,最终将南朝方赶出京都。虽然楠木新田一度打回京都,但还是凑川一战,正成正季互刺报国。形势逐渐倒向北朝,北田显家败死和泉阿倍野,义贞败死越前藤岛,后醍醐驾崩,“南朝诸葛”胁屋义助病死伊予国府。这时好像胜负已分,但正行的出现和在藤井寺,天王寺两败细川显氏,山名时氏,赤松兄弟等诸多名将,再次燃起了南朝的希望。而正行与南朝的当权者亲房的不和,最终导致这位“优秀的年轻人”与弟正时在四条啜追寻了父辈们。  
 
高师直烧毁吉野行宫这一破坏文物之罪行最终受到了惩罚,和师泰被诛杀,害死这对兄弟的直义也没遭好报。被逼交出神器的南朝,又受到了楠木家族的眷顾。楠木正仪和北田显能将义诠赶出京都。而义贞的遗儿义宗义兴兄弟也一度打跑了尊氏,但在日后的金井原,入间川原却遭惨败。  
 
随着山名时氏,足利直冬,楠木正仪的反复无常,南北便开始了拉锯战。(山名也大概因为这样,才得到的“六分之一殿”的“美称”吧)但因为义满的出现,使南朝妄图再次辉煌的梦想落了空。楠木正胜数度举兵,新田义隆,胁屋义则的奥州后南朝,与之呼应的大内义弘,企图暗杀义教的楠木光正,还有菊池武朝,楠木正之,北田满雅,武田信长和小仓宫良泰亲王等等,均告失败,未能撼动业已强大的室町幕府。但他们却使北朝一直苦于征战,缩短了足利幕府的寿命,又把它推向了死亡。  
 
 
镰仓幕府末期,北条政权日益腐败衰弱,内部争权夺势的斗争不断,又适缝两次的蒙古袭来,对大战后有功的武士不能进行封赏,使得幕府的威望大幅下降。各地的农民百姓也纷纷起来,结成党派反抗领主(俗称“恶党”)。 
另外,幕府与皇室的矛盾也日益尖锐了。镰仓幕府设立初期,为了巩固武家政权、限制皇室而设立了“六波罗探题”,其作用就是为了监视朝廷的动静并对其进行干涉。象天皇继任的人选啦,取什么年号啦,镰仓幕府都得管。公元1259年,后嵯峨天皇排除长子后深草天皇,而让次子龟山天皇继任皇位,从而使两个天皇产生对立,即“持明院统”(后深草天皇)和“大觉寺统”(龟山天皇)。两个派别不断的为了皇位问题激烈斗争,而仍未觉悟自身危机的幕府则自以为是的在当中进行“调停”。不调还好,越调越乱,大觉寺统一方就认为幕府偏袒持明院一方,于是就开始暗中反对幕府。1318年,倒幕的主角登场了—-大觉寺统的后醍醐天皇即位了! 
 
后醍醐天皇不愧是勇于改革、具有武将精神的天皇。当政后立刻开始准备倒幕计划。正好,此时北条幕府执权的是非常昏庸的北条高时,他不问政治,日夜沉迷欲游宴、斗犬,被人们称作“狗将军”。这正是后醍醐等人的绝好机会。 
 
可惜幕府的势力依旧广泛,耳目众多,讨幕计划败露了。天皇的两位心腹谋臣日野资朝、俊基勇敢的把罪责揽到自己身上,使后醍醐免于受难。这就是公元1324年(正中元年)的正中之变。不久,后醍醐天皇又开始了第二次计划,这回吸取了经验教训,暗中联络各地势力,对皇室和贵族庄园领土的武士和延历寺和兴福寺的僧兵势力进行活动。可是1331年,由于重臣吉田定房向六波罗探题告密,计划再次失败。这下幕府不再放过后醍醐了,后醍醐也不坐以待毙,立刻逃往奈良,躲进了笠置山。幕府一面下令追捕,一面讨杀所有参与讨幕计划的贵族和武士。其中以河内的金刚山麓为根据地的土豪,以武艺智谋闻名的楠木正成,首先支持天皇而举兵,倨着赤坂城的险要地势率微弱兵力与幕府大军作战!(先祖登场!)在赤坂陷落之后,又在金刚山千早筑城再次举兵。后醍醐天皇被捕之后,在幕府强迫下,把天皇之位让给了政敌持明院统的量仁亲王(即光严天皇),然后被流放到隐歧岛去了。 
 
这样看来倒幕运动似乎失败了,其实不是。后醍醐天皇公然举起倒幕旗帜,只是倒幕运动的发端,其后在楠木正成为代表的近畿武士的奋战下,暴露出了幕府的无能,全国各地的势力纷纷而起,和地头领主对抗,原本是后醍醐一派的政治斗争渐渐转变成了全国的民众性起义运动! 
1333年,播磨的赤松则村(太平记中的圆心)举兵;伯耆的土豪名和长年救出了流放在隐歧岛的后醍醐;而且在四月末,为了讨伐后醍醐军而从关东西上的幕府大将下野足利高氏(后来受后醍醐赐字,改名尊氏)突然在中途举行叛变,摇身一变成了倒幕军的主力!(颠覆历史的另一个大头登场了,室町幕府的开创者足利尊氏,不过说实话本人对他没有好感。) 
 
顿时,形势逆转!在京都的幕府军遭到三方夹击,大败。六波罗的南北两个探题打算带着后伏见、花园、光严三个天皇到关东镰仓老家去避避难,结果南探题北条时益在近江关山中了埋伏丢了性命。北探题北条仲时也遭到了同样的命运。与此同时,上野的豪族新田义贞(又一个强将!足利尊氏的邻居,后面会讲到二者的关系)率领东国武士集团攻入了幕府本处地镰仓,5月22日镰仓陷落。再接着,九州的岛津、大友、少贰等有实力的地方守护毫不费力的打倒了九州探题,各地的幕府势力都被推翻。由源赖朝创立、北条氏篡权的镰仓幕府百年基业瞬时土崩瓦解! 
后醍醐天皇下定决心讨幕了。亲政之后,他就设置了记录所等机构,意欲总揽政权。 
 
朝廷中有日野资朝和日野俊基两个年轻人,他们才学精深有都出自名门,很受后醍醐的器重。大家经常聚在一起讨论天下的形势,彻夜不眠的研究宋学。俊基和资朝血气方刚,又是从小在门阀权势之中长大,崇尚宋代儒学的“思想政治与社会秩序统一”和“大义名分论”,在言谈中提及自己想要开辟贵族社会的野心。于是二人成为天皇身边的心腹谋臣,共同商讨对付北条氏的策略。同时朝廷中还有中纳言四条隆资、大纳言藤原师贤、参议平成辅加入其中,这样就有五个人了。 
 
当然倒幕不是光纸上谈兵就够的,若要武力倒幕就必须有武士的加入。日野资朝就向后醍醐引见了正在京中的美浓国武士土岐十郎赖贞和多治见国长两人。 
 
参与这个计划的人要担负极大的危险,为了测试一下大家的心意和团结现在来之不易的众人,后醍醐天皇举办了一次叫做“无理讲”的游宴。参加者有上面提到的师贤、隆资、俊基、资朝;公家洞院实世;僧侣游雅、玄基;武士足助次郎重成、多治见国长,这就是第一次讨幕的主力阵容了。 
谁知道后来发生了巨变。1324年9月19日的清晨,京都六波罗军队突然出动,一支包围了在锦小路高仓的多治见国长的住所,另一支则扑向三条崛河的土岐赖贞的住所。因为是在京都的别馆,二人除了随身护卫之外没有多少兵马,进行了微弱的抵抗后就全体自刃身亡。很显然,讨幕的计划败露了,幕府占据了先机。在后来得知,原来是土岐赖贞的同族,左近藏人土岐赖员把计划泄露给了六波罗的奉行斋藤俊幸。 
 
在当天夜里,资朝和俊基也被六波罗传唤并拘留了,之后就被送往镰仓。在审讯过程中,两人一口咬定这件事与天皇完全无关,是土岐和多治见想通过他们怂恿天皇,意图不轨;后醍醐天皇也派遣万里小路宣房带着自己“毫不知情”的声明出使镰仓。幕府经过了将近一年的调查,也确实找不到更进一步的证据,第二年的八月,俊基被赦免释放了,资朝则免于死罪,被流放到佐渡。 
 
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因为发生在元亨四年(1324),而这一年的十二月又改元为正中元年,所以后人就称其为“正中之变”,在史书中的记载称为“主上御谋反”。 
 
后醍醐天皇虽然幸免得脱,但天皇有反幕之意已是公开的秘密,幕府对他的监视也严密起来。另一方面,此时的皇太子邦良亲王与天皇不和,原来的后盾后宇多法皇也过世了,所以现在急着想赶后醍醐下台,自己接任。
 
又一年过去了,到了1326年3月,倒霉的邦良亲王病死了。但立新太子的问题又接踵而来:原本按照幕府所谓的“两统迭立,轮流继位”的原则,大觉寺统的后醍醐天皇之后应该由持明院统的某人接任,但强硬的后醍醐丝毫不退让,想要自己的皇子尊良亲王为皇太子。新一轮的皇位争夺战拉开了帷幕。持明院方已经退位的后伏见和花园两位上皇,为了自己的后代能压倒对方,都堆起笑脸讨好幕府执政北条高时。终于在幕府的干涉下,持明院统量仁亲王被立为皇太子,大觉寺统的后醍醐心中则燃起对北条氏无限憎恶的熊熊火焰… 
 
正中之变以后,后醍醐天皇继续策划第二次讨幕。 
 
1330年3月8日,后醍醐到奈良的春日社、东大寺、兴福寺等各处行幸,其真正目的是要联络京都附近的僧兵力量。27日,天皇又到比壑山延历寺行幸,表面上也是要捐资修建大讲堂,实际是为了见一个人——天台座主尊云法亲王。(这个尊云法亲王是后醍醐出家的儿子,世间称作“大塔宫”,在日后的倒幕运动中还俗,改名护良亲王,最后亦为了新政而死。) 
 
经过“南都”、“北领”的两次行幸,安排了讨幕的兵力后援,正式举兵的时机日益成熟了。而就在这时,天皇接到了一个“讨幕不可论”的奏折。写奏折的是天皇的乳父兼重臣吉田定房。他在奏折中说:“按现今幕府当权的形势,想集结畿内的兵力就去对抗关东大军是完全不可能的,强行进行的结果只能是白白牺牲;幕府已经对天皇不信任,如果再次失败,天皇性命堪忧,皇室正统可能断绝;不若等到关东(幕府)时运衰败,兵力削弱之后再行举兵。” 
 
忍了三十多年再也忍不下去的后醍醐对这份奏折丝毫不予理会,继续进行他的计划。另外还需提一下,在这几年中,后醍醐结识了几个僧人:醍醐寺僧正文观、法胜寺元观、净土寺忠元等,这些人原来是在宫中祈祷皇妃顺利生产的,后来天皇觉得挺灵验,就留在身边为他日夜祈祷讨幕顺利发展、北条早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