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史话 1755年葡萄牙大地震砸碎...

1755年葡萄牙大地震砸碎歐洲宗教束縛(图)

分享

这个1755年的铜雕表示了大地震后里斯本所发生的火灾及被海啸摧毁的船只

葡萄牙大地震砸碎歐洲宗教束縛

最近,世界各地地震頻發,引發了關於“世界末日”的流言,特別是1月份海地地震釀成的慘劇讓人觸目驚心。這樣的悲劇表明人類社會的發展遠遠不夠完善。在地震史上,有一場大地震值得一提,那就是1755年的裏斯本大地震。那場地震震醒了沉浸于“一切都很好”的滿足感中的歐洲,成為近代歐洲歷史的一個分水嶺。有人稱其為自5世紀羅馬帝國淪陷以來,最震撼歐洲的事件。

裏斯本人同死神賽跑

1755年11月1日是萬聖節,這天早上,裏斯本的幾千名教徒正在教堂做彌撒,地下突然發出悶雷似的巨大聲音,旋即大地劇烈地震動起來,歷時約30秒鐘,頃刻間城市的大部分建築蕩然無存。隨後又接連發生兩次震動。地震過去約40分鐘後,一場海嘯席捲而來。當時有人這樣記載這場可怕的海嘯:“一些人立即騎上馬,賓士而去,他們在同死神賽跑,以避免被海嘯卷走。”第一波海嘯過去後,又接連跟進了兩波。而未受海嘯影響的地區也難逃一劫,大火迅速蔓延開來,足足燃燒了5天才熄滅。

據統計,裏斯本的建築物有85%被摧毀,一些在地震中受損較輕的建築物則被稍後引發的大火焚燬。眾多慘狀使裏斯本人仿佛看到了“世界末日”的來臨。值得一提的是,葡萄牙王室幸運地逃過了大地震(國王和宮廷侍臣在參加完清晨彌撒後,離開首都去度假)。然而,大地震的陰影使這位國王患上了幽閉恐懼症,他像遊牧民族首領一樣,後來一直住在帳篷裏。

震動還遠傳至歐洲各國,數百公里外的西班牙科爾多瓦、格拉納達和摩洛哥非斯、梅克內斯等城市都遭到破壞。海嘯也使西班牙、摩洛哥、法國、英國、德國等國的沿海地區遭受災禍,巨浪還橫掃大西洋到達美洲和西印度群島。

現代地質學家估計這次地震的規模達到了芮氏9級,研究報告認為這次地震持續時間約為3分半鐘到6分鐘。這場災難奪去了6萬-10萬條生命(裏斯本人口約27萬)。這次地震因此在世界地震災害史上寫下了恐怖的一頁。然而,更持久、更強烈的影響體現在大地震對歐洲人的心靈震撼和思想衝擊上。

“一切都很好”的理想社會?

18世紀中葉的歐洲“在精神狀態上處於一個高點”。它經歷了蓬勃精神、弘揚人文主義精神的文藝復興,以及開拓航路的大航海時代,拾歷史臺階而上的歐洲正處於強烈的樂觀主義氣氛中,國家經濟特別是特權階層的財富有了相當程度的積累。在英國,新的產業資本和特權勢力正在逐漸形成,工業革命的曙光已經隱隱出現;在法國,貴族資本在短短十年膨脹了2.7倍;葡萄牙儘管已遠不如當年的鼎盛時期,但是存下的家底連同周邊諸國經濟穩定發展的輻射效應,也使得葡萄牙的經濟處於“明朗的春天”。經濟上的強盛令主導社會的思想“有了更強的底氣”。歐洲各個階層的很多人都抱有樂觀主義態度,認同萊布尼茨“這個世界是上帝所創造的一切可能世界中最好的世界”,認為大家生活在一個“既定的和諧世界”裏。人們很滿足,甚至自鳴得意。

當時裏斯本作為葡萄牙首都,早已是世界性航海貿易、文化和宗教中心,裏斯本市民以虔誠的宗教信仰聞名於世。有人說,如果上帝要饒恕一個城市的話,首先就是裏斯本,然而,大地震卻摧毀了這樣一個繁華與富庶的城市,而且是在一個宗教節日。這一事實震動葡萄牙,更讓整個歐洲震驚。

當代哲學家德勒茲曾說:“在歐洲歷史上,能和這次地震相比的只有納粹集中營。”不管怎樣,這場大地震給歐洲敲響了警鐘。歐洲人開始進行反思,為什麼“好心腸的上帝”要毀滅一個偉大而又虔誠的城市?很多人都提出了這樣的疑問。所以,當裏斯本開始大力賑災時,一場圍繞地震起因而出現的思想碰撞出現了。

觸發思想大地震

裏斯本地震之後,歐洲宗教界視這次天災為天譴。在民眾急需救助時,牧師們卻大力宣傳所謂的“上帝的懲罰”的理論。他們認為面對上帝的懲罰,裏斯本的人們最先考慮的不該是重建,而是懺悔自己罪惡的靈魂。當時葡萄牙最有影響的耶穌會士馬拉格裏達在1756年秋發表“一種看法:這場大地震的真正起因”一文,蠱惑說裏斯本大災難不是自然現象所致,而是罪惡生活方式諸如看歌劇、聽音樂、鬥牛等奢侈享樂帶來的惡果,預言地震週年之際將會有更大天譴降臨人們頭上。這一聳人聽聞的預言被廣泛散播,接連不斷的余震使惶恐不安的人們把地震週年當成了大限之日。

天主教會腐朽的觀點和理論受到進步知識分子們的反感。在眾多批判者中,伏爾泰最為活躍。他在第一印象下所作的《裏斯本災難詩》批駁當時流行的“一切都很好”的信條,質疑天譴論:若是上帝的懲罰,嬰兒何罪?巴黎與倫敦有更多罪惡,為何卻懲罰裏斯本?伏爾泰還借此將矛頭直指當時流行于歐洲思想界的“樂觀主義”哲學。他的著作很快在巴黎沙龍裏流傳。自他的詩作以後,就有了至今仍然有爭議的、認為裏斯本地震標誌著樂觀主義終結的論點。

隨後,盧梭也加入到了評論行列,他和伏爾泰就“上帝”同人類災難關係與否等問題的爭論使啟蒙運動更加深入。哲學家康得也在1756年專門撰寫了三篇分析此次地震災難原因的論文。

總之,整個歐洲都在為裏斯本的災難反思,上帝懲罰的解釋被普遍質疑,因為人們發現,儘管大震發生後使用了最虔誠的正規儀式終日祈禱,連續不斷的余震並沒因此停歇。

對歐洲有劃時代影響

這場地震還直接引發了教會同葡萄牙世俗政權間的殊死搏鬥。結果是,1760年,教皇使節被逐出葡萄牙,宗教法庭俯首于王權,成為國王名下的國家審判工具。前文提及的馬拉格裏達則因“策劃暗殺國王的陰謀”被處死。

然而,裏斯本大地震對葡萄牙這個正在沒落的帝國的衝擊不可避免。地震導致葡國力嚴重下降,經濟無法承受這場大地震帶來的衝擊。新勢力同舊貴族的爭端也日益加劇,政局動蕩不安,該國顯然已經無力維持一個龐大的殖民帝國——葡萄牙衰落了!

此外,地震及其後歐洲思想界持續不斷的震動推動了自然科學的進步。有哲學家評論稱,康得早期關於地震研究的作品“差不多代表了德國地理科學的開端,無疑更是地震學的開端”。不少科學家隨後對地震起因展開近代科學意義上的思考與探索,其中被後世奉為現代“地震學之父”的英國天文學家、地質學家和地震學家約翰·米切爾,依據對此次地震親歷者描述的分析獲得一些結論,並運用牛頓力學原理解釋地震發生情況,在科學史上具有劃時代的意義。最大的意義也許是在思想上,當代德國文學評論家和理論家維爾納·哈馬克表示,1755年裏斯本大地震的作用還在於擴大了哲學詞彙表,他這樣說道:“裏斯本大地震改變了歐洲人的觀念。”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