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史话 自负的理查二世 从国王到...

自负的理查二世 从国王到饿死鬼(图)

分享

理查二世并不是出生在英国本土,而是出生在现在法国西南部的一个港口城市波尔多。他的父亲是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三世的长子爱德华,后人因他穿了一身黑色的铠甲而称他为黑太子。当时的英国与法国之间展开旷日持久的百年战争(1337-1453年)。黑太子在战争初期崭露头角,一次战役中俘虏了法王约翰二世,凭借战功被封为公爵,封地位于法国南部的阿基坦地区。

十岁的傀儡皇帝
1367年1月6日,理查二世诞生在黑太子父亲位于法国南部的封地之内。
仅仅过了不到三个月,他的堂弟,也是他宿命中的敌人亨利四世降生于英国林肯郡的波林勃洛克城堡之中。亨利四世的父亲是黑太子的三弟,人称冈特的约翰,母亲是兰开斯特伯爵的女儿布兰奇。冈特的约翰因为娶了布兰奇而成为兰开斯特公爵,后来亨利四世便是以兰开斯特公爵的身份登上王位,开创了兰开斯特王朝。
黑太子统治阿基坦公国期间,军队横行不法,导致太子的声誉受到损害,结果被召回英格兰本土并放弃了公爵的头衔,几年后抑郁而终。一年后,父王爱德华三世也撒手人寰,在这样的情形下,年仅十岁的理查二世是黑太子唯一存活的继承人,他于1377年继承爷爷的王位,大权则是掌握在王叔冈特的约翰手中。
“完美亲政”计划
理查二世在位时期的英国内政可谓步履维艰,英国不仅与法国继续死缠烂打,而且冈特的约翰还多次远征西班牙,结果每次都大败而还。由于英国是岛国,筹集海外扩张的军费都是很大的难题。冈特的约翰等英国的权贵连连征收人头税,并且将税率提高两倍。伦敦民众的不满情绪像野火一样燃烧起来,他们憎恨冈特的约翰等人腐败无能,并且架空了理查二世的权威。大家揭竿而起,袭击冈特的约翰城堡,抢夺权贵们的财富。当时理查二世只有十四岁,不得不亲自骑马与起义军领袖谈判。冈特的约翰自然不会纵容这种叛乱行为继续下去,他连连组织贵族武装予以反扑,先后镇压了伦敦和英格兰其他地区的暴乱。理查二世对这位摄政王叔的不满也是与日俱增。但是王叔威严难以冒犯,理查二世只能静静地等待。
冈特的约翰年迈体衰之时,理查二世加紧了亲政的计划,接连逮捕了好几位涉嫌操纵王权的贵族,大有开辟一番新气象的气魄,但是很快一场贵族的诉讼摆在自己的面前。诺福克公爵莫布雷与亨利四世之间互相指责对方是叛逆。理查二世采取各打五十大板的策略,将两人一并流放国外,领地没收。这样的举动对于冈特的约翰这样老牌的贵族来说,无异于釜底抽薪。
莎士比亚的剧中,我们却看到一个似乎是深谋远虑的老王爷,在耐心地辅佐着不谙政事的理查二世。在冈特的约翰临死之前,莎士比亚借他的口,用一大段华丽的辞藻,表达出对英格兰的赞美之情:
这一个君王们的御座,这一个统于一尊的岛屿,这一片庄严的大地,这一个战神的别邸,这一个新的伊甸——地上的天堂,这一个造化女神为了防御毒害和战祸的侵入而为她自己造下的堡垒,这一个英雄豪杰的诞生之地,这一个小小的世界,这一个镶嵌在银色的海水之中的宝石,这一个幸福的国土,这一个英格兰⋯⋯
1399年,将近六十岁的冈特的约翰病逝,理查二世天真地认为自己亲政的时机终于成熟,他大胆地没收了冈特的约翰的爵位,将兰开斯特的领地据为己有。在此基础上筹措了军费用于远征爱尔兰。
谁造就被饿死结局
作为一个君王,十四岁与起义军领袖谈判,二十二岁亲政后远征爱尔兰,理查二世的魄力毋庸置疑,但是他却忽视了国内的政治根基。他这种肆意没收贵族领地的做法,引起了贵族集团的普遍恐慌,而流放在外的亨利四世,也借口讨要兰开斯特公爵的继承权,潜回国内,成功串联国内的其他反对势力,兵不血刃地夺取了英格兰国王的王位。等到理查二世率军回到国内,已经为时晚矣。最终理查二世被亨利四世,送入伦敦塔,之后被转移到蓬特弗拉克特城堡,于1400年活活饿死在那里。
不过莎翁给了理查二世另一个死法,亨利四世利用诡计唆使另一名堂弟暗杀了理查,他自己却假惺惺地在理查的尸体前流下眼泪。BBC版的《理查二世》更在此基础上设计了更为华丽的死法。编导借用了一个古老的基督教艺术题材“圣塞巴斯蒂安之死”。一个叫做塞巴斯蒂安的俊美近卫队长因为信仰基督教,被人捆束之后乱箭射死。许多画家借此题材绘制了这样的图景:一个身材健硕的半裸男人,身上被数只箭贯穿而流血,他的眼中流露出濒死的哀伤。
BBC片头的理查二世在享有国王权威之时,怅然地看着绘画模特扮演圣塞巴斯蒂安,还用手指沾了点替代鲜血的颜料;而在片尾,已经威严扫地的理查被三支箭射穿身体,一如圣塞巴斯蒂安那样,可悲地睡在狭窄的棺木之中。
中国人的古训“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而纵观理查二世的一生,虽算不上重于泰山,但也不能说轻于鸿毛。于是乎用圣塞巴斯蒂安的死法来安排他的结局,算是恰到好处。在人类文明的记忆中留下自己的一个小小的席位。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