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史话 揭秘冷戰時期“特異功能大戰...

揭秘冷戰時期“特異功能大戰”

分享
俄羅斯媒體刊登了一篇專訪。被採訪者是一名已經去世的老人,退休的莫斯科大學教授亞歷山大·斯皮爾金。他在臨終前,向媒體披露了一段鮮為人知的歷史。斯皮爾金生前擁有一系列令人稱羨的頭銜:心理學和哲學博士、​​俄科學院哲學所的主任研究員、莫斯科大學教授等。另外,他還參與了《蘇聯大百科全書》的編寫工作。但人們不知道的是,他還是蘇聯科學部“生物信息”實驗室的首任領導。
 
 
實驗室成員經過嚴格面試
 
 
20世紀60年代,蘇聯步入“解凍”時期,各種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思潮魚龍混雜。在莫斯科綜合技術博物館,聚集着一群研究“心靈感應”的人。其中的核心人物是一個名叫沃爾夫·麥辛戈的著名“特異功能者”。當年全蘇聯的大街小巷都掛着他的宣傳海報:“遙距猜透心思試驗!”
 
那時的斯皮爾金也對“特異功能”情有獨鍾,極力主張對這些超常現象進行研究。他認為,儘管這觀點看似荒誕不經,但是作為一種客觀現像不可以簡單加以排斥。果然,和他有類似想法的還大有人在。一天,斯皮爾金被“宣召”至蘇共中央委員會科學部,受命組建專司研究“特異功能”的“生物信息”實驗室。
 
實驗室的地址選在莫斯科市的弗爾曼巷,佔據了6號樓的兩層。按照編製,實驗室應該徵召200名工作人員。應聘者在申請中必須回答一系列專業問題,譬如說:“您自己發現或周圍人指出您具有什麼超凡能力?”“您都做什麼樣的夢?彩色的嗎?”“您是否能影響別人?”“您曾嘗試過給人治病嗎?”面試也很嚴格:考生站在一塊黑板前面,由三名已經“驗明正身”的“特異功能大師”和斯皮爾金本人組成的評審委員會作出裁決。
 
斯皮爾金曾現場演示了一套對應聘者是否具有特異功能的最簡單的測試方法:“用您左手中指靠近我的手指,快接觸到時迅速移開。如此反覆數次。現在讓您的兩手手掌交替上下。噢!我的手指也開始顫抖……您具有強大的生物場,可以加入實驗室了。”
 
克格勃和軍方很感興趣
 
自成立之日起,“生物信息”實驗室始終處於克格勃的嚴密監管之下。一天,斯皮爾金的辦公室來了位不速之客。他自我介紹稱,自己是克格勃的馬卡列維夫將軍,受上級指派專門監視斯皮爾金教授,因為西方情報機構對教授所“從事的研究”非常感興趣。
 
美國五角大樓、中情局正全力組織類似的研究。斯皮爾金回答說,實驗室尚未取得引人注目的成績,大可不必如此緊張。但是那位克格勃將軍仍然一臉嚴肅地說:“我們沒有取得零的突破,這對西方來說也是重大的情報……”蘇聯軍方對斯皮爾金主持的特異功能研究也極為感興趣。他曾多次被邀請至總參謀部和內務部科學院作報告,反響強烈。還有一次被軍車拉到位於莫斯科近郊森林中的一個軍事基地,但是由於當時車窗被擋得嚴嚴實實,他也不知道具體方位。
 
一些“特異功能者”直接效力於克格勃,刺探一些普通人無法弄到的“絕密情報”。譬如說,從電視畫面中“判讀”一些國家政要,譬如美國總統的健康狀況,化身遊客深入美國境內,將獲取的情報再以“心靈感應”的方式發送給位於俄境內的同行。克格勃還曾嘗試讓“特異功能者”通過環線天線“感應”大洋深處的美軍潛艇以及燃料加註基地。
 
“超級特工”如何工作
 
蘇聯甚至將特異功能應用在國際象棋比賽上。1978年,世界國際象棋錦標賽在菲律賓舉行。27歲的蘇聯選手卡波夫是當時的衛冕冠軍。他的對手是世界著名棋手維克多·克爾其諾。克爾其諾是前蘇聯國際象棋冠軍。
 
1976年他逃往西方,但家人還在蘇聯。他公開表示要藉這次受到國際媒體廣泛注意的比賽,來要求蘇聯釋放他的家人。可以想像,在國際象棋這一蘇聯最盛行的娛樂項目上,假如卡波夫被一個叛逃的前蘇聯公民擊敗,那將是多麼丟面子的事情。
 
克格勃為這次象棋錦標賽,在菲律賓專門組織了一支超級特工隊伍,目的就是影響克爾其諾,使他無法贏棋。克格勃找到弗拉基米爾·祖卡,蘇聯著名的意念遙控大師。祖卡雖然只是以一個觀棋者的身份出現,但克爾其諾卻說,他運用了催眠術,對他進行干擾。從比賽一開始,祖卡就對克爾其諾產生了影響。本來一向以攻勢凌厲,棋風靈活著稱的克爾其諾表現得猶豫不決,而且他的信心也隨着比賽的進程不斷減弱。
 
儘管祖卡後來被挪到了賽場的後排,克爾其諾仍然稱感受到了他的強大影響。比賽持續了破紀錄的78天,總共下了32盤棋。最後,克爾其諾輸了。當他向蘇聯抗議時,他們解釋說,祖卡只是在觀察他的“肢體語言”,然後向卡波夫提出建議​​。
 
克格勃稱還有一個更厲害的“特異功能者”是尼娜·庫拉金娜。據說她能控制人的心臟跳動。1970年3月10日,庫拉金娜在實驗室里,試着用意念改變青蛙的心跳,結果她能隨意使青蛙的心跳頻率加快或減慢。最後,她又成功地使青蛙的心臟停止跳動。
 
這一結果無疑引起了克格勃的興趣。這種能力對人有作用嗎?如果有,它可以成為克格勃的殺人武器。列寧格勒的一位精神科醫生決定親自出馬,打破這個迷信。研究人員給他裝了心臟監測設備,把他帶到庫拉金娜面前。當庫拉金娜把意念集中到他的心臟時,精神病醫生的心跳急速變化。他的心跳被庫拉金娜減慢到幾乎要停止的程度。最後研究人員趕忙出來制止,才救了他一命。
 
美國也曾有“千里眼”計劃
 
其實,斯皮爾金披露的上述歷史只是冷戰時期美蘇之間“精神特工大戰”的一個小插曲。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曾刊文稱,冷戰時期美蘇兩國都致力於打造超級“精神戰士”,當時甚至流傳着這樣一種說法:未來世界的主宰者屬於擁有心靈感應和特異功能電子武器技術的國家。蘇聯起步較早,至1966年已經在各地成立了20餘個超常現象研究所,1967年用於研究“特異功能”的國家預算經費高達2100萬美元!
 
不甘落後的美國於1972年組建了代號為“掃描(SCANATE)”的“精神特工小組”,其成員有個響噹噹的名號——千里眼。當時一些美國議員和軍官對該小組寄予厚望,提出了靠特異功能致蘇聯於死地的許多奇思妙想。其中包括設計製造一種“超空間核榴彈炮”,幻想這種武器能將美國內華達沙漠中的一次核爆以人的思維速度瞬時傳送至克里姆林宮門前,一鍋“端掉”蘇聯的領導層。
 
據不完全統計,1979-1994年間,“精神特工小組”接手了數百個項目,其間不乏有些石破天驚的成功案例。1979年秋天,“精神特工小組”中的“1號千里眼”約瑟夫·麥克蒙戈爾曾在一次試驗中成功“感應”到千里之外的一棟不高的、沒有窗戶的房子,裡面好像正在“冶鍊着什麼”。后經情報部門核實,麥克蒙戈爾看到的是某國的一座核試驗設施。1987年,“千里眼”慧眼識出中央情報局中的內奸,稱此人住在華盛頓、開外國名貴跑車,和一個拉美女子來往密切。1994年,與上述特徵非常吻合的“鼴鼠”阿爾德里奇·艾姆斯最終鋃鐺入獄。
 
不過,上述成功的案例實在很少,更多的時候是“謬以千里”。1981年,美軍多茲爾准將在意大利遭綁架。五角大樓的國防情報局請麥克蒙戈爾“感應”出多茲爾的被囚禁地,後者閉眼冥思了半天才出了一個籠統的答案:關在一幢紅頂石屋中,而這樣的石屋在意大利千千萬萬,無意於大海撈針。
 
正因為“千里眼”們的屢屢失手,一些人說特異功能研究項目是“勞民傷財”的愚蠢之舉。迫於壓力,“千里眼”項目於1977年被叫停。1994年,隨着冷戰的結束,加之獎金和人員的匱乏,中情局徹底終止了對特異功能的研究。世界情報史上這段“精神特工大戰”也畫上了句號。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