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生活 崇尚武力是对无价生命的威胁...

崇尚武力是对无价生命的威胁

分享

“当我看到人的生命之光就那么被随意掐灭,而且只是为了极少人明白的政治或宗教动机,我觉得那无异于亵渎。”—辛普森

英国广播公司国际事务编辑辛普森曾经到世界30多个战争或武装冲突地区作战地采访报道,自称在报道可怕事件时并不擅长把个人感受融进去,因为他始终认为,准确、简扼、冷静,不参杂个人情感,这些是对记者的基本要求。但是,他最近一次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和伊拉克首都巴格达采访时,不无吃惊地发现,自己对如何报道暴力和痛苦事件的看法和态度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炸弹爆炸离我们下榻的酒店很近,气流把窗户推成暴风中的船帆形状,墙壁剧烈颤抖。稍停片刻,到处都响起警报声。我和摄制组同事很快赶到现场。那里弥漫着浓烈的硝烟味,尖叫哭嚎基本停息,救援人员在抢救伤者,收捡支离破碎的尸体。警察把恼怒愤恨撒到摄影师头上。

我试图不动感情地搞清楚事件经过。但看到担架上的那些人,听到伤者痛苦的呻吟,我感受到一种新的愤怒。我知道这是为什么。去年,我太太在几年的努力和四次流产之后,终于生了一个健康活泼的儿子,我们给他起名叫雷夫。我和第一个太太所生的两个女儿她们各自也都有了幼年的儿女。她们小时候我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谁都有孩子。现在我更懂事了。在巴格达或喀布尔,甚至伦敦的街上,看到人的生命之光就那么被随意掐灭,而且只是为了极少人明白的政治或宗教动机,我觉得那无异于亵渎。

我不光憎恶炸药的恶臭,我还开始憎恶那些用炸药来达到自己目的的人的态度,那些反叛分子、恐怖主义分子、数十个国家的情报机关,还有把别国的城镇当作攻击目标而且随时可以为误伤误杀道歉的政府。

炸药意味着墙上和过道里血迹斑斑的医院,意味着你、我这样的普通人躺在地上,爆炸声还在耳朵里回响,硝烟和灰尘堵塞了鼻孔。伤得比我们重的人嚎叫着,少得可怜的几个医生护士在面对那么多在生死之间徘徊的伤员,尽力抢救的同时又很清楚许多人最终会在痛苦的折磨中慢慢死去,他们心里充满绝望、害怕。

记得八十年代一首非洲抵抗力量的歌曲里唱到,武装斗争是爱的行动。愿意尝试着向躺在医院过道里的人解释这句歌词的意思吗?

是非对错

我无法容忍这样一种观点,即有些平民是好的,正确的,而其他的平民遭受一切苦难都是罪有应得,或者说他们根本不该挡道,死了是活该。我从来不认为攻击平民是可以解释的,现在我非常肯定,那没有任何理由或借口。

这么说听起来如果显得过分情绪化或者有点象唱高调,那我在此致歉。不过,晚年得幼子,使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生命无价。不光是跟你、我的思想、长相,甚至信仰相似的人的生命,有魅力的、受过良好教育的、富有的人的生命,某些基督教徒或者某些穆斯林的生命。一切的生命都是无价的。

我知道这听上去就像幸运角里包着纸条上写的那类文字,但一个事物的浅白并不必然等于它没有价值。

我肯定还会再去发生那些可怕事情的地方。但活到62岁,我对那些事的反应和态度已经变了。简单说吧,我在巴格达、喀布尔这类地方作战地报道的经历向我展示了一个基本的道理:贫穷愚蠢的人、长相难看的人、老弱病残,他们的生命对于他们自己和他们身边的人来说,其珍贵程度丝毫不亚于我的儿子雷夫对于我之珍贵。

来源 英国广播公司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