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生活 五十年代出生人的困惑

五十年代出生人的困惑

分享

 

現在網路上最活躍的人大都是60年代到80年代出生的人,而我們這些五十年代出生的人基本上快被淘汰了。下面講講我們這些人的經歷,也讓後來人對我們有所瞭解。

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上從我們記事的時候開始,就是這樣一句話:我們生在紅旗下,長在紅旗下。

我們一開始熟悉的第一首歌是:“準備好了嗎?時刻準備著,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當我們系上紅領巾的時候,在老師的指揮下,唱這首歌時,更多的是一種自豪!

當我們正在長身體的時候,遇到了三年自然災荒。從現在看來,更多的是人災。我們看到有不少人餓死了,我們也吃過樹皮和草根,還吃過一種叫觀音土的東西。我也看到有人餓極了,在大街上搶食品吃,那是為了生存的需要。那個時候胡蘿蔔飯對我們來說是一種奢侈,喝很稀的飯喝得肚子裏脹鼓鼓的,以至於走路的時候,都能聽到肚子裏有咣鐺的聲音。我們那個時候吃完飯要舔碗,而且還要把碗舔得很乾淨。

當到了清明節的時候,老師帶領我們來到烈士墓前,我們又要高唱:“烈士墓前來了紅領巾,舉手來宣誓,獻上花圈表心意”。

對我們教育印象最深的就是憶苦思甜。我們高唱:“天上佈滿星,月牙亮晶晶,生產隊裏開大會,訴苦把怨申,萬惡的舊社會,窮人的血淚仇”。那個時候搞憶苦思甜是最有效的教育辦法,有些人還把解放後三年自然災荒時候當成憶苦,鬧出了不少笑話。憶苦思甜還要吃憶苦飯,這個時候要比三年自然災荒時候好多了。儘管是計畫供應,但是還能夠吃得上飯。憶苦飯基本上是用糠和菜葉熬成的粥。

因為閉關鎖國,吃了憶苦飯以後,我們更加感激毛主席和共產黨,因為正是毛主席和共產黨建立了新中國,我們才過上了幸福生活。這種感激之情,直接造成了文革之中,我們這些人盲目崇拜毛澤東。我們在那個時候真是把毛澤東看成了救世主,看成了神仙皇帝。

我們聽得最多的一句話,是世界上還有三分之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正等待著我們去解放他們,臺灣人民現在仍然受剝削受壓迫。我們解放了,我們不要忘了臺灣人民仍然在受苦。真是無知和可笑。

正當我們應該學習知識的時候,文革開始了,造反有理,從我的一張大字報,到把劉鄧司令部推翻。

中國陷入了一種瘋狂。早請示,晚彙報,家中都擺放著寶書台,上面放著毛澤東塑像,放著紅寶書。

早晨對著毛澤東請示,晚上向毛澤東彙報。跳忠字舞。到處是大字報,只要是成份不好的,只要是當權派,到處是批鬥會,掛牌子,戴高帽子遊街,這是中國的一大特色。許多無辜的人受不了,他們上吊、投井、跳河,總之想盡一切辦法結束自己的生命。就這樣還不放過他們,把他們的屍體放到會場上進行批鬥。

文革的後期,造反派圍繞著誰是真正的革命派,誰是反革命派進行了鬥爭,結果造成了規模宏大武鬥。又讓不少人在武鬥中喪生。毛澤東在這個時候又發表了一個名言,“亂是亂了敵人”。幸好農民還在種田,否則要是沒有飯吃,看如何革命?

從學校什麼也沒有學到,就讓毛澤東的“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讓我們打起背包,下放到了農村。我們當中的絕大多數人後來回到了城市,不管工作如何,總之還是在城裏安排了工作。

毛澤東去世以後,中國幸虧沒有發生內亂,粉碎四人幫以後,中國在鄧小平的領導下,從79年開始進行了改革開放,到了這個時候,我們才知道,中國人是多麼地窮,要不是改革開放,我們現在可能和北朝鮮一樣,愚昧無知的我們,還要在那裏高喊口號,崇拜毛澤東。

到了快結婚生育的時候,我們又要首先堅持只生一個孩子,當然現在看來只生一個孩子是對了,否則我們真不知道如何養活孩子。

不管怎麼說,改革開放以後,我們的生活水準和以前相比,有了較大的提高。農民在剛分田到戶的時候,生活水準提高較快,可是後來,各級政府把手都伸向了農村,領導幹部為了出政績,各種攤派,各種稅收,都向農民伸手,農村真窮,農民真苦。以至於陳桂棣和春桃合著的《中國農民調查報告》,激起了多少人同情的眼淚。

我們雖然回到了城裏,和農民相比生活條件稍好一些,我們當中的有一些人現在仍然留在農村。成了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但是隨著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我們的日子也一天天不好過了。下崗隨時在向我們招手。因為年紀大了,生存的壓力越來越大。

我們的困惑是我們這代人出生的時候就趕上了三年自然災荒,等到學習的時候,又趕上文化大革命,等到就業的時候又趕上了上山下鄉,等到結婚的時候,又趕上了計劃生育,等到年齡大了,身體不行了,又趕上了下崗。好事全部讓我們攤上了。

我們已經慢慢地變老了。我們受過苦,我們挨過餓,我們吃過虧。我們已經無所謂了,但是我們希望以後的中國能夠繁榮富強,讓中國真正能夠實行人民當家作主,讓絕大多數中國人能夠真正過上富裕的生活!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