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生活 谁能捍卫言论的自由的权力(...

谁能捍卫言论的自由的权力(图)

分享

 
【新三才首发】在眼下的中国,所谓“言论的自由”,依然仅仅是漂浮于那部宪法某个页面上的一个勉强而又空洞的表述;话语的权利,仍旧被某个强悍的意志以及那些冷漠的机器牢牢地把持着。

而网络,实际上已经承载了广大普通民众表达自己内心真切的唯一希冀。从某中特定的层面上来说,中国的民众,其实是整个互联网技术最大的受益者。如果不是互联网的“侵扰”和催生,原本传统的媒体(报纸、广播,甚至电视),对于我们此等芸芸众生,也许只能永远是一个游离于我们内心和灵魂之外的遥远附着和存在了。幸好有了互联网,有有了论坛,有了Blog,我们终于有了一个表达自己真切感受的渠道和平台。尽管这个平台是那么的虚幻和空灵,而且充满着无形的险恶,然而我们这些网络的拥趸,还是愿意在那些飘摇不定的空间里,宣泄着我们生命中的积郁和愤懑,表达着我们内心深处对于我们这个世界真切的期许。

然而强权依旧是强权,他们对我们这些可怜的权利都要表现出他们习惯了的不安,他们对我们这些虚弱的空间都会感到严重的“关切”。网络警察一直在借口扫黄,对于我们在网络上的日常言谈肆意窥觑;今天更有强悍的掌权者,号称要全面实行网络实名,将虚拟的互联网,变成如同现实世界那样为他们全盘掌控的强权阵地。无需再去天真地纠缠于那个规定草案程序的合法性。一个两级市的政府,今天可以堂而遑之地公然挑衅广大公民最低层面最最基本的话语权利,他们的“勇气”,不是因为他们的无知,就是缘于他们背后阴森的动机。不止他们,有着更多的所谓“公仆”,他们俨然早已经不记得他们手里的权力是谁给他们的了,普通民众在他们心里,早已经成为可有可无自生自灭的卑贱群体。——试问一下,假如真有一天,为着迎合他们的上级出于控制和打压民众呼声的需要,那些政府的官员,抑或是那些所谓的人大代表们(他们可能从来就不曾想清楚过自己究竟代表着谁的利益),就不会按照某种“合法”的程序制定出一套比之“网络实名”愈加冷酷的“管理制度”出来么?

政府的高层官员可以随意地发出自己洪亮的嗓音,社会的精英们也正在撤着嗓门发出那些维护着自己集团利益的声音,惟有广大最底层的民众,我们苦苦地守侯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偶尔可以趁着那些大狗们声嘶力竭狂吠的间隙,发出一两声轻声的表达,聊作自己内心和灵魂最后的宣泄。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