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生活 Before I die,...

Before I die, I want to… (图)

分享

 

她叫Candy Chang ,出生在新奥尔良,是一个喜欢画烟熏眼影的艺术家。
几年前她失去了生命中最爱的人,这场失去让她开始思考死亡。之后的一段时间,Chang开始对社区内一幢废弃的建筑进行改造。她在一面巨大的涂鸦墙上贴满了薄黑板,准备好粉笔,并在板上印上一句简单的填空:在我死之前,我想…(Before I die, I want to…)。
就在第二天, Chang发现,那面巨大的黑板几乎被填满。人们路过,抬头,于是驻足,捏搓一截粉笔,在上面写下简单的句子:
在我死之前,我想给成千上万的人唱歌。Before I die, I want to sing for millions.
在我死之前,我想吃遍世界上所有的糖果和寿司。Before I die, I want to eat all the candy and sushi in the world.
在我死之前,我想跨坐国际日期变更线。Before I die, I want to straddle the International Date Line.
在我死之前,我想再一次拥抱她。Before I die, I want to hold her one more time.
在我死之前,我想成为真正的我自己。Before I die, I want to be completely myself.
  …
这场艺术实验改变了Chang,也改变了很多人。之后,在世界上20多个国家和地区,人们建起了Before I Die的黑板,去重新思考自己想成为怎样的人,要过怎样的生活。很多人也寄送自己的照片,写上愿想,发到Before I Die的分享网站。死亡让人明白生之要义。而此番要义,Chang选择通过艺术来传达。
我是在某天的凌晨1点看Candy Chang的TED演讲时知道了她的Community Art。这场观看将我最后的睡意烧得功德圆满。 Candy Chang不美。她穿黑色旗袍,头发微油, 身携艺术家的邪气,配上黑色烟熏眼影,很像奈良美智手绘下的娃娃。
然而她的作品却很能让人明白,所谓艺术, 通往的,不过是廉价而深刻的改变。
我自觉是个懒人。准确来说,是一个喜欢做很多事情却不求坚持的懒人。小时候练琴被妈拿着毛衣针追着跑,几年下来练出大师的耳朵也没练出大师的手。也曾学画多年,长大后能看出画派几何,但画功也就能设个小计起个小图讨个小巧。有几样我倒是费了番心思认真坚持了,看书,爱猫,写作。在此三样上,我自觉进化得颇为顺利。这番进化,目前亦支架了零零生活所有。
Chang的演讲结束后,我甚自觉从被窝起来。窸窸窣窣番,为她的project添上片小瓦:
最开始,我写下的是I want to be a successful writer。后发觉这个世界上,多数成功的作家要么在卖书,要么在谈话,要么在拿奖。这不是不好。但人终需学会去区分何为梦想,何为心愿。梦想总鱼龙混淆些个功成名就。心愿或寒碜,或可笑,却最真实。于是后来,我改成了上面那句,Before I Die, I want to be a good writer.
我想,这是我真实的心愿。
人在很多时候会觉得做某件事,这不是一个恰当的时候。
古时单于遁夜而逃,会选月黑夜风高的晚上,他深觉, 这是个恰当的时候。陶潜的南山早不现晚不现,偏生现在他东篱采菊时,一现现个几千年屹立不倒,确然亦是个恰当的时候。更浅俗者比如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一场幽会,香花细柳春桥流水。须有良辰美景,方谈眷属终成。
这番所信,也并没有大错。得偿所愿是个好词,心愿亦固然人人所有。但你总觉得所谓心愿,起个纸符,抛于枝桠,自有老天投下个天时地利。尤其当功名利禄古玉美女一番香火之下,足可将心愿这番参拜的香灰烧得烟渣不存。
但我总能碰见这样一些人,用一种近乎古怪的方式生活。
我刚来美国时的第一个室友是个香港女生。她学会计,人好,漂亮,笑起来眼睛流光四溢。大四毕业那年她投递了四大的申请,结局自然是好的,最终收到香港普华永道的offer。只有一天晚上我们在灯前,她喜滋滋给我看一份国泰航空的空姐申请。她说她的心愿是可以当一回空姐,不要在她太老的时候。她说这话时猛劲的点头,眼角的光如盛水凉的月,彷有风拂过。
后来的近一年时间,她一直安分在普华永道工作。直到几月前某日我看见她Facebook上穿着空姐制服的证件照。她说,她收到国泰航空录取后便辞去了会计师的工作,专心做一名空姐,去斯里兰卡,去英国,去西班牙。她在天上飞,对所有人笑,早上会看见阳光穿透云层,夜晚拼了老命睡,梦见阳光穿透云层。这样的工作,披星戴月,这是没办法的事,对她却得大圆满。
我听后很开心。我想,我是尊敬敢于让自己得偿所愿的人的。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心愿并非死于不能实现。而是许心愿的人真的死了,来不及实现。这叫悲哀。
Chang的community art 平静,却戳人于筋骨痛髓处,照得黑暗处的自己。这是本然的艺术。
一番所思后,灵台清明,可云淡,可风轻,可洗洗睡了。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