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生活 俄羅斯夫婦 60年感恩獲重...

俄羅斯夫婦 60年感恩獲重逢

分享

分別六十年的夫妻:安娜和鮑里斯

在俄羅斯博羅夫良卡(Borovlyanka),一位叫安娜·科茲洛夫(Anna Kozlov)的老太太停住腳步,死死的盯著面前站著的老人,以為自己的眼睛在開什麼玩笑。

面前的老先生叫鮑里斯(Boris),是她六十多年前的丈夫,而他們最後一次見面是新婚後的第三天。

那天,鮑里斯接到命令,吻別了新婚的妻子,重新投入了蘇聯紅軍。當他回來的時候,他的妻子安娜不見了。在斯大林的大清洗中,安妮和家人因為定性為“人民的敵人”而被流放。鮑里斯想盡一切辦法,也沒能找到妻子的下落。

年輕時的鮑里斯和安娜

那天,八十歲的鮑里斯返回家鄉,為父母掃墓。在他們婚後住的老房子門口,他看到了分別六十多年的妻子。他跑過去對她說,“親愛的,我等了你好久了。我的妻子,我的生命……”

他們徹夜未眠,訴說著那些年殘酷的變故。安娜的父親因為拒絕在一個集體農場工作在運動中被整肅,安娜也被打上“人民的敵人”的罪名,被迫與家人流放在外地。安娜說,“我威脅寧願自殺也不要去,因為我不能離開他,但是最後我還是被迫離開了。那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一段日子。”

鮑里斯回到家鄉以後也悲痛欲絕。他說,“每次回到家鄉,安娜都會等我。但這次沒有任何徵兆。沒人知道他們在哪或發生了什麼,我們就這樣失去了彼此。”

在 新的村子裡,安娜的母親決定讓她再婚,還說鮑里斯已經忘了她並且再婚了。安娜說,“我不相信,我那麼想他。但有一天工作回來,母親燒了以前所有的信件、詩 和照片,包括我們的結婚照。她告訴我,別的男人會來見我,我應該出去約會。要是幸運的話,他會娶我。我淚流滿面,沖進了院子。世界都是黑色的。我拿著一個 晾衣服的繩子,想要在草棚上吊。我的母親走了進來,扇了我一巴掌。叫我不要這麼愚蠢。她勸我跟叫涅菲奧德(Nefed)的男人約會。他們都勸我,我之後的 日子就這樣過了。”

後來,鮑里斯也妥協再婚了。他成為了一名作家,寫了一本書獻給年輕當兵時跟自己結婚三天妻子。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的配偶都去世了。蘇聯解體後,安娜有機會再次回到了家鄉。後來,他們再次遇到了對方。

鮑里斯說,“我不能將視線移到別處。是的,當我們分離時,我愛過別的人。但她是我一生的真愛。”

再後來,他們再婚了。安娜說,“我從沒想過在這個年紀我還能成為新娘,但那是我最幸福的婚禮。我們再一次相聚以後,我發誓我們沒吵過架。我們分離那麼久,誰知道還剩下多少時間。我們不想浪費時間在爭吵上。”

(责任编辑:顏靜璇)

(文章来源:The Telegraph)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