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百科 一味药物加减效果差异可大了...

一味药物加减效果差异可大了

分享

使用中药,许多时候要注意药物用量的比例。还有,加一味或减一味药物之时,它们的效用就有很大的不同。

东汉著作《伤寒论》的张仲景,在书中开出了许多很有名的处方,例如治疗太阳病的“桂枝汤”、“麻黄汤”、“大小青龙汤”等。

举以上这个最有名的“桂枝汤”来说吧,它的药物组成仅五味药而已,“桂枝、芍药、炙甘草、生姜、大枣”。

“桂枝汤”本身就有芍药,如果多加一倍成两份芍药,就变成了“桂枝加芍药汤”,治疗“桂枝汤证”,腹“时痛”者;如果这个“桂枝加芍药汤”再加大黄,就成了“桂枝加大黄汤”,治疗“桂枝汤证”,腹“大实痛”者;差一味药治疗的差别可大了。

如果把“桂枝汤”减去桂枝、生姜、大枣等,就成了“芍药甘草汤”,治疗肌肉收缩抽筋痛的名方,完全脱离了治疗感冒状态的太阳病。

“桂枝加芍药汤”如果再加上饴糖,成了“小建中汤”,却用以治疗因“虚劳”而腹痛的人。

“桂枝汤”减去芍药,叫作“桂枝去芍药汤”,治疗有“桂枝汤证”却胸口紧闷的患者。

有一种病,叫作“痉”,它的症状是:颈项僵硬、喜欢将自己的胳膊、胸背向后伸展的病情,古书中形容成为“项背强,几几(读如‘舒’的音,字的写法应该没有向上挑的尾勾)然”。“桂枝汤”如果加了葛根,成了“桂枝加葛根汤”,可用以治疗有汗的“柔痉”;如果这个汤再加麻黄,成为“葛根汤”,用以治疗无汗的“刚痉”了。

这还只是简单的举了寥寥几个“桂枝汤”加减的例子,看起来就已经相当丰富了,可见中医药是多么值得玩味的。

现在举一个清朝医生程杏轩治疗“子嗽”的医案,这个医案就是说明一个药物的加减,在病情的缓解上是多么的不同。

“子嗽”就是怀孕时候的咳嗽。咳久了,常会伤胎,有的属于阴虚火动,有的属于感冒风寒。肺的功能被火所克制,难以全功,称为“治节不行”。看程杏轩的这个子嗽病例:

“……夫人,怀孕数月,嗽喘胸痹,夜不安卧,食少形羸。予曰:此子嗽也。病由胎火上冲,肺金被制,相搏失职,治节不行。经云:咳嗽上气,厥在胸中,过在手阳明太阴。夫嗽则周身百脉震动,久嗽不已,必致动胎。古治子嗽,有紫菀散,百合汤法,犹未善。”

有个处方叫作“补肺阿胶汤”,是由牛蒡、马兜铃、杏仁、阿胶、糯米、甘草等药物所组成的。其中的马兜铃,是现在一般粗通西方医学的中医师们不敢碰的东西,说它含有马兜铃素,有毒,会让人得肾衰竭、尿毒症。看几年前的新闻中,曾经有人因此怪罪于“木通、马兜铃”等,古时就常使用的药物。中医用某种药物,一向不主张使用太久,也不会仅单一味药长期使用,因此,没有人因为服用这些药而得肾衰竭的。“苇茎”是一味清热解毒的药,形状是淡绿色偏白色、中空的,一种在水中生,质地很轻的草类植物,用在一些“温病”处方中,有消炎解毒利水的效用,在此即利用以“轻清宣痹”。请继续看程杏轩病例中,怎样使用这个方子的原文:

“鄙见惟‘补肺阿胶汤’,内有甘草、兜铃、杏仁、牛蒡清金降火,糯米、阿胶润肺安胎,一方而‘胎、病两调’,至稳至当。服药两日,咳嗽虽减,喘痹未舒,方内加‘苇茎’一味,取其色白、中空,轻清、宣痹,再服数剂,胸宽喘定,逾月分娩无恙。”

加一味药在既定的处方中,而在几天的短期内把严重难治之“子嗽”给治好了,可见中药的药效,在清楚药物作用的医生眼中,一味之差,都能彰显它卓著的效果。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