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来女往 清高是一种美丽的修养(图)...

清高是一种美丽的修养(图)

20090609life_chrysanthemun

【新三才网讯】首先要明确:清高不是虚高,不是一种简单的封闭,所以,真正的清高者应以达到和谨守清高而自豪。 

清高并不是不接世,愤世嫉俗,不是假斯文,而是时时事事洁身自好,不同流合污,对于不道德之事坚决说不,且并绝不因为这样做而后悔使自己名声招致湮埋和攻击,苟得之财的失去在清高者视若粪土。 

这样的清高应该成为追求更高生命价值的人的生命存在风范。 

衡量一个民族的希望与前途,尤其是在一种道德折戟沉沙,整个社会浮嚣于功利与肉欲的横流中时,真正的清高者其实才是社会的良心,是民族真精神薪火传承者,理应得到一切善良人们的赞扬与支持才对。 

今天,在一种错误的观念的影响下,许多人对于洁身自好的人们,反而示以不理解,说他们“清高”(清高之词是不能够这样用的),因此而不理解他们。 

不,我们要明确地说:洁身自好永远没有错。 

我要说的是那些还有清高品质的人,不要因为被群体不接纳就早早的纳款投降,也搞什么“和光同尘”,为了增进“理解“,为了“工作协调”(这些其实都是借口,根本还是怕被别人孤立,因此带来利益和感情上的麻烦,然而代价太大了),聚会时,也先去搜集几句“黄色幽默”,说几句“俗段子”,好象不这样做,同事就没法做同事了,生意也无法做成一样。这真是偶们社会的怪现状。好比在一片吸毒的人中,你不吸毒,而为了“打成一片”,也去吸几口,自我安慰说:我是凑凑样子。真的这样吗?几次下来,我看你不觉中就沉沦其中了。这样的人,还是立志不坚定,不是去引导他们向好,却反而被带下泥淖。这些人可能还真正是属于“假清高”的。因为他们似乎没有懂得清高的内涵与价值。也象那些被动吸烟的人最终因为一种潜在的妒怕被群体孤立影响自己声名利益的暗昧心理,进而也大吐烟雾一样。 

其实不管你相不相信,人多是受制于一双看不见的手在安排着人生的历程的,韩愈说:“人生由命不由他。”其实并不是说人就一无所为,一无所成,就象你走在预定的路上,还有一个走得好与不好的问题,人生也不过如此而已。何苦在宿命的路途里却如此压迫自己的生命,要让自己的灵魂卑屈而让这易朽的肉身模样多加几道画上去的光环,多装几个套子? 

清者,纯清。清在道家中讲得很高。三清是道教祖师中非常受尊崇的,引申到世间,清指清纯、清净、清醒之意。其实一个人的影响力,在群体中真实受欢迎的程度,也决不是外在的多少人吹捧,多少名衔和人造光环的包围所带来的。而是自己的清净、纯净程度所反映出来的。那些虚话套话所堆砌出来的恭维只有傻子才会把它当回事,如同人人见到纯洁的美女时的内心喜悦,那样的感受那才是真实的。一个道理,道德的修养会让一个人真实的受欢迎,所以古人说,“富润物,德润身”,就是这个道理。孔子当年很感慨地说:“好德如好色者,未之见也。”可见好色虽易,将好色之真心移到好德之向道上来,是很难的,惟其难,真正清高的人在社会上也还是不多的。 

时下也有很多人,喜欢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意趣,陶是很真实的人啊,这是前提,然而很多的人只是把他的诗作一种标榜,写来挂在墙上,实则能够做到他那样清高的人,还是很少的。那么这种行为只不过一种附庸风雅而已。如果我们的社会,只要有百分之一真正清高的人,那么这个社会一定会大大改观,绝对没有那么多的丑陋每天上演。因为百分之一真正清高的人就足以造就整体社会向善和真诚的集体意识和新价值方向。那么,我们所愿意看到的,就是这个社会不断地有更多真正清高的人产生出来。 

高者,高明。既能清净而又高明,这样明彻的心自然是有智慧之人,有定力之人,那里在乎别人的随意眥评?在他,只看重内心的真实和良知良能,葆着这天地精灵不灭的恻隐与慈悲,而决不同流合污。因为他知道,同流合污就是舍弃自己生命的本钱而选择了出卖灵魂的卑鄙可耻之道,这是一种他不愿去走的不归畏途。 

那么,这样看来,清高就不是因为一点虚名就摆出的一副故意骄傲,让人不敢亲近,更不是有一点自持的本钱就瞧不起人的假意矜持,清高是一种风度,是一种自我砥砺与自得的修养,内里有一份独立的清醒,不会被任何外在之物,外在之人扶着站立的明彻光明的生命状态,他们待人只有一个标准,就是不以任何外在声名、架子、钱财等等的多寡来评价人,而是以一个人的德行,一颗心的纯朴与清净程度来衡量一切人事,为一个一字不识的老农淳朴的一个小举动而感动得掉泪,而对那些道貌岸然的伪道学、拿着大文凭大职称大头鞋(衔)欺世盗名赤地千里者,则绝不假以颜色,不屑一顾,宁愿把一个纯净无邪的心置于万钟名声与利禄之上而甘于恬淡。这样的“士”,乃是我们民族的脊梁,善良的人们都应该来赞美扶持他们,如果这个群体力量越来越大,那么人世的丑恶就会很快的遁形,那么世道的公平就会更早的到来。舍此,都是水月镜花的空望。而本此清高之心,他们将成就生命更为广阔和持久的价值。

来源:啓嘉春秋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