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科新觉 Google步微软后尘 成...

Google步微软后尘 成反垄断调查对象(图)

 

1998年,司法部对微软提告的四个月前,当时担任Novell首席执行官Schmidt表示:多年来我和微软竞争,但我从不十分清楚微软究竟变得多大, 不只是一家公司,而是一个品牌和国家意识的一部份。它的产品、微软营销的骇人力量、Bill Gates的财富、无尽的报道。它是所有的一切。

现在情势逆转,反而是微软极力运用其政治影响力,欲促使司法部控告Google垄断。新产品、大力媒体曝光和财富,这些当初和微软划上等号的形象,全都由Google承接。

当然,两者还是有差异:Google只有10岁,而微软当初被控告时,已经成立23年。此外,网络让使用者可轻易转换其他搜索引擎或广告平台,任何网络效应,都不比在软件界强烈。

 
而Google也自认司法部没有理由调查雅虎的广告合作案。该公司日前发出的声明写道:虽然外界对于此协议对广告主或广告价格的冲击有许多臆测,我们认为,当局在我们正式执行,        和大家可以评断其实际冲击前就阻挡此案,是不成熟的。我们有信心,这样的安排对竞争有利,但我们不会讨论(政府)管理程序的细节。

但两者之间的相似度还是令人讶异。1998年,司法部聘请知名诉讼律师David Boies与微软周旋,10年后,当局又请来另一位知名的执业律师Sandy Litvack,负责对Google提告。

当年,微软的敌人用贱招,聘请私家侦探挖出亲微软团体的肮脏事。现在,Google的敌手同样花钱请华府的团体,撰写不利于该公司的文章。

10年前,微软没有对华盛顿政府政治圈下太多功夫,整体政治献金只有21.2万美元,这个数目到垄断案胜诉时,已加码到120万美元。同样地,Google的政治行动委员会对华府政治圈的捐款,还不到16万美元,与AT&T的380万美元相比,非常难看。

东岸政客通常视西岸科技业为捐款大户,这些高科技公司和他们有钱的CEO,都是有待开拓的丰富资源。AT&T(曾因政府的反垄断行动被拆成好几家公司)的市值大於Google,并掌握绝大部分的美国DSL市场。但多亏大方的政治捐献,AT&T并购其他Ma Bell(地区电话公司)的过程,得到德州共和党参议员Joe Barton亲自向联邦通讯委员会游说,最后顺利通过。

 但针对Google,Barton摇身一变,成为反垄断代言人。他不断抨击 DoubleClick并购案,公开抱怨他要求参访Google总部时遭受冷淡的对待。另一方面,Barton反对制订广泛的网络中立法,并从同阵营的电信公司得到数百万美元献金,而Google则持相反的立场。

所有目前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欧巴马慷慨捐输的Google员工,都该有所觉悟。奥巴马在Google总部募款时,承诺将更积极地执行反垄断法规,并加速并购案的审查。他向美国反垄断协会抱怨:现任政府是过去半世纪以来,反垄断执行绩效最差的政府。

如果布什政府目前对Google的反垄断调查,加上可能的诉讼威胁被视为绩效差,一旦奥巴马上台,那些反垄断基本教义派会像恶狼一样扑向Google吗?。

这种威胁可能会让以Googleplex为家的众人,重新考虑他们的支持对象。微软被起诉后,公司员工对民主党的捐款急冻。或许,若司法部真的控告Google,长期金援民主党的Eric Schmidt将转为中间选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