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科新觉 冥想可以改變大腦以緩解疼痛...

冥想可以改變大腦以緩解疼痛

分享

【新三才首發】幾千年來,人們一直使用冥想來幫助減輕他們的痛苦——但這個過程是如何運作的似乎總是相當神秘。今天,先進的腦部掃描技術揭示了這種古老的做法如何改變大腦功能並為人們緩解疼痛。

研究人員最近在《疼痛》雜誌上報導,一項首創的研究透過MRI掃描發現,正念冥想可以中斷處理疼痛的大腦區域和產生人自我感知的神經網路之間的交流。

從本質上講,疼痛信號仍然從身體傳遞到大腦,但冥想的人對這些疼痛感覺較少。結果,他們的痛苦就減少了。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醫學院麻醉學副教授、資深作者法鐸·澤丹(Fadel Zeidan)說:「它仍然會痛苦。只是不會那麼困擾你。」

在這項研究中,澤丹和他的同事通過四個獨立的20分鍾正念訓練課程向20人教授冥想。另外20人則是用同樣的時間聽一本有聲書,作為對照組。

然後,研究人員將所有參與者置於MRI掃描儀中,他們的腿後部有一塊板,可以產生疼痛的熱感而不會引起燒傷。澤丹說,參與者接受了10次的痛苦高溫——12 秒開,12秒關。

參與者報告了他們在每次腦部掃描期間的疼痛程度,接受冥想訓練的人使用這種練習來減輕疼痛。澤丹說,人們報告說,當他們使用冥想時,疼痛減輕了33%。

澤丹說,事實上,對照組中不知道如何打坐的人從開始到結束,他們的疼痛反而增加了20%,因為他們對疼痛變得更加敏感。

這些結果是意料之中的。更有趣的是核磁共振掃描顯示的內容。研究人員發現,冥想與丘腦(傳遞傳入感覺信息的大腦部分)和一組已知默認模式網路的大腦區域之間的同步減少有關。

當一個人走神或處理自己的想法和感受時,默認模式網路最為活躍。該網路的一部分是楔前葉,這是一個涉及自我意識基本特徵的大腦區域,也是一個人失去意識時最先斷線的區域之一。

「楔前葉非常酷,」澤丹說。「它消耗大腦中最高熱量的代謝能量,並且位於大腦中,將所有感覺系統整合成一個凝聚力的自我參照意識流。」

他說,核磁共振掃描顯示,冥想在丘腦和楔前葉之間產生了更大的脫鉤。「我們認為發生的情況是,由於丘腦和楔前葉之間缺乏溝通,更大程度地緩解了疼痛。」澤丹說。「丘腦從身體接收所有這些與疼痛相關的信息,但它停止將其發送到楔前葉。這停止了將這些與疼痛相關的傳感器信息整合到自我、自我參照中。」

「默認模式網路」在過去 10 年裡一直是神經科學的一個非常熱門的話題,因為你越是參與到這個自我參照網路中,人們就越不快樂,越沮喪或焦慮,他們的慢性疼痛就越多。」澤丹說。

「這是第一項表明該網路可以發揮疼痛調節作用的研究,這非常令人興奮,」澤丹說,如果這一點得到證實,冥想可能會成為醫生或疼痛專家教授的一種常見做法,以幫助人們應對慢性腰痛等問題。「如果你想一想,有什麼東西可以用來立即減輕某人的慢性疼痛,這樣他們就可以繼續他們的一天了嗎?」 他說。「我什麼都不知道,真的。你可以服用布洛芬之類的,但你必須等待45分鐘,如果有效的話。但冥想可以立即產生益處。」

紐約市西奈山伊坎醫學院綜合疼痛管理主任何曼·丹尼許(Houman Danesh)博士回顧了研究結果。他說,這項研究為「開始更多研究」冥想緩解疼痛提供了「良好的基礎」。「他們對所涉及的大腦區域的說法以及它如何解耦,這是完全有道理的。」丹尼許說。

他補充說,這涉及到疼痛的真正複雜程度。「我們經常想到當你觸摸熱的東西然後把手縮回來時會感到疼痛,但這並不是那麼簡單。」丹尼許說。「有數十萬個訊號進入大腦,數十萬個訊號下來。然後整個過程就是你體驗疼痛的方式。」

像這樣的研究,使用嚴謹的科學來更好地理解冥想,可以幫助這種做法像針灸——另一種古老的藝術,一樣被廣泛接受。醫學證據已經變得如此引人注目,以至於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服務中心現在涵蓋了它的使用。

「我們都同意思想和身體是相互聯繫的。」丹尼許說。「但實際上,幾乎每個人都接受了身心相連的前提。因此,利用這一點可以改變我們社會控制疼痛的方式。」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