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家 《漫步紅樓,探秘紅樓》十八...

《漫步紅樓,探秘紅樓》十八、還淚絳珠林黛玉的故事與真相(三)

分享

(三)鐘鼎書香孤女的出身與真相

 
【新三才首發】那麼天界西方靈河岸上三生石畔的絳珠草,化生為絳珠仙子,下凡降生為林黛玉,究竟降生何家,其今生的出身背景如何?又如何與三生石化生為神瑛侍者,再下凡降生的賈寶玉邂逅,而得以還淚償恩呢?有關林黛玉今生的出身背景,第二回夾雜在賈雨村和冷子興的故事中,描寫如下:
 
那日(賈雨村)偶又遊至維揚地面,因聞得今歲鹺政點的是林如海。這林如海姓林名海,字表如海,乃是前科的探花,今已陞至蘭臺寺大夫。本貫姑蘇人氏,今欽點出為巡鹽御史,到任方一月有餘。
 
原來這林如海之祖曾襲過列侯,今到如海,業經五世。起初時只封襲三世,因當今隆恩盛德遠邁前代,額外加恩,至如海之父又襲了一代,至如海便從科第出身。雖係鐘鼎之家,却亦是書香之族。只可惜這林家支庶不盛,子孫有限,雖有幾門,却與如海俱是堂族而已,沒甚親支嫡派的。
 
今如海年已四十,只有一個三歲之子,偏又於去歲死了。雖有幾房姬妾,奈他命中無子,亦無可如何之事。今只有嫡妻賈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歲。夫妻無子,故愛女如珍寶。且又見他聰明清秀,便也欲使他讀書識得幾個字,不過假充養子之意,聊解膝下荒涼之嘆。
 
雨村正值偶感風寒,病在旅店,將一月光景方漸癒。一因身體勞倦,二因盤費不繼,也正欲尋個合式之處,暫且歇下。幸有兩個舊友亦在此境居住,因聞得鹺政欲聘一西賓,雨村便相託友力,謀了進去,且作安身之計。妙在只一個女學生,並兩個伴讀ㄚ嬛。這女學生年又極小,身體又極怯弱,功課不限多寡,故十分省力。
 
堪堪又是一載的光陰,誰知女學生之母賈氏夫人一疾而終。女學生侍湯奉藥,守喪盡哀,遂又將要辭館別圖。林如海意欲令女守制讀書,故又將他留下。近因女學生哀痛過傷,本自怯弱多病的,觸犯舊症,遂連日不曾上學。
 
……子興道:「……目今你貴東家林公之夫人,即榮府中赦、政二公之胞妹,在家時名喚賈敏。不信時,你回去細訪可知。」雨村拍案笑道:「怪道這女學生,讀凡書中有『敏』字,他皆念作『密』字,每每如是。寫字時,遇着『敏』字,又減一二筆。我心中就有些疑惑,今聽你說,是為此無疑矣。怪道我這女學生言語舉止另是一樣,不與近日女子相同,度其母必不凡,方得其女。今知為榮府之孫,又不足罕矣。可傷上月竟亡故了。」
 
由此可知林黛玉的籍貫是姑蘇(今蘇州),祖父以上四代是世襲鐘鼎列侯之家,到了父親林如海轉變為由科舉探花(按為殿試第三名)出身,官任蘭臺寺大夫,又經皇帝欽點外放為沿海地區的巡鹽御史。她母親賈敏,是榮府中賈赦、賈政的胞妹,所以林黛玉和賈寶玉是姑表兄妹。當她五歲時,父親四十歲,這年母親病亡,親兄三歲時就死了。父親雖有幾房姬妾,却都沒有子嗣。所以林黛玉是鐘鼎列侯之家,變為高級書香官宦之族的孤女。而她這個林家人丁不旺,子孫有限,父親沒有親支嫡派的兄弟,只有幾門堂族而已。因父母無子,所以疼愛她如珍寶一般,又見她聰明清秀,就延聘賈雨村為西賓(教師),教他讀書識字,將她假充養子加以教育培養。而她的身體自幼就極為怯弱多病。
 
後來因為她外祖母賈母顧念她母親已死,無人依傍教育,致意她父親務必送她到都中賈家榮國府,讓她代為教養。她父親林如海考慮到自己「年將半百,再無續室之意」,且「你(黛玉)多病,年又極小,上無親母教養,下無姊妹兄弟伏持,今依傍外祖母及舅氏姊妹去,正好解我顧盼之憂。」而正好她的老師賈雨村以前因案被參奏革職,今打聽都中奏准起復舊員,央請林如海幫忙,轉向都中去央煩賈政(寶玉之父),謀求起復官職,也要入都。於是林如海便安排黛玉和老師賈雨村同路前往都中賈家,寄養在榮國府,由外祖母賈母代為教養(第三回「金陵城起復賈雨村,榮國府收養林黛玉」)。再過幾年林如海因病去世(第十四回「林如海捐舘揚州城」),黛玉就一直寄養在賈府,成為無父無母,寄人籬下的可憐孤女了。由於黛玉從小就寄養在外祖母賈家,因而與表哥賈寶玉邂逅,朝夕相處,而萌發出青梅竹馬的纏綿悱惻愛情,其間飽受委屈而不斷流淚,因而得以遂行其前世絳珠仙子對神瑛侍者以還淚償恩的許諾。
 
這樣的故事有幾點值得特別一提。第一點是林黛玉的家世,祖父以上四代都是皇帝封襲列侯的鐘鼎之家,真是顯貴至極,到了她父親林如海突然變成由科舉探花出身的蘭臺寺大夫,外放為巡鹽御史,可說是明顯中落了,其中必有重大原因,不過書中並未寫出。儘管如此,由書香科舉出身的林如海還是很顯貴的高官,因為所謂蘭臺寺大夫是漢唐時的古官名,其實際職務是御史大夫而兼掌管奏章詔令的秘書,這樣的官職必是皇帝很倚重的親信人物。至於巡鹽御史的官職,在明清時代因沿海鹽業是國家的重要富源,所以是皇帝很重視的官職,在百官眼中更是一個肥缺。所以林黛玉的家世是極為顯貴的列侯鐘鼎之家,中落為科舉高官書香之族,家道是相當顯貴而富有的,只是嫡派親族不旺盛而已。
 
第二點是林黛玉因父母無子,又天生聰明清秀,於是父母將她當作兒子看待,大約自四、五歲就延聘名師教他讀書識字,加以教育培養。按她的啟蒙老師賈雨村,第一回描寫他是進士出身,因才幹優長很快就陞任知府,後來因貪酷之弊,且又恃才侮上,而被參奏革職。在當時兒童的啟蒙教師,若是秀才就算不錯,能是舉人已是名師了。而黛玉的啟蒙老師竟然是一個進士、曾任知府,那簡直是一位超級名師了,這在全部金陵十二釵中是絕無僅有的。即使是男人貴公子的賈寶玉也比不上。怪不得後來黛玉的詩才是金陵十二釵之冠,也壓過偏愛詩詞的賈寶玉。
 
第三點是林黛玉的身體自幼就極為怯弱多病,對她的一生影響極為重大。那麼她究竟是患什麼病,如何醫治服藥呢?有關黛玉體弱多病的情況,到了第三回就有進一步的具體描寫,茲引錄原文如下:
 
衆人見黛玉年紀雖小,其舉止言談不俗,身體面龎雖怯弱不勝,却有一段自然風流態度,便知他有不足之症。因問:「常服何藥?如何不急為療治?」黛玉笑道:「我自來是如此。從會吃飲食時便吃藥,到今未斷。請了多少名醫修方配藥,皆不見效。那一年我才三歲時,聽得說來了一個癩頭和尚,說要化我去出家,我父母固是不從。他又說:『既捨不得他,只怕他的病一生也不能好的。若要好時,除非從此以後總不許見哭聲;除父母之外,凡有外姓親友之人,一概不見,方可平安了此一世。』瘋瘋癲癲,說了這些不經之談,也沒人理他。如今還是吃人參養榮丸。」賈母道:「這正好,我這裡正配丸藥呢!叫他們多配一料就是了。」
 
可見黛玉從會吃飲食時便患病吃藥,所以一直極為怯弱多病,而所患的病是「不足之症」。所謂「不足之症」,在中醫上說是一種身體虛損而元氣不足的病症。而她所吃的「人參養榮丸」,是中醫治療虛弱不足病症的一種藥方。大陸女中醫師汪佩琴在所著《紅樓醫話》中說:「林黛玉秉性素弱,人參養榮丸專以溫補氣血,理虛養心為主。……此方來自《局方》一書,長期氣血虧,主要着重於補脾益氣為主,以人參養榮丸最為穩妥。所以林黛玉長年服用此丸,一可滋養生化之源,二能養心安神,兼有斂肺止咳,益氣固表,加強抗病能力,從醫理上講是無可挑剔的。」所以黛玉患有「不足之症」,一直吃人參養榮丸,是很對症下藥的處方,對她的身體是有補益的。不過,癩頭和尚說黛玉的病症「若要好時,除非從此以後總不許見哭聲;除父母之外,凡有外姓親友之人,一概不見,方可平安了此一世。」然而黛玉偏偏遠離父母,去寄養在外姓親戚賈家之中,而且她和寶玉戀愛過程中,飽受委屈而經常哭泣流淚,常見哭聲,兩項禁忌都嚴重違犯了,所以吃人參養榮丸雖然對她的身體有所補益,但是她的虛弱不足病症,正如和尚所說「一生也不能好」,而且隨著與寶玉愛情的不如意,哭泣流淚有增無減,病情日漸嚴重。
 
第四點是林黛玉祖上四代侯爵,父親為科舉出身巡鹽御史,家道應屬極顯貴而相當富有,而她既無兄弟姊妹,是林家唯一的孤女,林家這一份豐厚的家產理應由她繼承,然而後來她並未繼承家產。書中描寫說,某年冬底,林如海在揚州任上,「為身染重疾,寫書特來接林黛玉回去」,「賈母定要賈璉送他去,仍叫帶回來」(第十二回)。林如海拖到隔年九月初三才病沒,賈璉和黛玉護送其靈柩到蘇州,葬入祖坟(第十四回),然後才回賈家。林黛玉回到賈家時,「又帶了許多書籍來,忙着打掃臥室,安插器具,又將些紙筆等物分送寶釵、迎春、寶玉等人」(第十六回)。也就是黛玉只從林家帶了書籍、器具、紙筆等物回來。至於她是否繼承了林家的遺產,書中却隻字未提。由後來的狀況來看,林黛玉無處可去,只好仍寄住在賈家,一切都由賈家供養,成為寄人籬下的可憐孤女的實際情況。以及後來林黛玉曾親口告訴寶釵說:「我是一無所有,吃穿用度,一草一紙,皆是和他們家(按即賈家)的姑娘一樣。(第四十五回)」顯然林黛玉完全沒有繼承父親的林家遺產,帶來交給賈家作為她的生活之資。林黛玉父親豐厚的家產,憑空消失,致使她必須長期倚賴賈家,寄人籬下,實在讓人感到很突兀,很不合情理,不過歷來極少紅學家注意及此,可說是紅學研究中的一項重大漏失。
 
那麼林黛玉父親的遺產,究竟到那裡去了呢?這一點筆者認為《紅樓夢》書中雖然並沒有明白寫出,但是却有使用雪泥鴻爪般的極其隱微暗筆,暗示林家遺產的去處。前面提到林如海身染重疾時,寫書信到賈家,目的是「特來接林黛玉回去」,這是特意要接林黛玉回去南方家鄉蘇州(或揚州)長住的意思,其中自然是包括急著要把林家家產交由林黛玉繼承的意思。然而賈家採取的實際措施,却是「賈母定要賈璉送他去,仍叫帶回來」。這兩句話其實是作者以極度簡短而又隱微的暗筆,暗示賈母私自強行改變女婿林如海的原意,不讓林黛玉回去家鄉蘇州(或揚州)長住,所以一定要賈璉送黛玉去,再把黛玉帶回賈家。而賈璉是賈家榮國府中掌管家務財政的大管家,賈母特別指派他送黛玉去又帶回賈家,一方面是監控黛玉不得留在南方,一方面應該是還要處理林家的遺產,將林家的遺產歸併到賈家。因此,筆者認為林如海要傳給女兒林黛玉的豐厚遺產,應該是由賈母指派大管家賈璉,陪林黛玉回去處理,而歸併到賈家去了。說得難聽一點,就是賈家見林黛玉幼小(估計當時她才十歲上下)可欺,施行暗計將其豐厚遺產侵吞了。
 
接著再來探看以上林黛玉身世和幼年的故事,究竟暗寫些什麼世間真事?前面說過林黛玉是天界的絳珠草,化生為絳珠仙子,再下凡降生人間的。而絳珠草是影射國力衰降為暗紅絳色的末期朱明王朝,或相關的領袖人物。絳珠草脫却草胎木質,得換人形,修成一個女體,所化生出的絳珠仙子,則是影射被南明福州隆武帝賜姓改名,脫却本姓「鄭」(草胎)和本名「森」(木質),而換姓改名的朱(鄭)成功,或其延平王朝政權。那麼由絳珠仙子下凡降生的林黛玉,應該也是影射鄭成功,或其延平王朝。所以這裡描寫林黛玉身世和幼年的故事,應該是暗寫鄭成功或其延平王朝的來歷和早年的情況。由此推理,則林黛玉的父親林如海和母親賈敏,可能就是影射鄭成功的父親鄭芝龍和母親田川氏,或者是影射鄭成功延平王朝誕生的兩大源流。遵循這樣的方向進行考證,鄭芝龍並不是科舉出身,也不是巡鹽御史,所以鄭芝龍顯然不是黛玉父親林如海。至於田川氏是旅日翁姓華僑所收養的日本平民女子,而賈敏是中國公爵貴族的千金小姐,身分天差地別,所以田川氏不可能是黛玉母親賈敏。排除了林黛玉的父母影射鄭成功的父親鄭芝龍和母親田川氏的可能性,則林黛玉的父母所影射的對象,就應該是指向鄭成功延平王朝誕生的兩大源流,或說是它所繼承的兩大勢力了。
 
按歷史的記載,鄭成功延平王朝主要是繼承兩大勢力而誕生形成的,其一是鄭成功原本所屬的閩省(福建)福州隆武王朝的勢力,其二是浙江魯王(監國、未稱帝)王朝的勢力。話說順治二年,滿清豫親王多鐸率領大軍大敗揚州的南明史可法大軍,五月揮師渡江攻至南京,南明弘光王朝文武群臣開門迎降,南京弘光王朝滅亡,多鐸班師回朝。接著清廷就厲行剃髮令,嚴令漢人剃成前禿後辮的滿人髮式。此舉嚴重屈辱了漢人的民族自尊心,於是江南各地反剃髮抗清運動風起雲湧,浙江地區擁立明朝宗室魯王監國於紹興,福建地區擁立明朝宗室唐王即帝位於福州,積極進行反清復明運動。北京清廷見勢態嚴重,於是任命漢人降將洪承疇總督南方軍務,進駐江寧(南京),負責招撫江南各省,平定南明。之後浙江魯王王朝、閩省隆武王朝抗清,先後敗亡。福州的隆武王朝因主幹勢力鄭芝隆被洪承疇派使招降而潰敗,隆武帝被清軍擒殺,部份餘勢歸入鄭成功延平王朝。浙江紹興的魯王王朝更早被清軍擊敗,魯王及部份中堅部將逃至舟山群島等浙東海島繼續抗清,後來魯王移到金門寓居,受到鄭成功接納禮遇,其主要部將張名振、張煌言等都投入鄭成功陣營。因此,鄭成功延平王朝是由閩省隆武王朝的餘勢,及浙江魯王王朝的餘勢匯流而誕生。而本書既以林黛玉影射鄭成功延平王朝,就以小說筆法,把誕生鄭成功延平王朝的閩、浙兩大勢力,描寫成林黛玉的父親和母親。
 
先就林黛玉的母親賈敏的故事,來探究她究竟是影射什麼人物。首先,賈敏暗通諧音「賈閩」,是寓指閩省的某個人物或集團。其次,賈敏是公爵貴族的千金小姐,而隆武皇帝朱聿鑑原本是朱明王朝宗室的王侯(唐王),兩者身份相當,只是男女性別不同,不過前面說過《紅樓夢》是仿傚屈原《離騷》以「美人」影射國君的筆法,而以女子影射國君、王侯等,賈敏及林黛玉等都是如此。因此可以確認林黛玉的母親賈敏是影射閩省的隆武皇帝或隆武王朝。那麼,林黛玉的父親林如海就應該是影射浙江的魯王或魯王王朝了,不過,還是得考證得有根有據,證據確鑿才行。原文「這林如海姓林名海,字表如海。乃是前科的探花,今已陞至蘭臺寺大夫。本貫姑蘇人氏。」:針對「姓林名海」,有一條脂批評注說:「蓋云學海文林也。總是暗寫黛玉。」這是提示林海這個名號隱藏有文林學海的意義,暗示此人是文林學士,而且又暗寫林黛玉也是文林學士(按林黛玉鄭成功原本是弘光王朝南京國子監的太學生,確實是文林學士出身)。另外他表字如海,按「如」字為赴、前往之意,故如海暗含有由陸地前往海上活動的意義。再看「乃是前科的探花,今已陞至蘭臺寺大夫」,這兩句描寫此人是一個前一次科舉殿試第三名的探花(按第一名為狀元,第二名為榜眼),如今已陞任蘭臺寺大夫,也就是御史大夫而兼司奏章詔令的秘書職務者。這些狀況顯然不符合魯王為王侯的身分。那就再往魯王王朝中出身科舉文林學士的重要人物中去搜尋考證。筆者考證結果,認為魯王王朝後期的領袖張煌言十分符合。根據張煌言年譜,及相關歷史記載,張煌言為浙江寧波鄞縣人,明崇禎十五年舉人,順治二年清軍破江南,浙東義師競起時,他前往迎魯王於天台監國,授官行人,後魯王移紹興,他蒙賜官翰林院編修,入則典制誥(詔令),出則籌軍旅;紹興潰散後,他赴海至舟山繼續擁護魯王海上政權,加封僉都御史(至此,正合御史又兼司詔令的蘭臺寺大夫之職),曾數度監領舟師探攻長江;魯王退隱金門後,他繼續效忠魯王並領其餘部抗清;永曆十二年(順治十五年),永曆帝自雲南遣使加封為兵部侍郎兼翰林學士,永曆十三年(順治十六年)夏,更與鄭成功合師前往探攻長江、南京,深入到蕪湖地區。將書中林如海的故事,和以上張煌言的事跡互相對照,大體上是符合的,但是有兩個重點並不符合,一是張煌言籍貫不是姑蘇,二是他只是舉人,而不是探花。然而《紅樓夢》是一部神秘的奇書,常使用隱語密碼來欺矇讀者的眼目,這裡的姑蘇和探花就是兩個密碼。在第一回原文描寫甄士隱為姑蘇的鄉宦時,就有一條脂批針對姑蘇二字批注說:「是金陵」,而金陵就是南京,朱元璋建立明朝之前,先稱「吳王」,然後才建立明朝稱帝,建都南京;而姑蘇為戰國時代吳國、吳王的都城,所以姑蘇或金陵都是寓指先稱「吳王」的朱元璋所建立的南京朱明王朝。由此,這裡描寫林如海本貫姑蘇人氏,就是暗寫林如海影射的張煌言本來的官籍是隸屬於朱明王朝的意思。再看另一個密碼「探花」究竟暗藏什麼秘密?按古時「花」字通「華」字,故「探花」即「探華」,暗指從外面前來窺探攻打華夏地區的意思。這裡描寫林如海「乃是前科的探花」,實際上是暗寫林如海影射的張煌言乃是曾經有過從外面率軍前來窺探攻打華夏地區之前科紀錄的意思,也就是暗寫張煌言前次曾經和鄭成功合師探攻華夏地區的長江、南京地區的事跡。綜合以上所述,張煌言的事跡和林如海的故事,可說是若合符節了。
 
接著再看原文「今欽點出為巡鹽御史,到任方一月有餘」:這裡的「今」字,是指後面所寫「『今』如海年已四十,……『今』只有嫡妻賈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歲」的那個時間。林如海年已四十,就是暗寫張煌言已四十歲,而張煌言出生於明萬曆四十八年(一六二○),至農曆虛歲四十歲是永曆十三年(順治十六年,一六五九年)。至於林黛玉年方五歲,就是暗寫鄭成功才五歲,或鄭成功延平王朝五年的意思。經考證張煌言四十歲的永曆十三年(順治十六年),鄭成功是三十六歲(按他出生於明天啟四年、一六二四年),而不是五歲,可見這裡林黛玉年方五歲,並不指鄭成功本人五歲,那麼就可能是暗指鄭成功的延平王朝五年的意思。按鄭成功於永曆九年(順治十二年,一六五五年)拜受雲南永曆皇帝冊封為延平王,始設六官,改中左所(厦門)為首府思明州,這年是延平王朝第一年,小說寫法就是黛玉一歲。那麼「黛玉年方五歲」,就是鄭成功延平王朝第五年,也就是永曆十三年(順治十六年,一六五九年),而這一年張煌言正好是四十歲,就完全吻合了。由此,則原文「今欽點出為巡鹽御史,到任方一月有餘」,就是暗寫這一年張煌言的相關事跡了。按就在這一年(永曆十三年、順治十六年、一六五九年)的夏季五月,張煌言與鄭成功合師攻入長江,六月中破瓜州後,張煌言便率舟師於七月上旬深入至安徽蕪湖地區,至七月下旬鄭成功圍攻南京的大軍被清軍所破而敗走出江。張煌言因不敢由長江逃出,遂於八月中棄舟登陸,由安徽桐城迂迴水陸僻徑,經皖南翻山越嶺,逃至浙西,再經義烏、東陽出天台,輾轉二千里,而於九月間回到浙東台州灣海濱。這年秋季永曆帝「遙授東閣大學士,仍兼官如故(即仍任兵部侍郎、翰林學士、僉都御史等原官職)」。至冬季駐兵於台州緱城,並在該城濱海的長亭鄉修築海塘,使居民得以從事農藝、漁鹽為業。因為這時張煌言兼有御史之官,又正駐軍於台州緱城海濱的產鹽地區,本書便將他暗寫成「巡鹽御史」,而他於九月間逃回台州灣才蒙永曆新封官職,至冬季到緱城海濱從事築塘產鹽之事,其間相隔大約一個多月,故這裡原文寫說「到任方一月有餘」,實在是極細微而又極精準。至於第二段描寫林如海父祖輩封襲過四世列侯,則是暗寫在《紅樓夢》所記自明神宗萬曆十一年(一五八三)滿酋努兒哈赤起兵報復其父、祖被明軍誤殺之仇起,至清康熙二十二年(一六八三)台灣鄭克塽明鄭王朝降清的明清交替百年歷史中,自起始的明神宗十一年算起,魯王朱以海本人和其祖、父、兄,曾經蒙明朝皇帝封襲過四世魯王的列侯。「至如海便從科第出身」,這句是暗寫到後來魯王朱以海退隱,接續監領魯王朝勢力的張煌言,就從科舉考試及第(舉人)出身了。「雖係鐘鼎之家,却亦是書香之族」,這兩句是綜合標示出後期魯王浙派勢力的整體特性,既是魯王朱以海這樣的王侯鐘鼎之家,退隱而仍為精神領袖,却又是由科舉書香之族的張煌言實際監領其勢力。接下來幾句:「只可惜這林家支庶不盛,子孫有限,雖有幾門,却與如海俱是堂族而已,沒甚親支嫡派的。」則是簡單描述後期魯王浙派勢力只剩幾股有限勢力,勉力維持的實際情況。總合起來,可以充分證明林如海是影射張煌言,或以張煌言為代表的浙江魯王王朝勢力。
 
再看接下來描寫林黛玉兒時的一段文字所暗含的奧秘。原文描寫說「今只有嫡妻賈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歲。夫妻無子,故愛女如珍寶。且又見他聰明清秀,便也欲使他讀書識得幾個字,不過假充養子之意,聊解膝下荒涼之嘆。」首先先看她的姓名林黛玉有什麼隱密涵義?她的姓「林」字,如前面所說是暗含「文林」的意思,這一方面是暗指鄭成功原是南京國子監太學生出身的文林學士,另一方面是暗指末期明朝是以「文林學士」(多為「東林黨」)為骨幹的政權(另一股勢力是擅權亂政的宦官「閹黨」)。再看她的名字「黛玉」所暗含的意義。「玉」字和寶玉的「玉」字一樣,也是寓指玉璽所代表的天子帝位、王位、王朝等意義;而「黛」字拆字為「黑代」,暗含「黑暗時代」的意思;故「黛玉」二字暗含黑暗時代的王朝或相關帝王、王侯等領袖人物的意思。所以「林黛玉」這個名號,是影射邁入黑暗時代,而以文林學士(東林黨)為骨幹的末期朱明王朝,或相關帝王、王侯等領袖人物(其中包括鄭成功和其延平王朝);而在第二回和第三回的故事中,則大部份情節是專門影射鄭成功或其延平王朝。原文說黛玉被父母假充養子加以教育培養,其中「假充養子」四字,是暗點南明隆武帝認鄭成功為乾女婿,儀同駙馬,猶如養子的奇特身分,同時又暗指鄭成功不是朱明宗室,所以他的延平王朝就好像是假充朱明王朝的養子一樣。至於黛玉父母要使她「讀書識得幾個字」,其中的「書」字是寓指曆法書、王朝的意思,「讀書」就是認讀王朝曆法書、效忠王朝的意思;其中的「字」字,暗通諧音「治」字,寓指政治、治理的意思,「識字」就是認識治理政事之道的意思。綜合起來,以上「今只有嫡妻賈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聊解膝下荒涼之嘆」那一段原文,實際上是暗寫說:「如今浙系魯王政權(林如海)只有好像嫡妻般結合一體抗清的閩系唐王隆武帝王朝,傳承產生了一個隆武帝乾女婿的政權,還幼弱得猶如有待哺乳的幼兒,名稱叫作黛玉所影射的鄭成功延平王朝,今年才建立第五年(永曆十三年、順治十六年)。如夫妻般親密結合抗清的浙系魯王王朝和閩系隆武王朝都沒有嫡傳的子政權,所以兩系的餘勢都愛護這個由隆武帝女兒關係所建立的鄭成功延平王朝有如珍寶一樣。而且浙、閩兩系餘勢又見鄭成功既聰明又清秀,便也竭誠擁護,要使他認讀、建立王朝(讀書),認識一些治理政軍之道(識得幾個字),進行反清復明,但是他不是朱明宗室,所以不過是假充朱明王朝所認養的子政權的意思,聊解浙、閩兩系朱明王朝後繼無人而任其荒涼的感嘆。」
 
破解出林黛玉父親林如海、母親賈敏是分別影射南明浙系、閩系勢力,及林黛玉是影射鄭成功延平王朝之後,後面有關林黛玉自幼怯弱吃藥,及未繼承遺產的真相,就可迎刃而解了。既然林黛玉是影射鄭成功延平王朝,那麼林黛玉自幼極為怯弱多病,患有「不足之症」,其實是喻寫林黛玉鄭成功延平王朝只佔有閩、浙、粵沿海島嶼,其領土、軍隊、糧食等不足,患有整體勢力不足的病症,又常遭清軍的攻擊而損傷,所以自從政權誕生之初,就一直極為怯弱多病。至於林黛玉父親林如海病逝後,林黛玉未繼承林家遺產,而被外婆賈母指派大管家賈璉施計歸併到賈家去,這是當然的事。因為林如海是影射南明浙江的魯王王朝(到後面說不定又轉為影射南明南京的弘光王朝),林如海病逝就是魯王王朝(或弘光王朝)被清軍擊滅,那麼其遺產浙江(或江蘇)的領土和軍民等等,當然是被賈母、賈璉所影射的滿清主子、將領設計、歸併到賈家所影射的清朝去了,那還能由林黛玉影射的明朝或鄭成功延平王朝獲得呢?由此可見《紅樓夢》如果單是就表面的小說故事閱讀,很多情節是嚴重矛盾不通的,而一旦破解出真相,這些嚴重矛盾不通的情節,也就豁然貫通了。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