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家 《漫步紅樓,探秘紅樓》二十...

《漫步紅樓,探秘紅樓》二十、還淚絳珠林黛玉的故事與真相(四之下) (图)

【新三才首發】(四) 顰眉西施的仙姿與真相(下)
 
話說林黛玉的美貌是身體上的病弱,心裡上的憂愁,和外貌上顰眉嬝娜等的美貌,三合一而綜合呈現出的一種「病如西子勝三分」的超凡病態美;而且又兼具西施、湘妃、嫦娥和花神四者集於一身的至高無上品貌。試想林黛玉自幼身體怯弱多病,從會飲食起就吃藥,大病小病不斷,最後幾年更是重病深愁,縱然是天生「聰明清秀」,頂多也只能是個「多病西施」的病態美人而已。但是作者竟然將林黛玉描繪成集合西施、湘妃、嫦娥和花神於一身的天上人間至高無上品貌,實在是太過夢幻,令人難以置信。尤其是經過多年重病深愁的折磨,到了她臨死前的一兩年,已經是猶如一個「風吹吹了就壞了」的「美人灯兒」,瘦弱得快要皮包骨了,却還能「略換了幾件新鮮衣服」,就「打扮得宛如嫦娥下界」,英挺秀逸得猶如「亭亭玉樹臨風立」,實在太過不合常理,離譜怪誕了。然而若就深層的真相層面來理解,就不會有這種太過夢幻怪誕的感受,反而會讚嘆作者實在是靈慧通天,文筆通神。
 
前面說過林黛玉的前世為天上絳珠草,其實就是寓指明朝北京被李自成攻陷,明崇禎帝剛死亡之時,國力衰降為暗紅絳(絳)色的朱(珠)明王朝(草)。那麼由此推演,絳珠草化生為絳珠仙子,再下凡降生為人間的謫仙林黛玉,其實就是寓指明朝喪失京師北京及崇禎皇帝之後,轉降至長江以南立朝的南明王朝或其領袖人物,而其中的一個重要代表人物是鄭成功或其延平王朝。由此,林黛玉天生患有「不足之症」,自幼身體怯弱多病,自從會飲食起就吃藥,終生多病多愁,每下愈況,終至於病亡的小說故事情節。其實就是暗寫由北京轉降至南方的南明王朝(林黛玉),剛立朝誕生時就已經失去北方中原半壁江山,領土軍力不足,國力衰弱,政治多病,偏安怯懦,緊接著就經常戰敗失地,必須經常想方設法補足國力,就好像經常要看病吃藥一樣,但是都沒什麼起色,仍然逐漸衰敗,終至於完全滅亡的歷史事實。至於林黛玉無論怎麼病,怎麼瘦弱,即使病到瘦骨嶙峋,都還是美如天仙,魅力無窮,迷倒衆生這樣的小說情節。其實是暗寫林黛玉所代表的國力衰落的明朝,因為擁有天下皇帝寶位,在乘亂逐鹿中原爭天下的群雄眼中,都是猶如天仙美女,誰不為之著迷瘋狂,想要獲得林黛玉明朝的天下,雖然明朝已衰落到南方勉強支撐,但是無論它怎麼衰弱,只要它一息尚存,天下的正主依然是明朝,競逐天下者就不算取得天下,所以林黛玉明朝即使是領土消瘦到皮包骨,稍稍振作打扮一下,就宛如常娥下凡一般,魅力不減。由此便知林黛玉即使重病到瘦弱不堪,却仍然美如天仙的情節,不但不荒誕悖理,我們還不由得要讚嘆作者真是靈思入妙,託言設譬出奇,上臻化境呢!
 
至於作者將林黛玉比擬為西施,以西施因心病「顰眉」而美貌無雙的招牌特色為底本,描寫她的眉毛「似蹙非蹙」、「眉蹙春山」,稱她為「顰顰」、「顰兒」;又說她是「病如西子勝三分」、「多病西施」等等情節。固然是要藉西施來烘托出林黛玉病態美的形象,及暗示黛玉也和西施孤居吳宮一樣,孤身寄居賈府,心思故里,孤寂無助的處境、心境,但這還只是較淺顯的意義而已,另外還有埋藏得更深更隱微的意義。在深層真事上,作者將林黛玉比擬為西施,所寄託的隱義十分深廣。在整體上將林黛玉描寫成「病如西子勝三分」、「多病西施」的病態美人,是暗寫林黛玉所影射的末期明朝,雖然擁有天下皇帝寶位,儼然猶如是個極有魅力的美人,但是國力衰降,領土殘缺,多災多病,也只是一個像「多病西施」一般的病態美人而已。在具體的容貌特徵上,作者刻意強調林黛玉容貌的最顯著特徵就是具有西施因心病而「顰眉」的招牌特徵,甚至以這個特徵而給她取別字為「顰顰」、「顰兒」。蓋一個人身體病痛或內心憂愁,顯現在臉上的最顯著特徵就是皺眉頭,也就是蹙眉或「顰眉」。所以林黛玉容貌上最顯著的特徵就是西施的「顰眉」,別字「顰顰」、「顰兒」,是配合她一生身體多病內心多愁的情節,來作為一個標記。而這在深層上,就是藉著林黛玉具有西施「顰眉」的特徵,別字「顰顰」、「顰兒」,來強烈暗示林黛玉所影射的對象,就是具有多病多愁之顯著特徵,國力衰降,領土殘破,弊病叢生,憂患重重的末期明朝。
 
另外,作者將林黛玉比擬為西施,又暗藉西施孤身寄居吳宮,孤單寂寞,心思復興故國越國的處境,來烘托林黛玉也是孤身寄居賈府,心思故里,患有孤寂無助的嚴重心病的小說情節。這樣的情節其實一方面是暗寫林黛玉影射的末期明朝,尤其是南明王朝後期,或鄭氏延平王朝時期,滿清領土和勢力極大,明朝領土和勢力幾乎是被滿清勢力所包圍籠罩,就好像是寄養在滿清勢力範圍(賈家)之中,看滿清(賈家)顏色而勉強生存,非常孤寂無助的情勢(較詳細的考證請參見拙作《紅樓夢真相大發現(二)──寶、黛初會故事的真相》之第四章「榮國府收養林黛玉故事的真相」)。另一方面更為有意思,是暗寫在吳三桂聯合復明勢力共同反清的時期,林黛玉影射的鄭經延平王朝等復明勢力,寄託在吳三桂陣營(吳宮、賈家)之中,受吳三桂(吳王、賈母)的指揮節制,却不肯奉吳三桂為皇帝,而心思恢復故國明朝,然而勢孤力單,百般孤寂無助的種種情況(較詳細的考證請參見拙作《紅樓夢真相大發現(四)──寶釵作生日故事的真相》」)。
 
作者又將林黛玉比擬為月宮仙女嫦娥,這又蘊含著什麼奧妙呢?前面說過《紅樓夢》仿傚清初明朝遺民(如王船山、呂晚村等)作詩為文的作法,借用「清風明月」一詞,以「清風」或「風」暗指滿清,以「明月」或「月」暗指明朝。所以基本上將林黛玉比擬為月宮仙女嫦娥,是以月宮暗指明朝宮殿,而以月宮的主人嫦娥暗指林黛玉是影射明朝宮殿的主人明朝皇帝或相關的重要領袖人物。至於描寫林黛玉房間掛著「鬪寒圖」,上面畫著嫦娥、青女,黛玉並親自對寶玉解釋該圖的出處和涵義說:「豈不聞『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裡鬪蟬娟。』」這樣的情節是以嫦娥住在月宮,別稱廣寒宮,善能耐冷,來暗寫林黛玉影射的末期明朝雖然在薛寶釵影射的寒冷地區勢力滿清,或反清時期的吳三桂勢力的廣大籠罩之下(廣寒宮),還是善能忍耐,堅決反清,或拒絕擁護吳三桂自立稱帝,堅持反清復明。至於賈母為林黛玉慶祝生日演戲時,演出《蕊珠記》裡的〈冥升〉,「小旦扮的是嫦娥,前因墮落人寰,幾乎給人為配,幸觀音點化,他就未嫁而逝,此時升引月宮。」藉以預示林黛玉最後的結局是未嫁給賈寶玉,就先逝世了。這樣的小說情節,是暗寫林黛玉影射的末期明朝或復明勢力,最後的結局是反清復明失敗,未能爭取到賈寶玉影射的皇帝寶位,因而就滅亡歸天了。
 
作者又將林黛玉比擬為瀟湘妃子,即湘妃;描寫林黛玉在大觀園的住處「有千百竿翠竹遮映」,她因「愛那幾竿竹子隱着一道曲欄,比別處更覺幽靜」,而選住該處,作者並將之取名為「瀟湘館」;後來探春成立詩社,大家另取別號時,探春替她取別號為「瀟湘妃子」,並說:「當日娥皇女英洒淚在竹上成斑,故今斑竹又名湘妃竹。如今他住的是瀟湘館,他又愛哭,將來他想林姐夫,那些竹子也是要變成斑竹的。以後都叫他作『瀟湘妃子』就完了。」這樣的情節究竟暗藏著什麼奧妙真相呢?這裡說黛玉愛竹,住處「有千百竿翠竹」,並稱為「瀟湘館」;而取別號為「瀟湘妃子」,是因為黛玉愛哭,將來會像湘妃一樣哭泣洒淚在竹上,把瀟湘館的竹子染成斑竹,可見都和「竹」有關;這顯示作者刻意描寫黛玉和「竹」相伴一體而生存,甚至將她和「竹」等同起來。這其實是作者煞費苦心,拐彎抹角,借用「竹」字暗通諧音「朱」字,來暗示林黛玉是影射「朱明王朝」。再以帶有紫褐色斑點的斑竹或湘妃竹,來暗喻血淚斑斑(斑)的朱(竹)明王朝。故林黛玉愛哭,將來會像湘妃一樣,洒淚把瀟湘館的竹子染成斑竹,其實是暗喻林黛玉影射的末期明朝,抗清屢戰屢敗,死傷慘重,哀鴻遍野,血淚交流,染遍明朝江山的慘況。因而書中黛玉愛哭愛流淚,從初入賈家邂逅賈寶玉之後就哭,過後因與寶玉愛情的連連波折而不斷哭泣,直到哭乾眼淚而死,猶如湘妃哭舜帝之死將竹子哭染成斑竹一般這樣的情節。實際上是暗寫林黛玉影射的末期明朝、復明勢力,猶如湘妃哭舜帝一般,哭悼著明崇禎皇帝之死,奮力抗清,試圖恢復版圖,爭回賈寶玉影射的天下皇帝寶位,然而却波折連連,不斷戰敗,不斷傷心流淚,猶然屢敗屢戰,哭泣著奮戰不已,直至滅亡為止的淒慘歷史。
 
另外,作者又將林黛玉比擬為花神,描寫她的生日為農曆二月十二日,即花朝或百花生日,死後上昇天界為管仙草仙花之仙女的總花神;所以她特別惜花,視花如人命,見風吹落桃花,她不忍落花隨水流走會弄髒,而掃集落花,裝在絹袋裡,拿土埋上,葬花於花塚,就像人死了裝在棺材裡,葬於墳墓一樣;逢到芒種節,餞花會之期,因即將「衆花皆卸,花神退位」,而感花傷己,竟然哭得淒淒切切地吟出〈葬花吟〉,悲痛到「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等句,感傷衆花卸落,自己也將隨之紅顏老去、死亡,顯然認為自己與花靈命一體。作者將林黛玉比擬為花神、總花神,最核心的要點是借用「花」字古代通「華」字,字音也和「華」字諧音,而以「花」字暗指「華夏」民族、漢民族;故將林黛玉比擬為花神、總花神,是暗示林黛玉是影射「華夏」漢民族之主的明朝、明朝皇帝或重要領袖人物。因而花神、總花神管衆花,彼此靈命一體,就是暗指明朝、明朝皇帝統管華夏漢民族子民,彼此靈命一體的關係。所以書中林黛玉見風吹落桃花,而掃集落花,裝在絹袋裡,葬花於花塚的情節,其實是暗寫明朝軍隊被打敗得如落花流水,林黛玉明朝趕緊收集殘屍埋葬,及收集散逃殘部的情況。至於逢到芒種節,餞花會之期,因即將「衆花皆卸,花神退位」,林黛玉悲傷得哭哭泣泣地吟出〈葬花吟〉,感傷衆花即將全都落盡,自己也將隨之紅顏老去、死亡的故事情節。實際上「芒種節」是暗通「亡種節」,「餞花會」是暗通「餞華會」,所以「逢到芒種節,餞花會之期」,就是暗指「逢到華夏漢民族亡種的時節,餞別華夏漢民族統治之時會的期間」,也就是滿清挾吳三桂入關,打敗李自成,即將攻佔北京建朝,華夏漢民族即將亡種,將要餞別明朝統治華夏漢民族之時代的期間。因而林黛玉在這個時候哭泣著吟出〈葬花吟〉,感傷衆花即將全都落盡,自己也將隨之紅顏老去、死亡的情節。實際上是暗寫林黛玉影射的明朝在滿清即將攻佔北京建朝,華夏漢民族即將亡種的時會,悲哭吟念出「葬華(花)吟」,亦即「埋葬華夏明朝的悲吟(葬花吟)」,藉以詠嘆、預示自此以後隨著明朝各地部衆屢次戰敗散落,猶如衆花即將全都落盡,林黛玉影射的朱明王朝自己也將隨之逐漸紅(朱)顏老去,以至於滅亡的國亡族奴的悲慘命運。
 
再來探看前面第三回描寫林黛玉奇特形容的「兩彎似蹙非蹙籠烟眉」等十句話,究竟隱藏著什麼神秘真相。首先,有關第三回描寫林黛玉投靠外婆賈家,初會賈寶玉的故事,筆者經過極為詳盡的考證,發現實際上是暗寫順治十六年林黛玉影射的鄭成功率領十幾萬舟師深入長江,進攻南京,與賈寶玉影射的清軍相會大戰,失敗後又順長江撤退回廈門的歷史事跡。林黛玉剛到達賈家時,迎接的賈家衆人看見她的模樣說:「衆人見黛玉年紀雖小,其舉止言談不俗,身體面龎雖怯弱不勝,却有一段自然風流態度,便知他有不足之症。」這實際上是暗寫說:「南京清軍眾將士深入觀察黛玉鄭軍的情況,發現黛玉鄭成功延平王朝雖然才正式建立五年,還好像是一個年紀很小的女孩,但其舉止言談不俗,具有反清復明大志,驍勇善戰;雖然其實際佔有的廈門金門等閩浙沿海領土細瘦纖弱不堪,好像一個身體面龎怯弱不勝的女孩,卻擁有乘自然風勢逐水流而駕駛舟艦往來各地馳擊的豪邁態勢;綜合這些優缺點便可以知道黛玉鄭軍具有領土狹小,僅憑舟師乘風孤軍深入,整體軍力、糧食不足的病症。」隨後描寫王熙鳳來看她時,笑道:「天下真有這樣標緻人物,我今才算見了!」這其實是暗寫王熙鳳影射的在南京大戰中打敗鄭軍的清朝崇明總兵梁化鳳,後來率軍急馳入南京救援,詳細觀察黛玉鄭軍包圍南京城的雄壯威武態勢,而心中已有對策,因而笑說道:「天下間真有這樣壯盛出色的抗清軍隊,猶如一個標緻秀美的女子,我梁化鳳如今才算見識到了!」這裡針對原文「真有這樣標緻人物」這句,有脂批特別評注說:「『真有這樣標緻人物』,出自鳳口,黛玉豐姿可知。宜作史筆看。」我們知道「標緻」原意是形容女子容貌身材秀美,這則脂批卻特別注解「標緻人物」是表示「黛玉豐姿可知」,意思是林黛玉的容貌姿態是略為豐滿的人物,這和原文描寫黛玉「身體面龎怯弱不勝」,瘦弱面薄,是完全相反而矛盾衝突的。不過脂批也特別提示他所說的「黛玉豐姿」,「宜作史筆看」,也就是應該當作歷史來看才行,而不可以從小說表面故事來看。而遵照脂批的提示從歷史真事層面來看,將「黛玉豐姿」用來應對到林黛玉影射的鄭成功身上,就完全符合了。因為鄭成功本人確實是身材容貌略為豐滿的「豐姿」人物,這點從台南延平郡王祠的鄭成功塑像,及歷史書上的鄭成功畫像,便可一望而知。另外,若就林黛玉影射鄭軍而言,也是完全符合的。根據歷史記載,鄭成功率領突入長江進攻南京的軍隊是十七萬舟師,軍力豐沛,三面包圍南京,營壘遍野,步步相關,首尾相應,實在是豐沛壯盛之至,儼然像是一個「豐姿」」一望可知的「標緻」美人。由此可知,乾隆初期的脂批人確實是深知《紅樓夢》背後內情的人士,正因為如此,筆者一直強烈認為脂批確實是指引讀者揭破《紅樓夢》真相的寶貴文字,是開啟層層嚴封之紅樓密門的一把金鑰匙。而在所有脂批之中,「宜作史筆看」是最基礎,也是最重要的一則提示,因為既然原文「真有這樣標緻人物」意味著「黛玉豐姿可知」「宜作史筆看」,那麼整部《紅樓夢》當然也「宜作史筆看」,也就是提示《紅樓夢》的基本解讀方向是「應該當作歷史文筆看待」,換句話說就是提示《紅樓夢》是一部暗藏歷史真事的書,所以正確的解讀方向是應該把它當作歷史文筆來看待、來解讀。
 
事實上,《紅樓夢》自乾隆時現世轟動以後,大部份的紅學家也都認為《紅樓夢》故事背後隱藏有歷史真事,紛紛投入發掘背後歷史真事的研究考證,而提出各種各樣的真相說法,其中如蔡元培、胡適、潘重規、俞平伯、周汝昌等學術界名人就是著名的代表,而《紅樓夢》也因為有這麼多學術界人士熱烈投入背後歷史真事的研究考證,才因而蔚然獨立成為一門專門的學問「紅學」。遺憾的是經過兩百多年的研究,所提出的各種歷史真相說法,證據都太過薄弱,無法使人誠心信服,遂逐漸使得後繼的紅學家信心動搖,同時讀者大衆也心生疑竇,都懷疑《紅樓夢》是否根本就沒有隱藏什麼歷史真事。就在專家和讀者都普遍對《紅樓夢》隱藏歷史真事的真實性產生懷疑的氣氛中,三十多年前的一九七○年代,國內外知名的文史大師余英時提倡新的紅學革命,說新紅學革命的新典範是「它把紅樓夢看作一部小說,而不是一種歷史文件」。在余英時登高一呼的影響之下,原本就對《紅樓夢》隱藏歷史真事產生懷疑的衆多後起紅學家,就如風吹草偃一般,紛紛轉向信從這樣的紅學研究新典範,影響所及最近這二、三十年來,幾乎所有大學等研究和教授《紅樓夢》的學術殿堂,都認定《紅樓夢》是一部純粹虛構的小說,而排斥《紅樓夢》隱藏歷史真事的說法。這樣的作法和脂批提示《紅樓夢》「宜作史筆看」的說法,是完全背道而馳的,簡直可以說是把紅學研究導入空前的歧途暗路。所幸不久前大陸民間的名小說家劉心武於二○○五年四月起在中央電視台「百家講壇」一系列的《紅樓夢》演講,承襲曹家新紅學泰斗周汝昌的說法,演繹《紅樓夢》是暗寫康熙廢太子胤礽、弘皙父子一派(曹家也牽涉在內),與雍正、乾隆父子當權派兩派之間爭奪帝位的隱秘歷史,非常受歡迎,造成極大轟動,為《紅樓夢》隱藏歷史真事的傳統說法扳回一城。只可惜劉心武的種種說法,尤其是核心論點的秦可卿為廢太子胤礽的女兒,並未能提出具體有力的歷史證據,而遭到很多紅學家的質疑,大陸中國紅樓夢學會會長張慶善就批評說:「劉心武說秦可卿出身不寒微,是康熙的廢太子的女兒毫無根據,是杜撰(引錄自鄭鐵生著《劉心武『紅學』之疑》的張慶善序言)。」因此,劉心武的新說法因為證據極度薄弱,學術價值並不高,從而也未能根本上撼動學術殿堂上認定《紅樓夢》是一部純粹虛構的小說,並未隱藏歷史真事的牢固立場。所以,現今的紅學仍然是在專作純粹虛構小說研究的歧路中,摸黑盤繞,任憑怎麼努力,也不能解決書中衆多嚴重矛盾不合理的情節,如這裡所說林黛玉重病到瘦弱不堪卻仍然美若天仙等等,也不可能發掘出值得效法的神奇寫作技術。展望《紅樓夢》要走出黑暗歧途,釐清情節矛盾不合理的污點,發掘出足為後世典範的神奇筆法,散發出更為璀璨的光輝,還是得儘早回歸脂批「宜作史筆看」的寶貴提示,致力於《紅樓夢》背後隱藏歷史真事的考證發掘,才是根本正途。雖然這樣的研究比作純小說的研究艱苦好幾倍,但是畢竟脂批是乾隆初期《紅樓夢》成書時深知內情的人士所批點的文字,這一點是紅學界普遍的共識,遵循脂批的提示進行研究才是正確的研究方向,發掘《紅樓夢》寶藏的不二法門,試想若不經過一番艱苦的踏勘,汗流浹背的挖掘,那能有挖獲金鑽寶礦的歡天喜地狂喜呢?
 
接下來賈寶玉前來會見林黛玉,細看林黛玉的形容是:「兩彎似蹙非蹙籠烟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淚光點點,嬌喘微微;閑靜時如嬌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心較比干多一竅,病如西子勝三分。」這樣的情節其實是作者另換筆墨,暗寫賈寶玉影射的清軍在瓜州、鎮江和黛玉影射的鄭軍會戰,大敗退回南京城後,為謀作出對付鄭軍的策略,而仔細觀察黛玉鄭軍的全軍形勢陣容,分析其特徵和優缺點,而得到這十句的結論。這十句話其實是暗寫寶玉清軍對黛玉鄭軍觀察分析後所得到的結論說:「那林黛玉鄭成功大軍十幾萬舟師分成江東、江西左右兩部份(按因張煌言先率一部份舟師突入安徽蕪湖一帶),排成兩排長列行駛在長江上,而舟船排列參差不齊,行駛速度快慢不一,遠看有時似乎在微微蹙動,有時又似乎不蹙動,而江上水氣濛濛,使得船隊上面籠罩著一抹濛濛輕烟,這樣的兩長列船隊遠遠看去,恰似美人的兩道彎彎的眉毛,似蹙皺又似非蹙皺一般,又好像籠罩著一抹濛濛的輕烟一般(兩彎似蹙非蹙籠烟眉);鄭軍在瓜州、鎮江連戰大捷後,大軍順利包圍南京,且附近甚多州縣相繼望風歸附,不禁喜形於色,但畢竟南京還未攻下,還有點緊張地備戰,未真正喜悅,呈現出似喜非喜的眼色來,而由鄭成功對所俘虜的清軍將領(朱衣佐)假託『乞歸養親』,竟予以釋放,露示鄭軍富含婦人之仁的同情心,這種情形就好像美人具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一般;鄭軍舟師分成江東、江西兩部份佈署長江上,首尾相隔甚遠,這樣的態勢產生了兩面難於互相策應、兼顧的憂愁,好像一個美人兩邊面頰酒渦泛生愁容一般(態生兩靨之愁);鄭軍戰勝而驕(諧音嬌)的心態,承襲傳下鄭軍一身驕傲輕敵的病體,好像一個美人嬌怯的情態承襲自她一身虛弱的病體一般(嬌襲一身之病);鄭軍初期戰勝後祭拜明太祖及崇禎皇帝全軍大哭,聲聞遠近,人人哭得淚光點點,且千里遠征,一路舟船勞頓,奔馳征戰,喘息未定,宛若一個嬌俏美人急走而微微喘息,有稍事休息的心態(按正好有利於施用緩兵之計);鄭軍舟船帶著風帆閑靜停泊長江時,猶如嬌美花朵照映江水之中一般,數百條舟船乘風揚帆行動處,遠看恰似柔弱的楊柳枝葉扶乘著風力搖晃擺盪一般,這種情形猶如一個瘦長高挑美人『閑靜時如嬌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的姿態;鄭成功的心較商紂王叔父比干多一竅(按《史記》說比干心有七竅,是能以死相爭的忠臣),是較比干更不怕以死相爭的忠臣(按故不可以正面力敵取勝);鄭軍隱含有驕兵輕敵、具有婦人之仁的同情心、遠征勞頓想休息等心病隱憂,猶如病美人西施心疼而常顰眉發愁一樣,而且鄭軍這樣的心病比西施更勝過三分(按因此可針對這個心病弱點,以柔情的緩兵之計取勝鄭軍)。」(較詳細的考證請參見拙作《紅樓夢真相大發現(二)──寶、黛初會故事的真相》之第三章第五節「賈寶玉初見林黛玉故事的真相」)。
 
經過以上詳細分析,破解出真相之後,對於書中有關林黛玉容貌的種種怪誕不合情理的疑點,如她重病到瘦骨嶙峋卻還能美得「宛如嫦娥下界」等等,就都變得合理順暢,得到釐清了。更可貴的事,透過真相的破解,我們還能欣賞到筆者前無古人的神奇筆法。譬如作者根據林黛玉影射的末期明朝,國力衰降,屢屢戰敗,領土殘破,弊病叢生,憂愁深重的事實,就從歷史典籍中,尋找到可以比擬的西施心病「顰眉」的材料,而將林黛玉描寫成具有蹙眉特徵的「病如西子勝三分」的病態美女,藉此就把末期明朝國家多病多愁的歷史,轉化為林黛玉這樣一個「顰眉」西施的多病多愁美人的生動形象。根據末期明朝在寒冷地區勢力滿清,或反清時期的吳三桂勢力的廣大籠罩之下,還是善能忍耐,堅決反清,或拒絕擁護吳三桂自立稱帝,堅持反清復明的歷史事實,就從神話材料中,尋找到可比擬的月宮(廣寒宮)嫦娥的故事,而將影射末期明朝的林黛玉比擬為居住廣寒宮而耐冷的仙女嫦娥,藉此將末期明朝以上堅苦反清復明的歷史事實,轉化為林黛玉美如月宮嫦娥的仙女形象。根據末期明朝哭悼著明崇禎皇帝之死,奮力抗清復明,屢屢戰敗,流血流淚,直至滅亡的歷史事實,就從歷史典籍中,尋找到可供比擬的湘妃哭舜帝染竹成斑的事跡,而將影射末期明朝的林黛玉比擬為猶如湘妃哭舜帝般的愛哭美女,並將其住處命名為「瀟湘館」,為她取別號為「瀟湘妃子」,藉此將末期明朝以上抗清屢敗,流血流淚,終至滅亡的悲慘歷史,轉化為林黛玉別號瀟湘妃子,命運坎坷,多愁愛哭的悲慘形象。另外又根據明、清之際,明朝為「華夏」漢民族的正主,統領華夏子民與全國各地部衆,彼此生死存亡為命運共同體的事實,就從民俗節日中,尋找到可供比擬的花神、百花生日、芒種節、餞花會等材料,而將影射末期明朝的林黛玉比擬為花神、總花神,總管衆花,與衆花靈命一體,藉此將末期明朝各地部衆屢次戰敗,猶如衆花紛紛凋落一般,明朝自身也將隨之滅亡的歷史,轉化為林黛玉生於二月十二日(百花生日),死後為總花神,掃花葬花,於芒種節餞花會時,泣吟〈葬花吟〉,惜花如命,與衆花靈命一體的神秘形象。又如作者將鄭、清南京大戰時,鄭軍十幾萬舟師的形勢陣容、心態那樣肅殺的軍事情勢,轉化寫成以上「兩彎似蹙非蹙籠烟眉」等十句,描繪林黛玉嬌柔病愁的美人圖像。像這樣將歷史真實事跡轉化為小說虛假故事的筆法,作者一方面要非常熟諳明清交替的歷史,再從繁雜的歷史事跡中,梳理出末期明朝歷史的一些重要脈絡與特色;另一方面要非常博通中國歷代文史典籍、風俗民情;再方面還要有超高靈慧,將兩者一一加以詳細比對,找出彼此能夠互相神似,然後將某一項歷史特色,比擬上歷代文史典籍、風俗民情中的某個著名人物、事跡,從而轉化描寫成影射末期明朝的林黛玉的某項特殊容貌、性情(例如顰眉如西施、愛哭如湘妃等)的小說故事。由此可見作者學問真是無比淵博,想像力簡直是高不可測,如何能夠將上述末期明朝的幾項特色,想像轉化為林黛玉容貌性情似西施、湘妃、嫦娥、花神等,尤其驚人的是如何能將鄭成功大軍的態勢,想像轉化為林黛玉容貌的十句美人圖像,不禁令人讚嘆作者真是靈智通天,筆臻造化,古今第一神筆也。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