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家 关于秦钟之死

关于秦钟之死

秦钟这个人物,在红楼梦里谐音情种,——这可不是我胡攀乱扯,而是由脂批点明。他死的是比较早的,紧接在秦可卿之后。那么,秦钟早死,曹雪芹到底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艺术构思呢?下面,我们就简要地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首先来说,我认为他是含沙射影地指向贾珍的,——这话或许会使一些红迷朋友一时搞不明白,得听我慢慢细说。

事实上,秦钟在曹雪芹笔下是极其不堪的,他去学堂念书,勾引香怜,惹得金荣争风吃醋,最终大闹学堂。极为严重的后果是秦钟因此”战争”引发了”秦可卿闲话”,致秦可卿心病加重,最后含羞自尽。秦可卿死后,我们不见秦钟如何悲伤,却见秦钟在秦可卿出殡时轻薄人家纺线村姑二丫头,接下来又”得趣馒头庵”,急吼吼地把智能儿好一顿”云雨”。——要知道,此时秦可卿尸骨未寒,按理说正该是秦钟最为悲伤的时刻。是他送掉了姐姐的性命,然而他却在姐姐尸骨未寒之际,胡作非为,还极其厚颜无耻地”得趣馒头庵”!

我早就说过了,秦可卿是死于”战争”的,而且是死于是非堆的;也早就说过了,秦可卿正影射着贾元春。我们看秦可卿,事情坏在秦钟手里;我们再看贾元春,事情坏在贾珍手里。秦钟与贾珍,这岂不是联系上了吗?他们都是”情种”,也都是因”情种”而惹祸。我们看秦可卿”曲子”怎么说?正是”宿孽总因情”!

其实,秦可卿”曲子”是很值得人们玩味的。”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这是说谁?当然,你可以说它是指秦可卿。但”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则很明显地是把批判的矛头直指当权的贾府男性,即贾敬、贾珍,而语气的重点在贾珍。特别是”曲子”最后一句,”宿孽总因情”,这里面不该有贾敬的事,只有贾珍。——当然,贾敬负有领导责任,这在”曲子”里说得是很清楚。但有人因此”曲子”误以为贾敬也曾对秦可卿不轨,有性侵犯,这在我看来,没有什么依据,纯属臆测之词。

秦可卿在曹雪芹笔下,不仅是举世无双的大美人,而且从根本上来说是个大好人,更是个男性性欲的受害者。她死以后,”那长一辈的想他素日孝顺;平一辈的,想他平日和睦亲密,下一辈的想他素日慈爱,以及家中仆从老小想他素日怜贫惜贱、慈老爱幼之恩,莫不悲嚎痛哭者”(见十三回)。——以上白纸黑字的文字描述,充分说明了秦可卿在贾府中人缘极好,深得贾府上下人等的普遍爱戴。我们再看贾府最高领导贾母对秦可卿的评价——

贾母素知秦氏是个极妥当的人,【甲戌侧批:借贾母心中定评。】生的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见他去安置宝玉,自是安稳的(见第五回)。

说实在话,秦可卿死得实在是一个冤!她是被秦钟祸害的,而秦钟是”情种”,与贾珍正相通。我们看秦可卿判词: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判词说秦可卿是个”情天情海”之人,但她是”幻情身”,也就是说她是人间的警幻仙姑,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实体的人。在红楼梦中,作者直接写明她是警幻仙姑之妹,读者如果明白这一层,有些问题就可以豁然开朗、恍然大悟了(秦可卿在红楼梦中是个全面隐喻性人物,她影射贾元春,影射黛钗 ——即”兼美”,还影射贾府灭亡)。

下面我们接着说。”情既相逢必主淫”,这就与贾珍勾连上了,因为与秦(情)”相逢”的另一个”情”正是”情种”贾珍。这一点,在秦可卿判词的后面两句,其实表达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我以上所说,其实并不是说秦钟就是贾珍,而是说有影射。秦钟、贾珍在”情种”这一点上是完全一样的,在”宿孽总因情”上祸害了秦可卿与贾元春亦是完全一样的,——尽管,这”祸害”,各有内容的不同。

红楼梦里有影射,特别是小说人物间的影射,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比如人所共知的黛玉、晴雯;宝钗、袭人等等。这种影射,有时取其一点,有时取其大部,有时甚至可意会而难以言传,真是五光十色,五花八门。

有些红迷朋友不愿正视这客观存在的事实,其实从根本上来说是不愿承认红楼梦探佚的科学性、可行性。——因为红楼梦是小说,而小说就有小说的规矩,有小说的作法。特别是曹雪芹有他独特的小说作法,里面充满影射、谶语、对称等等,此无疑给我们红楼梦探佚带来了极大的方便。

秦钟临死前对宝玉说的那一番话,也有人很不理解,认为与他本来的性格不相协调,其实,我们只要意识到秦钟有部分地影射贾珍之意,那么,理解就不会成为问题,而是顺理成章的事。

秦钟的死,曹雪芹竭尽调侃,毫无怜悯之心,与笔下的秦可卿之死形成强烈反差。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曹雪芹心目中对秦钟是抱着一种何等不耐的态度。为说明问题,我将秦钟之死的一段文字录于下面——

此时秦钟已发过两三次昏了,移床易箦多时矣。宝玉一见,便不禁失声。李贵忙劝道:”不可不可,秦相公是弱症,未免炕上挺扛的骨头不受用,所以暂且挪下来松散些。哥儿如此,岂不反添了他的病。”宝玉听了,方忍住近前,见秦钟面如白蜡,合目呼吸于枕上。宝玉忙叫道:”鲸兄!宝玉来了。”连叫两三声,秦钟不睬。宝玉又道:”宝玉来了。”那秦钟早已魂魄离身,只剩得一口悠悠余气在胸,正见许多鬼判持牌提索来捉他。那秦钟魂魄那里肯就去,又记念着家中无人掌管家务,又记挂着父亲还有留积下的三四千两银子,又记挂着智能尚无下落,因此百般求告鬼判。无奈这些鬼判都不肯徇私,反叱咤秦钟道:”亏你还是读过书人,岂不知俗语说的:’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我们阴间上下都是铁面无私的,不比你们阳间瞻情顾意,有许多的关碍处。”正闹着,那秦钟魂魄忽听见”宝玉来了”四字,便忙又央求道:”列位神差,略发慈悲,让我回去,和这一个好朋友说一句话就来的。”众鬼道:”又是什么好朋友?”秦钟道:”不瞒列位,就是荣国公的孙子,小名宝玉。”都判官听了,先就唬慌起来,忙喝骂鬼使道:”我说你们放了他回去走走罢,你们断不依我的话,如今只等他请出个运旺时盛的人来才罢。”众鬼见都判如此,也都忙了手脚,一面又报怨道:”你老人家先是那等雷霆电雹,原来见不得’宝玉’二字。依我们愚见,他是阳,我们是阴,怕他们也无益于我们。”都判道:”放屁!俗语说的好,’天下官管天下事’,自古人鬼之道却是一般,阴阳并无二理。别管他阴也罢,阳也罢,还是把他放回没有错了的。”众鬼听说,只得将秦魂放回,哼了一声,微开双目,见宝玉在侧,乃勉强叹道:”怎么不肯早来?再迟一步也不能见了。”宝玉忙携手垂泪道:”有什么话留下两句。”秦钟道:”并无别话。以前你我见识自为高过世人,我今日才知自误了。以后还该立志功名,以荣耀显达为是。”说毕,便长叹一声,萧然长逝了。

事实上,秦钟之死是曹雪芹的刻意安排,因为秦可卿已死,他也就完成了肩负的任务,没有必要再活在红楼梦里了,——其中也包括被他活活气死的父亲秦业。因为不管秦业、秦钟、秦可卿,他们围绕这个”情”字做文章。——-当然,这个”情”,与宝玉的”情”字大不相同,一个是皮肤滥淫,一个是”意淫”——即好色不淫,对女儿全是一片真情体贴。

秦业、秦钟、秦可卿的死亡,意味着红楼梦大幕即将拉开,也就是说,他们只是序幕,正剧才刚刚开始,其标志是元春省亲,随后是贾府三年春光,最后走向彻底灭亡。——这就是我眼里的红楼梦大章法、大结构之一。

最后我附带说明一下,秦钟的另一面是代表宝玉小时候的玩伴,天真烂漫、情有独钟。秦钟虽死了,但宝玉性格仍向前发展。红楼梦,故事是向前推进的,小说人物的性格也是不断向前推进的,故宝玉小时候有些不端行为,其中包括勾搭玉爱,包括对秦钟的过分亲昵,我们是完全能够理解并予以原谅的,毕竟不管什么时候,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何况是宝玉的幼年呢。

本文到此结束,望红迷朋友评头论足。

 

王根福

2010.1.5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