翩翩起舞 中國古代宮廷舞 ─〈2〉

中國古代宮廷舞 ─〈2〉

分享

中國宮廷舞是伴隨著古代宮廷的出現而形成、確立和發展的,在中華璀璨的文化史上留下了絢麗多彩的篇章。

發展時期:兩漢

隨著民間俗樂舞在春秋戰國時期進入中國宮廷,自西周以來提倡的中國宮廷雅樂舞在保留以往莊重、崇高的同時,也開始吸收俗樂舞;俗樂舞在中國宮廷舞中開始佔據一席之地。這首先體現在管理俗樂舞機構的設立。

在秦短暫的統治期間,最早出現了管理俗樂舞的機構“樂府”,但它的正式形成是在西漢武帝時期。樂府中的樂舞,種類繁多,有郊祭樂舞、兵法樂舞、朝賀宴樂等;在風格上,有江南、淮南、西南等不同地區和民族的樂舞;在形式上,有器樂演奏、吟誦歌唱、舞蹈倡優等表演。其成員包括來自各地的民間藝人,機構龐大。到漢哀帝即位時,樂府人員已達八百多人。西漢末年,樂府被解散。

東漢建立後,皇帝恢復了管理俗樂舞的機構,但名稱改為“黃門鼓吹署”。文人蔡邕稱:“漢樂有四品,一是太予樂,二是雅頌樂,三是黃門鼓吹,四是短簫鐃歌。”

其次,體現在兩漢皇帝還十分推崇俗樂舞。比如西漢武帝就用俗樂舞招待來京朝拜的四夷賓客。而隨著四夷賓客的來京,少數民族舞蹈也逐漸彙集京都。東漢班固在《東都賦》中就寫道:“四夷間奏,德廣所及;僸?兜離,罔不具集。”《五經通義》曰:“舞四夷之樂,明德澤廣被四表也。”四夷的舞蹈形式是:“東夷之樂執矛舞,西南夷之樂執羽舞,西夷之樂執戟舞,北夷之樂執幹舞(兵舞)。”此外,西域的舞蹈也在貴族中開始流行。這些少數民族舞蹈的流入並與中國宮廷中的俗樂舞交融,為中國宮廷舞在唐時走向高潮奠定了基礎。

漢朝的俗樂舞有武舞和文舞。武舞大氣,舞姿剛健、氣勢勇猛,具有非常強的感染力和衝擊力。比如劍舞、棍舞、刀舞、幹舞、戚舞。文舞則有長袖折腰舞、掌上舞、盤鼓舞等。其主要特點就是輕盈飄逸而且有著非常高難度的技巧。它們最終在中國宮廷舞中佔據了重要的位置。

兩漢的雅樂舞在數量上要弱於俗樂舞。《漢書‧禮樂志》記載,雅樂舞有高祖作的《武德》(後更名為《昭德》《盛德》),高祖六年由舜《招舞》更名而來的《文始》,《五行》(本周舞,秦始皇二十六年更名),以及《四時》(孝文帝所作,以示天下之安和也)、《昭容樂》、《禮容樂》。

上述樂舞主要是用於祭祀。比如高祖廟奏《武德》、《文始》、《五行》之舞;孝文帝廟奏《昭德》、《文始》、《四時》、《五行》之舞;孝武帝廟奏《盛德》、《文始》、《四時》、《五行》之舞。諸帝廟皆常奏《文始》、《四時》、《五行舞》。

高潮的準備時期:魏晉南北朝

漢代宮廷舞的發展,為中國宮廷舞高潮的到來奠定了基礎。而介於這之間的魏晉南北朝時期則是高潮來臨前的準備階段。

魏晉南北朝時期宮廷舞的主流是清商樂舞和胡舞。

清商樂舞是漢民族傳統民間樂舞的稱謂。魏時設置了清商署,西晉時,清商樂在宮廷中廣為發展。東晉在江南建都後,江南的吳歌、荊楚的西聲都濫觴于清商樂。《魏書‧樂志》記載:“初,高祖(孝文帝)討淮漢,世宗(宣武帝)定壽春,收其聲伎。江左所傳中原舊曲,《明君》、《聖主》、《公莫》、《白鳩》之屬,及江南吳歌、荊楚西聲,總謂之清商。”

清商樂舞的主要特點是:清麗飄逸、典雅高遠、閒適舒緩,而且舞蹈的抒情、言志都很強烈。比如當時著名的《白紵舞》,表達情感豐富多樣,有訴相思道別離的,有言悲苦歎人生的,有崇仙向道的。其舞蹈輕盈、飄逸。南北朝宋的劉鑠在觀看完《白紵舞》後,曾賦詩稱“狀似明月泛雲河,體如輕風動流波”。再比如《大垂手》舞,有著“羅衣恣風引,輕帶任清搖”之神逸。還有《明君》舞等。

“胡舞”主要指西北少數民族的舞蹈。漢時,胡舞就已經進入長安,三國時期,胡舞在中原地區得到了更為廣泛的傳播。《魏書》記載了魏國的曹植在沐浴後,跳一種叫《五椎鍛》的胡舞。南北朝時期,西北地方的“天竺樂”、“龜茲樂”、“疏勒樂”、“安國樂”、“高麗樂”、“康國樂“、“高昌樂”等都陸續傳入中原,並受到了宮廷的接納。如《舊唐書‧音樂志》記載:“周武帝聘虜女為後,西域諸國來媵,於是龜茲、疏勒、安國、康國之樂,大聚長安。”

胡舞的特點是粗獷豪放、剛勁質樸。
魏晉南北朝時期的清商樂舞和胡舞已經形成了獨立的藝術形式,它們分別對唐朝代表性的舞蹈“軟舞”、“健舞”和“大?”提供了素材和基調,為唐代宮廷舞走向紛繁絢麗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