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名作 小议黛玉和袭人

小议黛玉和袭人

分享
宝黛两小无猜 

《红楼梦》第十九回的回目是“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其中“花解语”是说袭人借“赎身”之语箴劝宝玉,从而上演了一出“良宵情切解语花”的情事;而“玉生香”却是宝玉和黛玉两小无猜的一个经典画面,宝玉借“扬州黛山林子洞”里老鼠精的典故,来比喻黛玉“日暖生香”的“香玉”故事。一个“情切切”,尽显袭人要宝玉走“仕途经济”的急切之情;一个“意绵绵”,却是无限风光旖旎,温馨可人,宝黛两小无猜、心心相印的情感跃然纸上。

  

自来有“晴为黛影,袭为钗副”的说法,袭人和宝钗一样,爱的是宝玉作为“通灵宝玉”的一面,而与宝玉有着“木石前盟”的黛玉,爱的却偏偏是宝玉“偏僻乖张”的一面,从这一点上来说,只有黛玉才是宝玉唯一的知己。而袭黛二者之间,难说孰是孰非,只能说是不同的人生观世界观所致。宝玉最终没有走上仕途经济的道路,来彼大荒,归彼大荒,这一场的人生悲剧终究难免。黛玉一早如雪花姗姗而去,“质本洁来还洁去”,其实未尝不是一种幸福。只有袭人“枉自温柔和顺”,到头来却是“谁知公子无缘”,为之一叹。

 

而书中所写,袭人和黛玉是同一天生日,都是二月十二的花朝,这却也巧,或许是作者的有意安排,也或者是宝玉的痴心妄想。宝玉曾认为,只有黛玉和袭人二人,“大概还是可以同生同死”的,可见他的生活理想是有“黛玉之妻,袭人之婢”,而命运捉弄,最后偏是“宝钗之妻,麝月之婢”,而宝玉之希望和黛袭二人共同生活的愿望却是很明显的。黛玉与宝玉,是“木石前盟”的知己之情,是精神上永恒的伴侣,对于袭人,宝玉可能觉得生活上离不开她。而对于读者来说,虽然对袭人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却也觉得怡红院离不了此人,宝玉离不了此人,其实这是一种潜意识里对母性的依恋,如紫鹃之与黛玉,由此可见,袭人对于宝玉,不是不重要的。袭人和黛玉,可以说一个是宝玉生活上的伴侣,一个是宝玉精神上的伴侣。  

另一件有关袭人和黛玉的可巧之事,却是与两件小物件有关。
  

第十四回贾宝玉路谒北静王,北静王将自己手腕上戴着的一串鹡鸰香念珠赠与宝玉,不久黛玉从苏州回来,带来许多礼物分发给宝玉宝钗等人,宝玉也便将这串鹡鸰香念珠取出,转赠黛玉,谁知黛玉却说:“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他。”遂掷而不取,宝玉只得收回。每次看到这里都觉得好笑,被贾宝玉无比推崇尊敬的北静王,到了黛玉这里却成了“什么臭男人”,岂不让本就自惭是“泥做的”宝玉更加郁闷?其实这里面黛玉的心理十分可爱,大可深究。

  

一方面,宝玉将一个陌生男人佩带过的物件转赠黛玉,尽管这个男人高贵如北静王,也有点伤害了黛玉作为一个贵族小姐应有的矜持与自尊,所以黛玉不高兴。另一方面,黛玉又是十分敏感的,宝玉一心只顾着讨她的欢心,未及多虑,就将北静王的饰物相赠,倘若黛玉高高兴兴地收下,甚至还像宝钗佩带红麝串那样将念珠时刻戴在手腕上,等宝玉回过神来,心里未免又会有点拈酸。所以黛玉怒而掷其他“臭男人”拿过的东西,其实是在向宝玉表明:“我的心中只有你。”每每看到这里,我都觉得十分痛快,想象着宝玉挨骂后灰溜溜的情态,不禁莞尔失笑。

  

另一件便是有名的“茜香罗”,见于第二十八回,贾宝玉初识琪官蒋玉菡,二人一见如故,以茜香罗和松花汗巾互赠。晚上回家后,袭人得知这件事,颇不高兴,原来那松花汗巾子是袭人的:“不该拿着我的东西给那起混帐人去。”琪官在袭人看来,原本是“混帐人”,谁知后来却偏偏“堪羡优伶有福”,袭人终究嫁了这个“混帐人”呢。其实当时宝玉也未必就像袭人所说的“没算计”,忘记了松花汗巾子是袭人的,只是当时情势所迫,蒋玉菡主动要求交换汗巾,如果这时以汗巾子是自己丫鬟的而推脱,岂不辜负了琪官之情?所以宝玉想也没多想,十分爽快地与蒋玉菡交换了汗巾,回来和袭人赔笑:“我赔你一条吧。”

  

试想如果那条汗巾子是黛玉的,宝玉还会赠送给琪官吗?答案当然是不。黛玉给宝玉绣的一个荷包儿,宝玉还珍藏密敛的收在怀里,生怕给家人小厮解了去,如果送条汗巾给宝玉,那么即使琪官态度再恳切,宝玉也断断不会相赠,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了。黛袭二人在宝玉心目中的地位由此高下立见。茜香罗的尾声便是宝玉在夜里偷偷将琪官的汗巾子系在袭人身上,早上袭人醒来见了,忙一顿把解下来,说道:“我不希罕这行子,趁早儿拿了去!”宝玉见他如此,只得委婉解劝了一回。袭人无法,只得系在腰里。过后宝玉出去,终久解下来掷在个空箱子里,自己又换了一条系着。袭人将茜香罗系了又解,解了又系,最后终于解下来掷在箱子里,完全是因为宝玉“委婉劝解”,而宝玉却于无意之中替袭人和琪官牵了红线,定下姻缘,恐怕是连他自己也想不到的。

  

黛玉视北静王之类的“臭男人”如敝帚,弃之而后快,态度决绝而坚定,正是表明了她对于宝玉的“木石前盟”的爱情本质,她爱的正是“偏僻乖张”的本色的宝玉,不是宝玉身上所代表的家族背景、权势地位,这一切于她来说就如那些“臭男人”拿过的鹡鸰香念珠一样毫无价值;而袭人和宝钗眼中的“通灵宝玉”,却正是她们一心期盼的“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的走仕途经济的宝玉,如果这样的“通灵宝玉”一旦丢失,“时不乖兮玉不光”,那么这块通灵宝玉于她们便不再有任何意义。所以尽管辗转反侧,几度徘徊,袭人最终还是嫁了茜香罗的主人。

  

黛玉本为还泪而来,而宝玉最终也是只得了黛玉一人之泪,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当飞鸟各投林,一切归于沉寂之后,宝玉便也义无反顾地悬崖撒手,走向了一片白茫茫的雪野。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