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名作 《臨江仙》 明‧楊慎

《臨江仙》 明‧楊慎

分享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1)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2)漁樵(3)江渚(4)上,

慣看秋月春風。

一壺濁酒(5)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注釋】

(1)淘盡:淘光、淘乾淨、一點不剩。

(2)白髮:指老人。

(3)漁樵:這裡是名詞當動詞用,打魚、砍柴的意思。

(4)渚:音同「主」,江上的小島。(5)濁 :不清澈,相對於「清」。濁酒 :用糯米、黃米等釀製的酒,酒較混濁。

【譯文】

長江波濤洶湧的向東流,一去不回頭,多少英雄豪傑都像翻滾的浪花一樣,消逝在歷史長河中。無論是對或錯,成功或失敗,轉眼間就不存在。只有青山依然存在,歲月依然流轉,日升日落依舊。白髮老翁在江上捕魚、小島上砍柴,早已習慣春夏秋冬四季輪轉。難得和老朋友相見,一起高興的喝幾杯酒,歷史上發生的多少大事,只不過是下酒的閒談話題罷了。

【作者簡介】

楊慎(一四八八年至一五五九年;約等同西方文藝復興三巨匠在世之時)明代文學家。字用修, 號升庵。新都(今成都)人。明武宗正德六年(一五一一年),楊慎錄取為進士的第一名,是蜀中地區(四川)在明朝的唯一一名狀元。楊慎性情剛直,遇事直言直 書。明世宗嘉靖三年(一五二四年),因「議大禮」被貶至雲南永昌衛(今保山),居住三十幾年,死於當地。後由明熹宗天啟年間(一六二一至一六二七年),追 諡「文憲」。著有《升菴集》。

楊慎博學廣識,《明史》本傳稱其著述豐富,為明代第一。 他的長篇彈唱敘述歷史的作品《二十一史彈詞》,敘述三代至元及明末歷史,文筆流暢,廣為傳誦。羅貫中《三國演義》開卷前面的一首小詞,就是楊慎作的這首《臨江仙》。

【賞析】

這首詞一開頭,就給人一個很大的氣魄。放在《三國演義》最前面,別有一番滋味。《三國演義》整本書不只在寫歷史,其實在寫英雄。英雄的起落,英雄的興衰,英雄的氣勢氣魄,英雄的無奈,最後終歸到歷史的無情。這部風起雲湧的歷史,多少英雄豪傑,多少能人異士,歷史過後,留下了什麼?一切都轉眼就沒了,只留下一個「空」。

整部三國歷史,就是轟轟烈烈的一個朝代之爭,巨人的較量;《三國演義》洋洋灑灑數十萬言,都濃縮在這首小詞中。

不只是三國,歷史上多少英雄豪傑,多少風雲人物,多少豐功偉業,在永恆的景物面前,更顯得短暫而虛空。無怪乎蘇東坡要大嘆「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李白要高歌「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而這個江上的老翁,並不是普通的一名漁夫。你看他「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輕輕鬆鬆,茶餘飯後,就可以說古論今。可見是個飽讀詩書,貫 通古今的高士。這樣一個白髮蒼蒼的高士,講出這樣徹悟人生、看透人世的永恆之理,我們似乎可以看到,在這隻字不言的背後,隱藏著高士坎坷起伏的一生,其實 也正是作者楊慎一生命運蹭蹬的寫照。

若非經過大苦大難,豈能有對人生如此的大徹大悟?豈能用如此曠達超脫的語氣,道出如此深沉悲壯的真理?

英雄再叱吒風雲,也不過是江上的一朵小浪花;歷史過去,隨即消逝。「是非成敗」好像只是簡簡單單的四個字,但英雄的「是非成敗」,卻影響著一個朝代的興亡,千千萬萬人民的生活。然而,不管是小小個人的是非成敗,亦或是英雄豪傑的是非成敗,時間過後,都只是一場空。

而無情的青山,看慣人世間的起伏,了然無動於衷,依舊長青;無情的夕陽,除了讓人感傷年華老去,它還一樣的豔麗,一樣的不曾老去。

是先看透了「是非成敗轉頭空」,才能放下那個爭名奪利的心。像這樣一個有才能的人,也才能夠真正的靜下心來,天天看著那秋月春風。才能習慣,才能釋懷,也才能豁達,才能瀟灑,也才能把「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雖說如此,高士的寂寞還是悄然躍於紙上,否則,就不會遇到朋友那麼高興:終於有人可以跟他一起講上兩句心裡話,講歷史、講英雄、講高遠的志向。而不只是平常和江邊尋常人家閒聊日常家居生活。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追名逐利,百年過後,都只是一場空,什麼也沒留下。再大的英雄,再成功的勝利者,在時間面前,都只能放下武器,承認自己的必輸,注定的必輸,中間沒有任何可以討價還價、任何僥倖的餘地。

這就是為什麼這首表達超遠曠達意境的小詞,會給人這樣一種無可挽回的悲壯蒼涼之感。同時讓人讀完後,心境也昇華到老翁的那一片清風明月中,在忙碌的現代生活中,偷得一點閒暇餘情。

(责任编辑:顏靜璇)

(文章来源:綜合轉載)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