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学 沉默的峡谷(图)

沉默的峡谷(图)

分享

黄昏,我拐进夔门的暮色

这是浅秋 金黄色的菊欲开未开。
沿沪蓉高速顺江而下 过云阳 在奉节下道时
已是渐凉的黄昏

远远地望着三马山上的移民新城 我知道
昔日的诗城已远。暮色里 我误把三面环水的
白帝山 当作了没法悲伤的钓鱼岛

宝塔坪依然紧紧地拥着依斗门 只是诗意不再。
而渐黄的秋叶 于高一声低一声的蝉鸣里
覆着一个王朝的腐与痛

曾经天下雄的夔门已矮。矮过了草堂的天空
还会矮过帝国迷茫的十月。只是不知道 是否
矮过 被镰刀割伤的心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