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学 我的尼日利亚行——(四)形...

我的尼日利亚行——(四)形形色色的中国人

分享

【新三才讯】在尼日利亚期间,我们住的时间最长的地方是中国大使馆在新都阿布贾的代办处的小院。这里人很少,主管是参赞。参赞相貌清癯,有些书生般的瘦弱,说起话来细声细气。一秘也在这里,她和参赞是夫妇,身材魁梧,性格泼辣。一秘对我们的接待很周到,但对参赞经常河东狮吼,也分不清他俩究竟谁是参赞,谁是一秘。

在尼日利亚跟我们最熟的中国人莫过于使馆的厨师赵师傅了。赵师傅是绍兴人,做得一手地道的浙江菜。尼日利亚本地人基本不吃蔬菜,中国人来了以后,开始自己种菜解决吃菜的问题。从最简单的种起,中国人把大白菜的种子撒在了空旷的地方。中国大白菜在热带的阳光下和非洲的沃土上蓬勃生长,很快就长成了。但是因为当地没有天气变冷的过程,白菜叶子不会包在一起,所以每颗大白菜都象一朵盛开的花。在我们去的时候,市场上基本只有大白菜。所以我们每天的蔬菜就是大白菜。但是赵师傅手艺好,普普通通的大白菜也能翻出几个花样,大西洋里皮糙肉厚的带鱼也能被他调理的有滋有味。在阿布贾吃了20多天大白菜和带鱼,竟然没有吃腻。

赵师傅是厨师,级别最低,谁说话他都得听着。中国使馆代表处的小院里人不多,一秘想打麻将时总是三缺一,一定要把赵师傅叫上。但是牌桌上却对赵师傅呼来骂去。赵师傅每次都不想去打牌,可是又不敢不去。

我们是一群视高官与平民无别的人,中国当今的第一夫人当时是我们同一单位的上级领导。我自己的工作中更是时常和部长、总理夫人打交道。所以不管是”一秘”还是”参赞夫人”,在我们看来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但要是一位厨师饭做得好,同样值得人们尊重。

见到我们,在小院里压抑了快一年的赵师傅象见到了亲人,时常来跟我们聊天。他低下头,胡噜着花白的头发给我们看,说:“你们看,还不到一年,我的头发就白了这么多!等干满一年合同到期,我就再也不干了,回老家去。这里虽然挣钱多,可是太辛苦了。”我们都很欢迎赵师傅,请他有空常来和我们这里坐坐。

在阿布贾时,附近城市有一位华人的木材厂老板得知有使馆的工程,邀请我们,我们前往了他所在的城市。因为搪瓷制品便宜又耐久,尼日利亚人喜欢用搪瓷制品。这位木材厂的老板也开了个搪瓷厂,他先请我们参观他的搪瓷厂。一进厂房,各种味道合着热气扑面而来。只见黑洞洞的厂房里,几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在几个锅炉里跳动。穿着肮脏破旧的工作服的尼日利亚工人们拿着简陋的工具,在火炉前把那些烧红了的搪瓷制品搬进搬出。走出厂房,我们都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们带队的老头儿不停地小声唠叨:“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我和几位工程师交换了一下眼神,大家都和老人家是同感。

之后木材厂老板请我们吃饭。刚刚经历了血汗工厂的一幕,我们实在没有食欲,不过有龙虾吃,我们还是要彬彬有礼地对主人表示感谢。只是这龙虾吃起来怎么感觉还没有赵师傅的带鱼可口。我们纷纷说:“这龙虾的肉原来这么硬啊!”

饭后,木材厂老板又请我们去参观他的豪宅。那房子大的让人觉得太空旷,不象是有人住的样子。老板着重向我们介绍了通向二楼的楼梯。每块楼梯踏步板都是一整块又宽又厚的红木,栏杆是由雪白的象牙和漆黑的乌木制成。这样的搭配谈不上美观,完全是名贵材料的堆砌。我和同事们互相看看,大家的眼神都怪怪的。

富有本来是件好事,当拥有金钱带给自己的能力时,要是去用这能力带给更多人帮助,从而也使自己积累更多的财富该多好?要是以追求更多金钱为目的一味压制别人,这样的生活,即使脚踏红木,手扶象牙,百年之后又将走向何方?

我们即将离开阿布贾,经拉格斯去巴黎。使馆参赞安排文化参赞跟我们见面,给我们介绍一下巴黎,方便我们观光购物。这是我们头一次见到了文化参赞。文化参赞姓张,是由文化部派来的。张参赞戴着金丝边眼睛,穿着浅色西装,一派文质彬彬的儒雅风度。他目视前方,一板一眼地向我们介绍巴黎的特色,从香水品种到历史名胜,我们正听得入神,一秘突然冲进来,对张参赞说:“他们该走了。”张参赞意犹未尽,还想再讲几句,一秘又一次打断了他。我们赶紧起身,诚心诚意地向张参赞致谢。一边往外走,我的同事一边小声说:“唉,别人都是外交部的,只有他是文化部的。”我们在阿布贾的使馆代办处里生活了将近二十天,这竟然是我们唯一的一次见到文化参赞。我们才知道,原来在这个院子里,还有这样一个人,他的职务是这里最高的人之一,然而他的处境可能比赵师傅还要凄凉。

再想想一秘,她接待我们时可谓热情爽朗,或许她是因为在这个环境里太单调,能量无处释放,性情才变成这样的吧?

返回拉格斯后,我们见到了中国驻尼日利亚大使和大使夫人,他们是一对矮矮胖胖的夫妇。大使以前出任过中国驻汤加大使,在中国驻汤加使馆里,一共只有大使和大使夫人两个人。太平洋的碧海蓝天在旅游者看来是辽阔和安逸,在他们看来却是空旷和寂寞。汤加是太平洋里唯一的王国,汤加国王在人民中享有威望,他不但每日要为国事奔忙,还养了49头牛来维持自己的生计。一次,中国大使为外交事务去拜见国王,正跟国王谈着话,有一个人突然跑进来告诉国王一头牛走丢了!国王马上中止了跟中国大使的会晤,急忙跑出去找牛。经过了几年时间,大使终于升迁为驻尼日利亚大使,虽然环境不安全,但可以统领中国驻西非各国使领馆的总馆,大使也算是媳妇熬成婆了。

想想这些人,没钱的人为了挣钱却要承受更大的压力;有钱的人为了挣更多的钱要来主动款待我们这些小小设计师;在外人面前光彩夺目的外交官们背后一把辛酸;身为君王的人也要为国事、家事操心。人世间谁人不苦?正因为如此,佛陀为芸芸众生落下了慈悲的泪。

离开尼日利亚的日子到了,我们到使馆去吃最后的晚餐。饭桌上正中心好大一个盘子里盛满了带骨头的肉。原来大使特地派人到拉格斯郊外的池塘里打了一条鳄鱼,用鳄鱼肉为我们践行。这样的野味闻所未闻,我们赶紧表示感谢。同事们吃了一口,纷纷说:“象鸡肉。”我夹了一块没有骨头的肉,一尝,象牛肉。同事让我挑一块带骨头的,我挑了一块有大骨头的,一尝,象鸭子。同事又让我挑一块骨头小一些的,我挑了一块只有非常细小的骨头的肉,一尝,果然象鸡肉。

吃饱了鳄鱼肉,我们启程了。这次我们登上了法航的飞机,当飞机从拉格斯机场起飞,向巴黎飞去时,低头俯瞰这片非洲大陆,满怀惆怅代替了我们来时的兴奋。回想在尼日利亚的一幕幕,这片土地和这里的人们,我心中的感觉就好像刚才那盘鳄鱼肉,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后记:

我的第一篇文章发表后,一位朋友马上反馈说我竟然能在尼日利亚待一个月,简直太佩服了。这位朋友几个月前去的拉格斯,她说:“无语啊。脚刚沾地就听说一家当地航空公司的飞机撞上民宅,一飞机的人都没了。”出了机场他们当地办公室的人还得找警车护送他们到酒店,最逗的是,客户一个星期天天给他们点中歺外卖,把我们一个组的其它非中国人都快吃吐了。最后那些同事向老总交总结报告的时候说:“什么都好,就是下次我们来的话能换点花样吃吗?”

在2011年的尼日利亚大选后,当地又发生了枪战……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