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音繞梁 魏文侯问乐 (图)

魏文侯问乐 (图)

分享

 

【新三才网讯】魏文侯问子夏:“我穿着朝服听古乐,很快就躺下睡着了。但是听郑卫之乐,却不知疲倦。请问古乐为什么会使人疲倦,而新乐为什么又使人喜欢呢?”

子夏回答说:“现在所说的古乐,表演时進退整齐,乐声和平宽广。弦管乐器,都依拊鼓的节奏,开始时以鼓声领起,最后以金铙结束。用相来指挥结束的乐曲,用雅来控制音乐的速度。君子说明此乐舞的深刻意义,或称道古代圣王的业绩,修身治家,最终平定天下,这就是古乐的表现。”

子夏又说:“所谓今乐,表演时杂乱不齐,乐声奸邪泛滥,使人沉溺其中而难以自拔。有时夹杂着侏儒倡优的表演,男女混杂,父子不分。音乐结束,既无法说明什么道理,也不能讲述古代圣王的业绩,这就是新乐的表现。现在您问的是乐,而您爱好的是音,所谓乐和音,虽然相似却并不相同。”

魏文侯问:“请问有何不同呢?”

子夏回答说:“古时候天地和谐,四时得当,表现在修养善德,年年五谷丰登,疾病不发作,妖崇也不兴起,这就是所说的太平天下。后来圣人出现,把君臣父子定为纲纪,纲纪确立,天下安定。天下安定,然后制定六律,调和五声,配合乐器歌诗,这就是所说的德音,德音才能称作乐。而您现在所喜欢的,大概是溺音吧?”

魏文侯又问:“请问溺音是从哪里产生的呢?”

子夏回答说:“郑国的音乐轻佻放荡,让人心志淫邪;宋国的音乐缠绵纤细,让人意志消沉;卫国的音乐节奏急促,让人意志疲劳;齐国的音乐傲慢邪辟,让人意志骄横。这四种音乐,都会让人沉溺于声色之中而有害于德行,所以祭祀时不用它们。”

子夏接着说:“《诗经》说‘肃雍舒缓的合奏,先祖才愿意聆听。’肃肃是恭敬的样子,雍雍是温和的样子。恭敬而又温和,什么事做不成呢?作为国君要谨慎自己的好恶。国君爱好,臣下就会去做。上面流行,下面就会随从效仿。《诗经》说:‘诱导民众很容易。’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出自《礼记》)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