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新创 〖宋词欣赏〗满庭芳(图)

〖宋词欣赏〗满庭芳(图)

分享

 

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算来着甚干忙。
事皆前定,谁弱又谁强。
且趁闲身未老,须放我、些子疏狂。
百年里,浑教是醉,三万六千场。

思量,能几许?忧愁风雨,一半相妨。
又何须抵死,说短论长。
幸对清风皓月,苔茵展、云幕高张。
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

【作者简介】

苏轼(公元 1037-1101)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博学多才,诗词文章书法绘画,无一不精。其文章属“唐宋八大家”之一,其诗为宋代第一大家,其词开创了宋词中豪放、清旷的词派,对后世的文学有巨大影响。

【字句浅释】

题解:此词由讽世到愤世,从自叹到自适,生动地刻画了作者愤世嫉俗和飘逸旷达的两重性格。蜗角:蜗牛的触角,比喻极其微小。算:料想,推测。算来:想起来。干:徒然,白白地。着甚干忙:为什么白白地着忙。事皆前定:任何事都有其因缘关系,是早就定好的。闲身:古代指没有官职的身躯。放:让,放任。些子:少许,一点儿。疏狂:豪放,不受拘束。浑:几乎,都。教:使,让。相妨:互相妨碍、抵触。抵死:老是,无论如何。

【全词串讲】

小如蜗牛角的虚名,
微似苍蝇头的薄利,
想来有什么值得白费力昏忙?
万事已由因缘决定,
还争什么哪个弱哪个强?
姑且趁无官一身轻年纪未老,
应当放松自己、少些拘束多点豪放。
在一百年里面,让我每天都在醉中,
一共醉他个三万六千场。

思量人生,能有多少欢喜?
人事风雨带来忧愁,
还把其中一半毁伤。
又何必总是认那个死理,
非要论定谁短谁长?
幸好面对清风拂拂明月朗朗,
绿草青苔无际、云幕高高张挂天上。
江南如此美好,让我斟尽千钟美酒,
再把一曲《满庭芳》来高唱。

【言外之意】

作者口随心发、随口而成,使得此词带着口语化痕迹,看似毫不经意,实则颇具匠心。“蜗角虚名,蝇头微利”两句,对偶工整而形象鲜明、比喻贴切,成为后人议论名利时最贴切、最形象的概括。此词结构打破上片景、下片情,或者层层递進的线性结构的成规,采用平行结构写法,很好地揭示了作者愤世嫉俗和飘逸旷达两个不同的性格侧面。

作者一生,宦海沉浮、世路坎坷、历尽搓磨。但这些么难却不断地加深着他对人生、命运和社会的认识,使他在脱出人生矛盾、感情漩涡的同时,获得精神上的解放与升华。这种升华反映到他的诗词文章中,便体现为词情高人一筹、心胸超人一等。因此,读其作品每能使读者有登高望远的感觉。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