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新创 《死亡·奇跡·預言》3 ...

《死亡·奇跡·預言》3 水晶聖城/知識之盒

分享

「他死了」

我所記得的救護車里的景象相當混亂。與醫院通話的無線電聲中夾雜有珊蒂的啜泣;盡管心電圖上已拉出一條平直線,醫護人員卻仍持續地努力著。救護車司機將油門踩到底,同時打開警報器,因為不管車上的病患是死還是活,他能做的就只有這些。

醫生和護士早等在急診室的門口。緊急醫療小組將我從救護車上抬下來,推入急診室。他們很有效率地展開合作,重復著做過數百次的急救工作。醫生與護士開始為我的復活而努力。護士用一條塑料管將氧氣導入我的喉嚨,另一名醫生則爬上手術抬開始緊壓我的胸膛。另一名醫生則將一根長長的針頭插進我的胸,將腎上腺素注入我體內。

但仍然沒有反應。

醫生們不肯放棄。他們用電擊器電擊我的心臟,試圖使它恢愎生機。來自心臟的刺激越來越多,我的肋骨發出了爆裂聲。

「加油,丹尼,加油!」一名護士在我的耳邊喊著。

沒有任何反應。心電圖線仍然還是平的,我的身體也沒有一點顫動。

主治醫生說:「他失敗了。」就把床單拉過來蓋住了我的臉,走出房間去坐了下來。護士則在通知停屍間後,將我的屍體推出來,停在電梯旁的走廊上。我得待在這里,直到停屍間的人從地下室上來接我。

主治醫生的臉上充滿了疲憊與失望,他走進候診室,告訴珊蒂和湯姆他們都知道的事實。

他說:「我盡力了。」

珊蒂和湯姆開始哭泣。我並沒有看到這些。這是後來湯姆告訴我的。因為在醫生告訴他們這件事的時候,我死了。

水晶聖城
 

我死了嗎?我很驚訝。我要去哪裡呢?

我注視著面前微微發光的美麗光靈。他像是滿滿的一袋鑽石,正綻放出溫柔的愛的光芒。所有害怕即將死去的念頭,都被面前的光靈所散發出來的愛所平息。他的寬恕令人印象深刻。盡管我們剛才目擊了那些糟透可怕的生活,我還是從光靈那裡得到了衷心、意義深長的寬恕。我沒有受到什麼嚴厲的審判,相反的,光靈給我善意的忠告,他讓我自己體會我帶給別人的痛苦和壓力。我沐浴在充滿愛的氣氛中,他以光的形式將我密密地包圍,取代了我所有羞愧和痛苦,而且不要求任何回報。

可是我死了。再來會發生什麼事呢?我信任光靈。我們開始往上飄。我聽見在開始以較高的速率震動時,體內所發出的嗡嗡聲。我們向上,像飛機一樣輕柔地滑入空中,從一個階段升到另一個階段。我們被一團微微發光的霧所包圍,濃密寒冷的感覺,像是籠罩在海面上的霧。

 
我看見四周有一些像是透過棱鏡而發光的能量場。這些能量有的像波濤洶涌的大河,有的像迴旋的小溪流。我甚至在其中還看到了一些湖泊和小池子。(近看時,可以很清楚的發現其實它們是能量場,但若是隔了一段距離,他們就像是從飛機上鳥瞰的河川與湖泊。)
 

隔著霧,我看見宛如天鵝絨的深藍色山脈。這些邊緣呈鋸齒狀的山脈,沒有尖銳的山峰和崎嶇的坡形,全是平緩、有著深藍色的圓峰與靑草茂盛的裂縫。在山脈的兩側都是亮光。隔著霧讓它們看起來像是黎明時,屋內點亮的燈光。還有許許多多這樣的光,而且依我們從高處飛下和加速的情形,我分辨得出,我們正朝著這些光而去。首先我們來到山脈的右側。接著我們傾向左邊,迅速地朝著這一方移動。

 
我是怎麼移動的呢?我感到很神奇。環顧四周,我們的下方是天堂般的景色。我們是以我以前想像中的天使飛行的方式漂浮著的,只離開地面就飛了起來。但稍後我的想法就帶了點哲學的意味。我在想我是否真的在移動?或這只是我在已死的軀體里的一趟旅行?在我們落地之前,我不斷地問光靈我到底在哪裡?為什麼會來這里?但是他毫無響應。我對努力尋求答案,卻得不到解答並沒有感到不滿。在我絞盡腦汁時,光靈膨脹了起來,以他的力量讓我得到安慰。即使沒有找到積極尋求的答案,但是圍繞在四周的一股力量已讓我感覺到平靜。我告訴自己,不管身在何處,都沒有什麼東西會傷害到我。

 
我在光靈的面前放鬆了心情。就像沒有翅膀的飛鳥,我們迅速的掠過,進入了一座聖殿般的城巿。這些聖城完全是以水晶狀的物質所建造的,而內部則發出了耀眼的光芒。我們站在一座聖城的前面。我在這座建築傑作前顯得那麼的渺不足道。我心裡想著:顯然這是天使們所建造,用來彰顯上帝庄嚴的建築。它有法國大教堂般高聳的尖塔,以及鹽湖城摩門教堂的宏偉和強力圍牆。

 
圍牆是用一種會發光的玻璃磚頭搭成。這種建築結構並不屬於任何特定的宗教。他們是代表上帝榮耀的紀念碑。我深深感到敬畏。這個地方似乎有股使空氣波動的力量。我知道自己身處於一個學習環境中。我不在那裡目睹我的人生,或是評定它的價値,而是接受一些指導。我看著光靈,心裡產生一個疑問:這里是天堂嗎?我沒有得到回答。卻繼續向前移動,由一條燦爛奪目的步道,穿越了發光的水晶正殿。

 
在我們進入建築物的時候,光靈不再和我在一起。我四下尋找他,但是看不見任何光靈。一列列長椅子整整齊齊的排在房間里,它們所散發出來的光芒,讓每件物品都明亮耀眼,充滿了愛的感覺。我坐在其中的一張長椅上,不時的試著尋找我的心靈導遊。單獨坐在這個陌生又富麗堂皇的地方,讓我感覺到有點不自在。雖然看不見任何人,然而我有一種強烈的感覺,那就是在別的長椅上,必定坐滿著像我一樣的人,一些第一次來到這里,而且對他所見的事物感到疑惑的個體。我再一次的四處張望,從左到右,但依然看不見任何人。可是我告訴自己,這里必然存在著某些東西。這點我相當肯定。

我繼續張望,但仍然沒有任何具體的東西存在。

 
這個地方使我想起宏偉的演講廳。長椅子排列的方式,讓坐在上面的人都能夠面對長形講台,講台發出的光芒猶如白色石英。講台後面的牆壁是一片壯麗的旋轉色帶,顏色分布從柔和到明亮的霓虹都有。它的美具有催眠性。我注視著各種色彩參雜混合在一起,有如大海深處的波濤起伏與跳動。

我可以確定一定有一些新的個體圍繞在我的四周,但是現在我想我知道為什麼看不見他們了。因為我們若能夠看見彼此,我們必不會將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講台。我想,在這里必定將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轉眼間,講台後方出現了許多光靈。他們面向長椅,身上綻放出仁慈與智慧的光芒。我身子往後,坐在長椅上靜靜地等著。後來發生的事是我靈魂歷程里最奇妙的部分。
 
 知識之盒
 

我一直等到他們全都出現在平台後面後,才有機會把他們瞧個清楚。總共有十三個光靈,沿著平台肩並肩站著。也許是藉著某種形式的心靈感應,我了解到一些關於他們的事情。他們各自代表著人類的一種不同的情緒以及心理特質。比如說,一個是濃烈熱情,另一個是風雅善感。一個是大膽而精力充沛,另一個則是忠心耿耿。以人類的話來講,他們就好像是各代表著十二星座中的一個。用心靈術語來說,這些光靈又遠遠超出了那些星座所代表的意義。我能真切地感受到他們所散發出來的情感。

 
我完全沒意識到這里是個學習的地方。我置身於知識之中,以從未有過的方式接受教導。這里沒有課本,也不靠記憶。因為光靈的出現,我就已獲得了許許多多的知識,並且知道了應該知道的重要的事。我能夠問任何的問題,而且都能得到答案。就像沐浴在知識大海中的一顆小水滴,或是身為知道所有光芒都知道的事的一道光束。

 
我只要想到問題,就能探討到答案的精髓。在那一瞬間,我明白了光的運作方式。藉由這方式,心靈被無形地融入了有形的生命中。同時,我也了解到為何人們能夠以那麼多不同的方式思考和行動。我的結論是——不斷地提出問題,這樣你就能獲得答案。這些光靈與我剛死時所遇到的並不相同。雖然他們都有銀藍色的光芒,但是這次的光靈,體內多了一種深藍色的光芒。這種深藍色給人一種強而有力的感覺,似乎與英勇的特質出自同一來源。自那次之後,我就沒有再見過這種顏色了。這顏色似乎表示了這些光靈是同類中地位最高的。我為他們的出現而感到敬畏和驕傲,好像自己正站在聖女貞德或喬治華盛頓的身邊一樣。

 
光靈們一個接著一個的向我走來。在靠近我的時候,他們的胸口就出現一個像錄影帶大小的盒子,且突然的在我面前擴大。

剛開始時我非常害怕,以為他們要用那東西打我,而急忙返縮。但就在快打到我的時候,那個盒子卻打了開來,裡面所顯示的竟是一些尚未發生的世界大事的畫面。

 
我一面看,一面感覺到自己像是被拉進那些畫面之中,親身經歷那些事件似的。這情形連續發生了十二次。而我也前後十二次的進入那許許多多即將在未來搖撼整個世界的事件之中。

當時我並沒有意識到這些是未來將會發生的事件。只知道我看到的這些事情都具有很重大的意義。它們清晰得就像晚間的新聞報導。唯一明顯的差別是:我被吸進了屏幕裡面,親眼目睹了所有的事件。

很久以後,在我回到了現實生活里,憑著記憶,我才寫下了在那些盒子上所看到的一百一十七件事。而接下來的三年裡,一切都平安無事。但是到了一九七八年,那些事卻像預言般地一件件的開始發生。在我起死回生後的十八年裡,一百一十七個事件,已實現了九十五件。

就在這一天,一九七五年九月十七日,未來如同盒子里的影像,一件件的呈現在我眼前。
       …….(略)……
 
最後一組異象結束後,第十三個光靈回答了我的問題。我猜他的地位在其它光靈之上。他的顏色比較強烈,而且其它的光靈似乎都聽從於他。他的特質包含了其它光靈的情緒,並且從他身上的光芒表現出來。

他不發一語,僅由心靈感應告訴我,我剛才看到的情景都是未來即將發生的事,但是倒也不見得全都無可轉圜。

他說:「人類事件的過程是可以更改的,但是人們先得了解自己。」他再一次的向我表示,他們相信人類是偉大而有力的靈魂個體。

他又說:「你們有勇氣在上帝創造的世界裡,展開冒險的旅程,藉此拓展自己的生命。在我們的眼裡,每一個到地球去的人,都是偉大的冒險家。」
 
他接著告訴我到地球去的目的。他說,你去那裡是為了創造心靈資本主義。你在這個即將成形的系統里,將扮演改變人們思考過程的角色。告訴他們如何仰賴自己的心靈,而不是一味地依靠政府和教會。宗教信仰當然不是件壞事,但是人們不該完全受它控制。人是偉大的靈體。他們只需要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愛。愛的道理很簡單。愛就是「己所欲,施於人」。
然後光靈告訴我,我必須回到世上。回去創造能夠讓人們減輕生活壓力的中心。光靈說,藉由這種壓力的減輕,人們才會「像我們一樣」,了解到他們是高等的靈體。他們內心的恐懼會減少,也會更懂得去愛別人。

 
接著,我看到了七個房間。每一個房間代表了療程中的一個步驟:
●    「治療室」——人們聚集在一室,互相交談。
●    「按摩診所」——人們不只接受按摩,也幫別人按摩。
●    「脫離知覺室」——人們極度放鬆心情,進入自己的內心深處。
●    「裝有機能反饋儀器的房間」——讓人們了解自己控制情緒的極限。
●    「讀心區」——提供人們閱讀的空間,讓有特殊靈力的人提供一些個人的洞察結果給病患參考。
●    「放鬆室」——房間設有床鋪及音響設備,讓人可以極度的放鬆,甚至放鬆到靈魂出竅的程度。
●    「反射室」——內側由光面的鋼或銅製成,但結構特殊,房裡的人不會看到自己的映像。(我能想像光面不銹鋼做成的牆壁,但我不了解這個小房間的用途。)

 
這個過程的第八個步驟,是要病患再回到有床鋪的「放鬆室」,並且再度接上機能反饋儀器。在他進入深度鬆弛狀態的時候,把他引導到心靈領域。機能反饋儀器的作用,是幫助他了解,達到深度放鬆狀態所需要的感覺。
 
一個光靈說道:「這些房室的目的,是要讓人們知道,他們能藉上帝的手控制自己的生活。」

現在我明白了,每一個房間以現代的形式,代表著一個古希臘神諭;也就是那些在古希臘廣為流行的精神宮殿和神話。例如,床鋪的功用就像是發生在艾斯克匹斯神殿的夢的解析。而供人閱讀的空間則代表人們與神靈交談的戴菲神殿。

 
反射室是艾菲拉的「通靈室」,古希臘人去那裡看他們心愛的人靈魂離開的地方。(這些房間所代表的意義並不是我發現的。那是在許多年以後,擁有哲學及醫學雙重博士頭銜的雷蒙慕迪博士,指出了這些房間和那些神諭之間的關系。〕

 
我要如何建立這些現代的神諭呢?光靈叫我不要煩惱。組成房間的所有零件會自己來到我面前,且在它們出現時,我自然就會知道如何裝配它們。真的是這樣嗎?我實在有點懷疑。我對這些東西完全不了解。我只有些許靜坐冥想的概念,那是小時候練空手道時學的。但若要我建造這種設施,那幾乎是不可能的。我懂的實在太少了。

 
光靈說:「不必擔心,到時候你自然懂得怎麼做。」光靈把這種地方稱為「中心」。他告訴我,我在地球上的任務就是興建它們。他接著說,你該回到地球去了。
 

但我一點也不想回去。我太喜歡這個地方了。我雖然才到不久,但是我了解,在這里我可以無拘無束、四處漫遊。那情形就好像掌握了通往全宇宙的通路。來過這里以後,再回到地球去,就像只能活在針尖上一樣的無趣。

 
但是,他們不肯給我任何選擇。

光靈說:「這是我們對你的要求。你必須回去實現這個任務。」

然後我就回來了。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