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新创 華文文學的重鎮–...

華文文學的重鎮–台灣

分享

  華文文學的重鎮,就在台灣。生活在台灣的住民,也許已經習慣擁有廣闊的讀書市場,卻未察覺文學創作的生產能量與輸出能量,正在日益上升。

近廿年來,全球華文作家都選擇在台灣出版他們的最佳作品,而且新作家也選擇在台灣參加所有可能的文學競賽。這種文化實力,代表台灣社會價值的寬宏、包容、深邃。如果沒有認識這個特質,就無法掌握台灣民主力量的脈動。

在撰寫《台灣新文學史》之際,就已經發現台灣作家的行列,已經不只是本地陣容非常整齊;在不同的時期,往往可以見證來自海島以外不同的國家地區的作家。

最早是從香港與馬來西亞來台的僑生,他們是台灣現代文學運動的全新面孔。稍後是留學生文學,從美國、日本、歐洲寄回他們的傑出作品。在台灣解嚴後,曾經參加保釣運動的左翼作家,也都回流台灣文壇,成為眾所矚目的寫手。進入廿一世紀後,中國作家也開始在台灣優先發表作品,然後在中國內部印行出版。

台灣讀書市場的精彩,無疑是伴隨台灣的民主化進程。當整個文化環境變得開放而多元,全球華文作家都樂於加入這小小土地的文學行列。這裡的讀書市場並非只是消費而已,而且也是一種消化。台灣提供一個開闊平台,容許所有的文學作品得到嚴肅的檢驗與評價。這些作家都在華文文學世界贏得敬重與肯定。香港的董啟章與馬來西亞的黎紫書,便是最好的印證。

台灣的民主化過程,可能還停留在意識形態對決的階段。但是,文學的民主精神早已遠遠走在政黨之前。所有的文學藝術,總是能夠跨越政治立場的界線,成為活潑靈動的價值。余光中與白先勇的作品,從來沒有預設任何立場,不同政治信仰的讀者都接受他們的藝術洗禮。這是健康的人文精神,終有一天將會改造民主政治的品質,使台灣社會的文化視野更加深遠遼闊。

這種人文精神的形成,主要在於威權體制早已成為歷史名詞,海島上再也不存在思想檢查與文字監視。台灣社會本身也培養出雍容的風度,能夠允許文學價值的差異與共存。在華文世界裏,同志文學的蓬勃發展,已經不是亞洲各個城市能夠望其項背。台灣文壇能夠跨越族群與性別的藩籬時,已經完全脫離敢不敢寫的階段,而且還進一步,追求如何使文學品質獲得提升。

豐沛的台灣文學生產力,使島上所有作家彼此競逐文字技藝。族群與性別的議題,再也不是問題;主要的問題是藝術的精緻與開放,是作家本身的持續與執著。

中國寫手大量參與台灣的文學競賽,開始對本地作家構成一種壓力。同樣的,新台灣之子的作家群也正在形塑之中,他們也帶來全新的思維與想像,逐漸注入舊有的傳統記憶。幾乎已可預見,全球華人作家將不斷參加台灣文壇的行列,未來驚險而驚豔的文學盛世,必然篤定降臨在開放的海島。

(作者為政大台灣文學研究所所長)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