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学 蜘蛛之絲(圖)

蜘蛛之絲(圖)

    清早時分釋迦佛站在蓮花池旁想用蜘蛛的絲救江洋大盜–犍陀多
 
 

一天,釋迦佛獨自在極樂世界的蓮花池旁邊漫步。池裡正盛開著蓮花,它們像玉一般的雪白,不斷地漾出無可形容的芳香。這是極樂世界的清早時分。

 
一會兒,釋迦佛來到池邊,偶然,從蓮葉縫隙向下一看。這蓮花池下面恰巧是通到地獄的底層,透過水晶似的水很清晰地能看到冥河與針山的光景。

 
這時,在地獄的底層,有個叫犍陀多的男子,正和別的罪人一起蠕動著。這個叫犍陀多的人,雖曾經殺過人、放過火、無惡不作的江洋大盜,但是,有一次,也是僅有的一次,做過了好事。也就是,有一次,他通過茂密的樹林,看見路邊有一隻小蜘蛛在爬行。犍陀多本來想舉起腳睬死它。可是轉念之間,又想「算了,算了,蜘蛛雖小,畢竟也是生命呀!無故斷送它的生命,即使是微小東西,但總是可憐的啊!」結果沒有殺死蜘蛛而放了它。

 
釋迦佛一邊看著地獄的光景,一邊想起犍陀多曾救過蜘蛛的事,於是想要酬報他的善行,打算儘可能把他從這地獄裡救出來。恰巧,釋迦佛發現旁邊正好有隻蜘蛛正織著銀色的細絲網。便輕輕捎來一條蜘蛛絲,從玉般的白蓮之間放下去,一直垂到遙遠的地獄底層。

          
地獄底層的血池裡,犍陀多正和別的罪人一起在那裡載浮載沉。四周都是黑漆漆的,偶爾從這漆黑中浮現模模糊糊光亮的東西,仔細一看卻是針山裡可怕的針在閃爍著。這種無盡的失望與不安,是從沒有過的。而且周遭都像墳墓中那樣沉寂,偶爾聽到的,也是罪人們細微的嘆息聲。顯然被打落到這裡來的人們,都是遭到地獄種種刑罰,被折磨得到極點,疲憊連哭聲的力氣都沒有,大盜犍陀多也在血池裡哭泣著,像一隻濱臨死亡的青蛙,在那裡掙扎著。

 
一次,犍陀多偶然抬起頭來望望血池上空,無意中發現在這寂靜的黑暗裡,從遙遠的天上,正有一條銀色的蜘蛛絲,像怕人看見似的,發出微光,慢慢垂向自己的頭上落下來嗎? 犍陀多看了,情不自禁高興起來了。

 
心想,若能抓住這條絲,一直攀上去,一定能逃出地獄。如果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能進入極樂世界呢?這樣,也就不會被趕上針山,沉淪在血池裡了。

 
想到這兒,犍陀多馬上用兩手緊緊抓住蜘蛛絲,拼命開始向上攀爬。犍陀多原是大盜,這種事原本就是其看家本領。

 
無奈,地獄和極樂世界之間,何止萬里,儘管犍陀多如何焦急,也不容易很快到達上面。攀爬一陣子,他累了,再也攀不上去了,先歇一口氣再說吧,於是犍陀多懸在蜘蛛絲的半途中,當他往遙遠的彺下俯看時。發現,他拼命的攀爬果然有了代價,一刻前,自己所沉淪的血池,如今已消失在黑暗的底層了。還有那可怕發亮的針山,也都離腳下很遠了。假如能夠這樣子繼續往上爬去,逃出地獄,是輕而易舉的!犍陀多兩手緊握蜘蛛絲,以幾年從未發出的聲音笑道:「好極了!好極了!」

 
猛然地他發覺,蜘蛛絲下面已擠滿無數的罪人,像螞蟻的行列正跟在自己後面,也和他一樣地認真向上攀爬,犍陀多看到這光景,驚訝恐怖之餘,不知所措地張大嘴巴,眨眨眼。心想,自己一個人都幾乎要扯斷的這麼細的蜘蛛絲,怎麼禁得起那麼多人的重量呢?萬一半途折斷,連好不容易攀登到這裡的自己,也不得不掉落回原來的地獄裡去,這樣的話 ,豈不糟糕,就在這轉念之間,成百成千的罪人,正不顧一切地從烏黑的血池底層,互相拉扯地攀爬上這條幽幽弱光的蜘蛛絲,排成一列,一個勁兒向上攀登。

 
如果不儘快想出辦法,細絲一定從中扯成兩段,自己將往下墜落。於是犍陀多放聲大喊:「喂,罪人們,這條蜘蛛絲是我的,誰准你們上來呀!滾下去,滾下去!」

霎時,本來還好好的蜘蛛絲,突然從犍陀多懸吊的地方,「噗」的一聲斷了。

 
束手無策的犍陀多如同陀螺一樣的團團轉,旋起一陣風,轉眼間一頭倒栽下去。

 
極樂世界留下一縷短短的蜘蛛絲,懸垂在無星無月的半空,兀自閃爍著幽微的光。

 
釋迦佛站在極樂蓮池邊,一聲不響地從頭到尾看著一切,當犍陀多像石頭般的沉淪血池底下的時候,他面露悲哀,又悠悠然漫步開了。

只顧自己逃出地獄而不管別人的死活,犍陀多缺少慈悲的心腸,受到適當的報應而仍舊墜落原來的地獄去,這在釋迦佛看來想是可憐可憫的。

然而極樂世界的池裡蓮花,卻若無其事似的。那玉一般的白花,在釋迦佛的腳下擺動著花萼,金色的花蕊,仍不斷地散逸出無可形容的芳香。

此時,極樂世界必已將近正午了吧。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