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学 《马可波罗游记》(第四卷)...

《马可波罗游记》(第四卷)(1)

【新三才讯】

第四卷  鞑靼王之间的战争和北方各国的概况
大土耳其

大土耳其有一个君王叫海都,是察合台的孙子,大汗的侄子。他统治着许多城市和城堡,是一个权势很大的君主。他是鞑靼人,他的士兵也都是鞑靼人,而且都是优秀的战士。这并不奇怪,因为兵士们都是由他亲手训练出来的。我告诉你们,这个海都如果没有经过战争和教训是绝对不会臣服大汗的。
 

我们沿着前面所说的路线,离开忽里模子。大土耳其就位于西北方,它的领土越过阿姆河一直延伸到大汗领土的北疆。
 

海都和大汗之间曾经多次爆发战争。在这里,我想将战争的经过描述一下。有一天,海都捎口信给大汗要求赐给他鞑靼人所征服的土地中他应得的那一份,并且希望获得契丹省和蛮子省的各一部分疆土。大汗告诉他说,如果他能前来朝拜并参加御前会议,那么他本人很愿意赐给他应得的土地,就如同赐给其他王公那样。大汗进一步要求,如果他能和其他王公大臣一样臣服自己的统治,那么他还愿意额外赐给他中国疆土的一部分。
 

但海都不相信自己的伯父——大汗,他拒绝了这些条件,表示只愿意在自己的封地内听从大汗的命令,但绝对不会前往大汗的朝廷,因为害怕被处死。就这样,大汗与海都之间相互猜忌,不断争执,进而引发了战争。他们之间大的战役就有好几次。起先大汗派遣了一支军队包围了海都的王朝,力图阻挡海都和他的军队侵犯自己的领土和人民。但海都仍然侵入了大汗的领土,并与大汗军队多次交战。海都经过精心的准备,能够把十万骑兵同时投入到前线的战场上,并且士兵们个个都是训练有素、能征善战的勇士。何况海都的左右还有许多皇族的男爵,他们都是帝国的开创者成吉思汗的后代。
 

现在,我们要描述海都与大汗之间的几次战役。但是,首先要介绍一下鞑靼人的作战方式。鞑靼人作战时,每个兵士都必须携带六十支箭。其中三十支箭头较小,用于远距离射杀。剩余的三十支箭头较大,并带有一个宽大的叶片,这是在近距离使用的,专射敌人的脸和手臂,并且还可射断敌人的弓弦,重创对手。当他们的箭用完后,就拔出刀剑、长矛相互砍杀。
 

海都与大汗交战
一二六六年,海都和他的堂兄弟们——其中一个叫也速答儿的——集合了无数的军队,进攻守卫着大汗疆土的两个男爵。这两个人也都是海都的堂兄弟,其中一个叫泰贝。他们都是察合台——曾经受过基督教的洗礼——的孙子,忽必烈的侄子。
 

海都统率的大军与这两位男爵的军队展开了激战。双方各有骑兵十万人。战斗异常激烈,兵士相互厮杀,不计生死。两军都有许多人倒地身亡。但最后海都获得了胜利,使对方遭受了巨大的打击。他的两个堂兄弟由于骑着快马,所以都得以安全地逃离了战场。
 

海都获胜后,变得更加骄矜傲慢。他回到自己国家后,整整两年与大汗和平相处,彼此之间没有发生任何冲突。但两年后,海都再次集结了一支大军。因为他获悉大汗的儿子那木罕当时正驻扎在哈喇和林,和他在一起的还有王罕的曾孙阔里吉思。这两个男爵也拥有一支强大的骑兵。海都集合好他的军队后,启程离开了他的国家,挥师直达哈喇和林的城郊。一路之上没有发生什么值得记叙的战事。那两个男爵——大汗的儿子和王罕的曾孙——的大军也正驻扎于此。
 

这两个男爵看见敌人入侵,不但毫无畏惧,而且积极备战,勇敢反击。他们调集了不少于六万人的骑兵,前进到离海都约五十英里的地方扎下营寨。海都的军队也驻扎在同一平原上。整整三天双方都在营中厉兵秣马,积极备战。双方的军队人数大致相当,都只有六万名骑兵。每个骑兵配备的武器也都是弓、箭、剑、矛、盾。全军也都被分成六队,每队一万人,各有一个统帅。两军来到战场后,兵士们都静候战鼓的响起。鼓声擂响后,他们就开始高唱战歌,奏响军乐,这时整个场面极其热闹,听来让人觉得十分惊奇,鞑靼人在他们的主人击响战鼓之前,是决不会战斗的。但既然战鼓已响,军歌唱毕,一场血战就开始了。士兵们执弓在手,搭箭在弦,刹那间箭如蝗飞,许多人马纷纷倒地而死。战士的呐喊声、兵刃的撞击声,惊天动地,震耳欲聋。事实上,他们打起仗来就好像有不共戴天之仇,只要有箭在手,而且有发射的力量,他们就决不会停止射箭。此时,双方都死伤惨重,没有一方能占上风。
 

当他们的箭射完店,便将弓插入袋中,拔出剑和矛勇敢地冲向对方。于是大屠杀开始了。双方士兵都极为勇猛,他们彼此砍杀,毫不退让,以致战场上尸陈如山,血流成河。海都本人武艺高强,弓马娴熟;如果不是他以个人的勇气鼓舞着战士们的士气的话,有几次他们几乎就要垮掉了。另一方面,大汗的儿子和王罕的曾孙也表现得英勇无比。总之,这是鞑靼人之间发生过的最惨烈的战役之一。
 

战斗持续到黄昏时分,双方虽然都不计生死,全力搏杀,但仍然没有一方能将另一方赶出战场。战场上死尸累累,令人惨不忍睹。有许多妇女在这天变成了寡妇,有许多孩子成为了孤儿。当太阳落山后,双方都停止了战斗,各自回营休息。
 

第二天清晨,海都获悉大汗已派遣大军前来助战,于是便命令士兵携带武器撤回国去。他们的敌人,因为前一天的战斗也已精疲力竭,无力追击,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安全撤走。海都的军队不停地后退,直到大土耳其的撒马尔罕才停了下来。
 

大汗对侄儿海都的行为的看法
大汗这时对海都异常恼怒,因为海都屡次伤害他的人民,侵入他的国土。他说,倘若海都不是他的侄儿,一定难逃死刑的惩罚。但是骨肉之情使他不忍消灭海都并没收他的封土。于是,海都得以幸免于难,我们现在离开这个话题,来讲讲海都女儿的奇闻轶事。
 

海都王勇敢的女儿
你们要知道,海都有一个了不起女儿,她的名字叫艾吉阿姆,即鞑靼语中“明月”的意思。这个姑娘矫健英武,全国没有一个青年能够打败她,而她却能战胜所有的对手。
 

她的父王希望她早日出嫁。但她却很不情愿,说,除非她遇到一个能战胜她的勇士,否则她永不出嫁。于是她的父亲下了一首圣旨,允许她依照自己的意愿择偶。公主于是便向世界各地宣布:如果有青年愿意和她比武,并能凭力量战胜她,她就愿意嫁给他。
 

这个消息公布后,各地的青年纷纷前来应试。这种比武的仪式相当隆重盛大。君主坐在大殿上,两旁有大队的男女分班侍立。公主穿着华丽的绸衣走进来。按约定:这个青年只需将公主打倒在地,便可娶她为妻;反之,他如果被公主战胜,则必须送一百匹好马给公主。公主因此得到了一万多匹好马。根本没有人能战胜她,其实这本来就不足为奇,因为公主四肢强健,又高又壮,差不多算是一个巨人。
 

一二八0年,有一个富有的王子来到该国。他年青英俊,并且还带着一群体面的随从和一千匹骏马。他到达后就宣布,自己是特意来和公主比武的。海都十分高兴地接待了他,当他知道王子是帕马王的儿子时,非常想招他为婿。于是海都私下告诉公主,要她这次手下留情,让对方获胜。但公主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让她这样做。于是,国王和王后只得无奈地坐在大殿中,仍然由大批的男女侍卫。公主像往常一样来到大殿。王子也来了,他既英俊又强壮,十分引人注目。
 

当他们来到大殿后,由于求婚者身份高贵,所以特别商定,如果王子失败,则要将他所带的一千匹马作为罚金。商量完毕,双方就开始比武。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国王和王后,都希望王子得胜,从而成为公主的丈夫。但事与愿违,经过长时间的搏斗后,公主获胜了,王子被摔倒在宫殿的通道上,并因而失去了一千匹好马。全殿的人都对他的失败感到万分惋惜。
 

从此以后,海都便经常带着自己的女儿参加战斗。全军没有一个骑士表现得像她那样英勇。最后,这位姑娘竟然独自冲入了敌阵,活捉了一个骑兵带回了自己的大营。现在我们要放开这段插曲,进而叙述海都和东方领主阿八哈的儿子阿鲁浑之间的大战。
 

阿八哈派遣儿子阿鲁浑带兵作战
东方之主阿八哈统治着许多省份和地区与海都的疆域接壤。双方以森林为界,阿八哈占据的这一方在亚历山大的书中被称为“亚博塞科”地区。阿八哈因为海都多次侵扰他的领土,所以特派他的儿子阿鲁浑统率大队骑兵进入亚博塞科地区,一直到阿姆河才驻扎下来。这主要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国家,使它不受海都的侵犯。
 

阿鲁浑和他的兵士,就这样一直驻扎在亚博塞科平原和附近的许多城市和城堡中。同时,海都也调集了一支庞大的骑兵由他的兄弟八剌——一个谨慎而勇敢的人——率领,前去攻打阿鲁浑。八剌奉命前往,并表示一定全力以赴,击退阿鲁浑的军队。他率军直扑阿姆河途中没有任何值得提起的战事。八剌在离阿鲁浑十英里的地方扎下营寨。双方经过准备,三日后进行了一场激烈的大战。八剌的军队战败,并被驱逐过阿姆河,他的士兵伤亡十分惨重。
 

阿鲁浑继承王位
阿鲁浑获胜后不久,就接到消息说他的父亲死了,他十分悲伤,为了继承王位,他率领全军经过四十天的长途跋涉,回到了朝中。
 

然而,阿八哈有一个兄弟叫亚科马特,他是一个回教徒。他一听说兄弟的死讯,就企图篡夺王位。他认为阿鲁浑远在异地,无法阻止他的行动,于是他便集合一支大军,直接进入他的兄弟阿八哈的朝廷,并且承袭了王位。
 

他在阿八哈的朝廷中发现了数目惊人的财宝,于是他便将这些财宝大量地分发给阿八哈的男爵和骑士们,以此博得了他们的忠心。他们宣布除他以外,不承认任何人是他们的君王。况且亚科马特也把自己装扮成一个英明的圣主,人人爱戴的君王。但是他篡位不久,就听到了阿鲁浑带着大军赶回来的消息。亚科马特并没有惊惶失措,他果断地召集他的男爵和其他手下商议对策,并在五个星期内集结了一支庞大的骑兵队伍。战士们发誓,准备随时迎击阿鲁浑的军队,除了活捉阿鲁浑或杀死他外,别无他求。
 

亚科马特统军和阿鲁浑作战
亚科马特凑足六万骑兵后,就立即出发,迎战阿鲁浑。行军十天后,他就按兵不动了。因为他已接到消息说,敌人离他只有五天的路程,而且敌人的兵力和他的不相上下。于是亚科马特便在一个广阔美丽的平原安营扎寨,准备在这里迎敌,以便占有作战的地形优势。部署完毕,他立即召集他的手下发表了如下演说:“各位贵族,你们都深深地知道,我应当成为我的兄弟阿八哈的继承人,因为我是他的父亲的儿子,我曾经帮助他征服我们现在的所有疆土。我不必再说了,我知道你们都是开明的人,热爱正义,你们会为我们大家的光荣和幸福而战斗。”他说完后,所有男爵、骑士和其他在场的人都异口同声地说道,只要他们一息尚存,就决不抛弃他。于是亚科马特和他的军队便留在营中,静候敌人到来。
 

阿鲁浑向他的男爵们演说
现在,回过头来讲讲阿鲁浑。当他得知亚科马特的军情,并且获悉他竟然拥有如此庞大的军队时,大为吃惊,但他认为自己应该在将士面前表现出应有的勇敢和信心。他也把营盘扎在一个十分有利的地方。然后,他召集他的所有男爵和谋士来到帐中,对他们说:“公正的兄弟和朋友们,你们都知道我的父亲是怎样的关爱你们。当他在世的时候,他待你们如兄弟儿子,你们自己知道,你们和他并肩打过多少仗,并帮助他征服了他所有的土地。你们也知道,不仅他这样爱你们,作为他的儿子,我自己爱你们犹如爱护自己的身体一样。正义既然在我们一边,错误就应归到敌人的身上。那么,每个人都应当有信心打败敌人。我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恳求你们每个人都要尽忠职守。”
 

男爵们对阿鲁浑的答词
当时在场的男爵和骑士们听了阿鲁浑的演说,每个人都痛下决心,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正当他们沉默着考虑阿鲁浑的话时,一个大男爵起来说道:“尊敬的阿鲁浑先生,我们深深知道你所说的都是真话,因此我愿意代表此次和你共同作战的人们,明白地告诉你,只要我们的身体里还有一丝生命,就不会使你失望,我们如果无法战胜,宁愿战死。”
 

当这个人说完以后,其余所有的人都异口同声赞同他的话。全军都高声欢呼,要求立刻迎敌,不要拖延。于是阿鲁浑和他的军队怀着必胜的信心,在第二天早晨拔营前进,来到了亚科马特军队驻扎的平原上。他们在距敌人十英里的地方秩序井然地扎下营寨。阿鲁浑驻定后,马上派了两个忠诚的使者送信给他的叔父。
 

阿鲁浑派遣使者前往亚科马特大营
当这两个年老的忠实使者到达敌营后,在亚科马特的帐前下马,进去向这个有着大批男爵护卫的人致意。他们稍事休息后,其中的一人就站起来,传达阿鲁浑的口信:“公正的亚科马特先生,您的侄儿阿鲁浑对于您谋夺他的王位,并且还要和他进行殊死战斗,感到非常吃惊。这实在太不应该了,您的行为不是一个好叔父对侄儿应有的行为。因此,他让我们告诉您,他心平气和地请求您,做他的好叔父,并且恢复他的权力,不要进行战斗。他愿意给您所有的荣誉,您将做他统治下的所有江山的主人,这就是您的侄儿叫我们送给您的口信。”
 

亚科马特对阿鲁浑的答复
当听完他的侄儿的话后,亚科马特回答道:“使者先生,我的侄儿所说的都是空话,因为土地是我的,不是他的,我和他的父亲一起征服了这个国家。告诉我的侄儿,如果他愿意,我将封他为大公,并赐给他足够多的土地,将他当作我的儿子看待,享受我座下最高的爵位。如果他不愿意,你们可以明确地告诉他,我要尽我所能置他于死地。这就是我对我的侄儿要做的事。除此之外,再无其它话可讲,也不会有别的妥协方法。”

当亚科马特说完后,两个使者再问他说:“难道这就是我们得到的全部回答吗?”“是的,”他说:“在我有生之年,没有别的话要说。”
 

于是两个使者立刻策马回营,来到阿鲁浑的帐中,告诉他全部的经过。阿鲁浑听完后,大为震怒,向他周围的人叫道:“既然我受到我的叔父这样的伤害和侮辱,如果不能进行报复,使世人亲眼看到他的下场,我就决不苟且偷生,更不配继位称王。”他说完上面的话后,便对他的男爵和骑士们说:“现在我们除了迅速前进,将这些没有信义的叛徒处死外,没有其它事情可做,我决定在明天早晨开始进攻,你们要尽力消灭他们。”于是他们通宵备战。亚科马特从探子那里得知阿鲁浑的计划后,也积极准备,并鼓励将士勇敢作战。
 

阿鲁浑和亚科马特的战争
阿鲁浑在第二天早晨集合了他的士兵,拿起武器,排好阵形,在进行了一番鼓舞人心的演说后,就向敌人展开了进攻。亚科马特也作了同样的准备,两军在中途相遇后,没有进行任何交涉,就开始相互攻击。双方首先进行了一场弓箭战,一时间平原上矢如雨下,受伤落马的兵士随处可见,他们躺在地上惨叫着,呻吟着,听了令人毛骨悚然。双方的战士都伤亡惨重,虽然阿鲁浑本人身先士卒,勇敢杀敌,但由于命运不济,所以最后他还是失败了。他的兵士纷纷溃逃,亚科马特和他的军队在后面紧紧追击,并进行了疯狂的屠杀。
 

阿鲁浑本人在逃跑中遭到生擒。对方于是停止了追击。胜利者回到了自己的大营中,个个都欢喜异常。亚科马特下令将他的侄子监禁起来,严加看管。他自己则开始醉心于享乐了,他把军权交给了一个将领,自己则抢先赶回都城去享受女色之乐。临走时他命令对阿鲁浑要严密看守,以防不测。为了减轻军队的疲劳,他特意命令兵士取捷径返回都城。
 

阿鲁浑被释放
这时,碰巧有一位德高望重的鞑靼老男爵十分同情阿鲁浑。他认为这样将他们的主人囚禁起来,实在是一件大逆不道的事,于是决心要竭尽全力去营救他。
 

于是他开始劝说其他许多男爵共举此事。由于他年事已高,并且素来公正智慧,所以个人的影响力很大,很容易就说服了他们共同参加这个冒险的行动。他们都表示乐意听他的指挥。这次冒险行动的领袖叫不花,同谋的主要人物还有厄尔息德、托干、特加那、塔加、提尔、奥拉脱和萨马加。
 

不花率领这些人前往监禁阿鲁浑的帐中,告诉他,他们十分后悔,不该参加反叛他的行动,现在为了赎罪,特来释放他,并拥护他做他们的主子。
 

阿鲁浑收复王位
阿鲁浑听了不花的话,开始以为他们是来嘲弄他的,因此十分愤怒。“公正的先生们,”他说,“你们把我当做一个嘲弄的对象,罪过更大,你们囚禁你们的主子,已经铸成大错,但也应当感到满足了。你们要知道自己的行为实在太过分了,所以我要求你们出去,不要再嘲弄我。”
 

“尊敬的阿鲁浑先生,”不花说,“你要相信我们决不是在嘲弄你,我们所说的都是真话,并愿宣誓效忠。”于是所有男爵都发誓,愿尊奉他为主子。
 

阿鲁浑于是也就发誓既往不咎,并表示他一定像他的父亲那样热爱他们。双方起誓完毕,男爵们立即放出阿鲁浑,并且拥戴他为主人。于是,阿鲁浑命令他们,向全军统帅的大帐发动攻击。他们依令而行,乱箭齐发,射死了这位统帅——苏丹,此人是亚科马特手下最大的王公。就这样阿鲁浑终于又重新登上了王位。
 

亚科马特被活捉
阿鲁浑看见自己的王位巩固后,便命令全军向都城进发。而亚科马特此时正在宫殿中举行庆祝大会。正在他兴高采烈之际,突然进来一个使者对他说:“君主,我带来了一个非常坏的消息,这也不是我所愿意听到的。你要知道,男爵们已经将阿鲁浑释放了,并拥他为王。你的亲爱的朋友苏丹也已被杀。我告诉你,他们正向这里直扑过来,要来杀你。赶快商议一下万全之策吧。”
 

亚科马特听到这个消息,起初十分惊恐,简直不知该如何是好,但最后他终于恢复理智,镇定下来。他告诉使者,不要向任何人透露这个消息,同时命令自己的心腹侍从拿起武器,上马随他出发。他没有告诉任何人要去哪里,而是直接奔向巴比伦的苏丹处。他相信在那里可以保全自己的性命。
 

第六天的晚上,他们来到一个无法逾越的关隘。守关的人认出了亚科马特,并且察觉出他企图逃跑。于是,他们便决定捉住他,因为亚科马特及其侍卫都是轻装前进,武器、装备极差,所以此事是完全可行的。于是守关卫士活捉了亚科马特,并在严密的看管下将他押往京都。恰好在阿鲁浑取得王位的三天后到达,而此时,新君主正在为亚科马特的逃跑而烦闷不已呢。
 

亚科马特被处死
当亚科马特被作为俘虏交给阿鲁浑的时候,后者异常欢喜,立刻命令集合全军,且没有和任何人商议,就下令将他的叔父处死,还把尸体扔到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这件事完成后,阿鲁浑和他叔父亚科马特之间的战争也就结束了。
 

阿鲁浑之死
当阿鲁浑处死了叔父,重新夺得宫殿和王位后,从前臣属他父亲的所有男爵都赶来拥他为王,并且在任何事上都服从他的安排。
 

从此以后,阿鲁浑便命令他的儿子合赞统率骑兵六万进驻亚博塞科,保护他的土地和人民。阿鲁浑在公元一二八六年收复了他的王位,此时正是亚科马特篡位两年之后。阿鲁浑在位仅六年就死了。据传说,他是被毒死的。
 

阿鲁浑死后凯嘉图篡位
阿鲁浑死后,合赞的叔父凯嘉图篡夺了王位。因为合赞此时远在亚博塞科,所以凯嘉图的行动十分顺利。
 

当合赞听到他父亲去世和凯嘉图篡位的消息后十分愤怒,但他因为害怕敌人乘虚而入,所以不敢在那时离开自己的驻地。不过他发誓,一定要寻找机会报此大仇,就像他的父亲对待亚科马特那样。凯嘉图篡夺王位后,除了拥护合赞的人外,大都服从了他的统治。凯嘉图还把阿鲁浑的妻子占为己有,并且纵情声色,荒淫无度,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沉湎于享乐的人。他篡位两年后,也被毒死了。
 

凯嘉图死后伯都篡位
凯嘉图死后,他的叔父伯都——一个基督教徒——起来篡夺了王位。除了合赞和拥护合赞的军队外,大家也都服从他的统治。这件事发生在公元一二九四年。
 

当合赞听到事变的经过后,他对伯都比对凯嘉图更加愤恨,发誓要进行残酷的报复,并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他决定毫不迟疑,立刻出兵。他们准备完毕后,就向京都进军了。
 

当伯都探明合赞带兵来攻的消息后,也立即调集了大军,在离京城十日路程的地方安下营寨,静候敌人前来攻击。
 

第二天合赞就赶到了,并马上开始了猛烈的进攻。结果伯都军大败,他本人也在战斗中被杀死。
 

合赞就这样又夺回了王位,在一二九四年开始了自己的统治。东方的鞑靼王国就这样从阿八哈传到了合赞手中。
 

统治遥远北方的鞑靼各王
大家应当知道,有许多鞑靼人住在世界的北方各地。他们的领袖叫海都,属于成吉思汗的后代,与忽必烈大汗的家系十分亲近。他不隶属于其他任何君王。人民都保持着他们祖先的习惯和体态,所以被看成是纯粹的鞑靼人。
 

这些鞑靼人都是偶像崇拜者,供奉着名叫纳蒂盖的神。他们认为它是大地之神,管辖着大地和大地上所有生长的东西。他们把这个虚幻的神塑成雕像,正如前面所介绍的那样。
 

他们的国王和军队,并不把自己关在城堡或要塞中,甚至不驻扎在市镇上,而是常常驻扎在这个地区的平原、山谷或森林中。他们不种任何谷类,完全以肉类、乳品维持生活,彼此之间和睦相处。他们绝对服从君王的统治,而君王也把保持自己臣民的和平、团结作为统治的最高目标,并视此为自己的重要义务。他们拥有大群的马、牛、绵羊和其它家畜。在这些极北地区还有白熊,躯体硕大,大多数都有二十指距长。这里还有毛色全黑的狐狸,大群的野驴和某些叫作“浪得斯”的小动物,这种小动物全身长着柔软的毛皮,我们称之为“黑貂”。此外还有各种各样的貂类小兽和鼬鼠,即所谓的猫鼬。这种鼠群多得令人难以置信,但是鞑靼人捕鼬的机关却十分巧妙,没有一只能够逃脱这种罗网。
 

要到达这些人民所住的地方,必须走十天的路程,经过一个荒无人烟的辽阔平原,在平原中有时会遇到大片沼泽,其中满是积水和淤泥。因为这里冬季特别漫长,所以地面常常结冰。一年之中只有少数几个月份中,冻土被阳光溶化,但这会使土地变得十分泥泞,而让旅行更加困苦劳顿。
 

但是这里的居民为了方便商人出入他们的国家,以购买他们的毛皮——他们所有的商品就是这些毛皮——便在每天行程的终点建造一座高出地面的小木屋,以便使商人能够安全通过这片沼泽地带。木屋中还派有专人招待商旅,并在第二天护送他们到下一个木屋。这些人就这样一站一站地护卫着商旅,直到走完整个荒原为止。
 

居民们为了在冰面上旅行,特制了一种小车——和邻近我国的土人用来在陡峭难行的山岳中行进的车子有些相似——叫作特拉格勒或橇。这种车子没有车轮,底平,但前部翘起呈半弧,很适合在冰上疾弛。
 

他们用来拉橇的狗,有毛驴般大小,且非常强壮。每辆小车需要六条狗成对地拖拉。车上坐着一个管狗的车夫和一个携带货物的商人,车夫走完一天的路程后,便带着狗一同回去。至于商人则在到达目的地后购买一些毛皮,再带回我们的世界出售。
 

被称为黑暗地带的国家
越过上述出产兽皮的鞑靼人领土的最远端,另外还有一个地区。它的疆界达到北方的极边,被称为黑暗的地带。每逢冬季,这里大部分时间都看不见太阳。天空十分暗淡,好像黎明时分那样,一切东西都若隐若现。
 

这个地方的人身材高大,体格匀称,但肤色苍白,他们并不是统一在一个君王的统治之下,也没有任何成文的法律或惯例,而完全是生活在一种蒙昧的状态之中。他们脑筋愚钝,带着一股傻气。
 

鞑靼人常对这种人进行掠夺性的远征,抢夺他们的家畜和货物。鞑靼人为了实现这个目的,专门利用黑暗的月份前往,以便使自己不被发觉。由于他们不能在黑暗中确定方向,所以为了防止回国时迷路,特意带上母马同行,而将它们的马驹留在后方。当他们在黑暗地带抢劫完毕,想要回家时,就把母马的缰绳放在它们的脖子上,随它们自由前进。母马出于天性,在本能的指引下就直接返回到后方马驹等待的地方,鞑靼人因此也就平安地回到了家中。
 

这个地方的居民,利用夏季不落的日光,捕捉大批的白貂、貂、狐狸和这一类的其它动物。它们的毛皮比鞑靼人领地的同类的毛皮更加柔软,因而也更加值钱。这些居民在夏季把毛皮运到邻近各国出售,并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利润。有人告诉马可·波罗,他们中间有些人甚至将毛皮运到了俄国。这个国家我们在下面就将说到了。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