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彩丹青 古典艺术与现代艺术的测验 ...

古典艺术与现代艺术的测验 (圖)

William Hogarth的The Roast Beef of Old England

Rachel Whiteread的Black Bath

【新三才编译首发】曾经有人对博物馆爱好者在每件艺术作品前观看的时间长短做过测验和一些猜测。 很多年前一位博物馆长告诉我观众在艺术作品前观看的时间为平均每件7秒钟。 几年前,我听说这个数字下降为2或3秒钟。这个数据如何得出,我一直没有弄明白(尽管我问过),也没有过于相信。只是知道专家认为人们愿意真正观赏艺术的时间在下降。

伦敦每日邮报的实验有新的发现。邮报决定测试人们喜欢看哪种作品,古典或现代。在英国Tate Britain,观察员在四幅18和19世纪的作品,及四幅英国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前坐了一整天,事实上,是两天,一个星期一和一个星期三。理论上讲这两天来访者一般以真正艺术爱好者居多,包括学生。

艺术评论家Philip Hensher发表了这样一篇文章:

近年艺术兴趣爆炸一直专注于时尚的年轻艺术家,他们常做一些离谱的事情,例如展示他们未铺的床铺或一条死鲨鱼,或迫使参观者两分钟之内从大厅一端 冲到另一端。

这些东西很容易上报纸,甚至在对艺术不感兴趣的人群中著名。现在,这些名人艺术家似乎比Turner和Constable更让人兴奋。那么,古典艺术还能在人们兴趣测试中占有一席之地吗?

我们统计了每幅作品前有多少来访者停留,停留多久,平均时间,所花最长时间,和什么样的作品更吸引人。

结果令人惊讶!古典作品获胜。在Tracey Emin的规模宏大的Monument Valley面前,大多数人没有停下,而停下的人平均每人停了5秒,所停时间最长为两分钟。 Rachel Whiteread的结果稍微好一点,包括一位客人在她的Black Bath前停留了约5分钟。根据邮报报道,Damien Hirst的动物雕塑比他的点画(spot paintings)更吸引人。

另一方面,来访者平均花了2分15秒观看William Hogarth的The Roast Beef of Old England; 59秒观看John Singer Sargent的Carnation, Lily, Lily, Rose; 1分57秒观看 Sir John Millais的 Ophelia; 2分5秒观看Whistler的 Nocturne: Blue and Silver – Cremorne Lights。

热情的爱好者更被Ophelia所吸引,有人花了半个小时研究。

当人们看到一件“美丽”的东西和一个有迹可寻的故事时人们会更多地关注。当一件艺术作品这两方面都包含时就更好了。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