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彩丹青 米开朗基罗

米开朗基罗

分享

【新三才讯】多尼圓形畫聖家族Holy Family (Tondo

Doni) 1503 ~ 1504 年

蛋彩‧畫板,圓形畫,直徑 120 公分

這是米開蘭基羅在畫架上完成的少數作品之一。畫中的聖母瑪莉亞和聖約瑟代表舊秩序,聖嬰代表充滿光明的新世界,背景中的裸體人物代表基督教之前的歲月,在這些人物之間位於畫面右邊的小男孩是小聖約翰,它扮演著聖家族與基督教之前時光之間的橋樑。

米開蘭基羅並不像達文西那樣,將人物融於光線和環境之中,而是將他們勾出明晰的輪廓並著上濃重的色彩,使之看上去更具有雕塑感。這是米開蘭基羅不斷追求的風格。這幅畫採用的是蛋彩畫技法,用蛋黃將顏料固定住。米開蘭基羅用畫筆塑造形體,用光與影將其人物塑成浮雕狀。他曾說:「繪畫愈有浮雕效果就愈出色,而浮雕愈像繪畫就愈糟糕。

男性裸體賦予米聞蘭基羅無窮盡的藝術靈感。在這幅畫中,他把一個男模特兒畫成女性,這可從瑪莉亞那肌肉隆起的胳臂上看出來。畫中的三個人物以螺旋式動作聚在一起,胳臂和腿構成一鏈條狀。瑪莉亞扭曲的身姿,以及其他人物扭曲程度稍小的姿態,在後來的西斯汀禮拜堂天花板壁畫中被大量地使用。在這幅早期作品中,米開蘭基羅顯示了他對構圖的韻律以及動作的偏好遠遠超過了對色彩的興趣。

圖框據信是米開朗基羅設計再委託他人製作,框上除了精美的紋飾之外,最特別的是刻有二位先知與二位女預言者的半身像,最上方是基督像。

The spectacular gilt wood frame, attributed to

the Tasso family of woodcarvers,displays the Doni family arms with

lions on them intermingled with Strozzi

crescents.

As well as grotesques, the frame contains the heads of two prophets

and two sybils surmounted by one of Christ. The outstanding quality

of these busts – evoking similar figures of Lorenzo Ghiberti’s

Gates of Paradise(PS.

佛羅倫斯-聖母百花教堂前的洗禮堂的東門,在1425-1452年間由吉柏提完成了舊約聖經的十個故事浮雕版,這個門被米開朗基羅稱為天堂之門。)

– has lead some scholars to believe that Michelangelo may have had

a hand in designing the frame.

《德耳菲女先知》

《德耳菲女先知》畫中形象是女預言家系列中最受人崇拜的一幅。她有著無法形容的美麗容顏,以及優美和諧的姿勢,此形象似乎是《多尼圓形畫》﹝The

Doni

Tondo﹞中聖母的身影。此畫安置在分隔拱頂的建築結構中,其表現的青年女預言家眼睛明亮,似乎要從容納她的寶座上起身,以進入一個獨立的空間中,這動勢由她的身體弓彎著的形態顯示出來;畫家以此解決畫面上的平衡。她頭部靜止的線條形態阻止了身體的動勢,並突出其驚愕的表情,眼睛圓瞠著,嘴半開著,似乎才剛向她揭示了一個神奇的事件。

西斯汀禮拜堂拱頂的整幅濕壁畫曾經在 1980 ~ 1992

年之間經過清理修護,這張圖片是在清理之後所拍攝,顏色顯得十分亮麗。

《利比亚女先知》

米開蘭基羅所畫的人物都酷似雕像,他用兩種特殊技法來創造這種效果。首先是用「對應」﹝Contrapposto﹞法,即富於動感的扭曲姿態,如《多尼圓形畫》﹝The

Doni

Tondo﹞中聖母的身影所示;其次是用「明暗對比法」﹝Chiaroscuro﹞使畫中體型魁梧的人物產生實體感。這種明暗對比法是畫家常用藉以表示光影平衡的技巧。利比亞女先知似乎正忙於寫什麼,但我們還不能確定她動作的精確涵義。由於這幅畫規模宏大,米開蘭基羅又使用了「遠近縮小法」﹝Foreshortening﹞使女先知從遠處看去不失比例,不但如此,他還不忽視每一個細部,無論是髮型或是服飾都能顯現其細微之處。

《最后的审判》

西斯汀禮拜堂天花板壁畫完工

24

年之後,反對宗教改革的教皇保羅三世委託米開蘭基羅為祭壇牆壁繪製一幅壁畫。當時,米開蘭基羅正經歷著精神與信仰的危機。他選擇《最後的審判》這一主題展現他的痛苦。

這幅壁畫的中心主題是人生的戲劇,人注定要不斷背離上帝,罪孽深重,但終將得到拯救。由於牆壁面積廣大,要將大約 400

個人物安排在這一空間,必需有一種像旋風一樣的主要力量將整個空間結合成一體。米開蘭基羅於是採用了水平線與垂直線交叉的複雜結構。畫中人物進量畫在水平面上並組成群體,同時隨著位置的升高,人群愈加密集。與此形成對比的是左側升入天堂和右側走向毀滅的畫面中突出的豎向運動。因此產生一種周而復始的活動,將上升與墮落的人群和掌握整個人群活動的中心人物,即審判者基督聯結在一起。

米開蘭基羅為了解決畫中人物在從下面仰視時所應呈現的比例這一難題,他將上面的人物畫得大些,底部的小些,以適應自下而上的觀賞效果。在

1541

年揭幕時,這幅獨自完成的巨作引起轟動。然而,巨作中的裸體人物卻引起爭議,一些人認為猥褻了神靈。在米開蘭基羅剛去世不久,教皇庇護四世即下令給所有裸體人物畫上腰布或衣飾。受命的畫家們於是被謔稱為「內褲製造商」。不過這些「內褲」在

1980 ~ 1992 年之間,經過清理修護西斯汀禮拜堂的濕壁畫計畫之後又被清除了。

《最后的审判》局部

《最后的审判》局部

《最后的审判》局部

《最后的审判》局部

《最后的审判》局部

《最后的审判》局部

《最后的审判》局部

 

(责任编辑:tiger)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