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彩丹青 巴罗奇:意大利的被遗忘的天...

巴罗奇:意大利的被遗忘的天才(组图)

分享

【新三才首發編譯】 他的色彩可以和提香的媲美,他的绘画可与米开朗基罗的齐名。可是,为何我们没有听说过巴罗奇(Federico Barocci)?

巴罗奇是16世纪伟大的画家。英国《泰晤士报》引述他的传记作家贝洛利(Gian Pietro Bellori)的话说,他曾经在早年造访罗马时,被一盘沙拉击倒,导致他因终身的健康问题,再也不能离开他的家乡乌尔比诺(Urbino)。这就是为何你没有听说过他的原因之一。现在,伦敦的英国国家美术馆将展出在英国有史以来的这位画家最大型的画展。

1535年,巴罗奇生于一个山区小镇,他被认为是他那个时代最伟大的画家之一,与他同时代的画家还包括提香(Titian)、格列柯(El Greco)、卢卡斯•克拉纳赫(Lucas Cranach)、布龙齐诺(Bronzino)和维洛奈斯塞(Veronese)。巴罗奇的工作由教皇资助,收入颇丰— 在他生前,一张巴罗奇的祭坛画的平均价格是450斯库多(scudi);而一名画室助理的工资是每天半个斯库多—在他1613年去世之前,他的工作都是如此的受欢迎 ,他的主要赞助人乌尔比诺公爵曾经写信给朋友,表示对这位久患胃病的画家最终撒手人寰而感到苦闷。

 

 

 

 

然而现在,巴罗奇却鲜为人知。英国的公开收藏中仅有一幅他的画作。负责展览的馆长普拉泽塔(Carol Plazzotta)说:“他在17世纪受到过很多的称赞,并且在18世纪也很受欢迎。但是,在19世纪,他们发现他的画有点不恭敬。比如,《圣母的猫》中,他们认为,在圣母玛利亚的画中,有只猫追逐金丝雀是不敬的。他们其实过分装正经,并且绝对是用太多的热情、感情和感觉来过分强调他们的情感。”

普拉泽塔还说:“巴罗奇在色彩应用和描绘人体肌肉上有一种本能和感觉。雷诺兹爵士(曾是英国皇家艺术学院院长)说,他的人物看起来就像玫瑰一样鲜美。总之,那是他的颜色感觉。不是颜色的范围,而是他用令人眼花缭乱的组合把它们放在一起。他是下意识的运用着色彩,是如此的发自内心,通过色彩的调和,给人传达信息。”

巴罗奇也是杰出的绘画大师。佛罗伦萨画派的大师米开朗基罗说,他的威尼斯对手提香是一位优秀的善于运用色彩的画家,但是却画不好太妃糖。可是巴罗奇不是这样,因为许多他的预备草图,比如猫、猴子、脚等等都会在展览中展出。

普拉泽塔说:“巴罗奇现存有超过1,500 幅绘图,是拉斐尔留下的绘画的五倍,并且至少是米开朗基罗留下的绘画的三倍。”

对于他所有的辉煌成就,巴罗奇是极不寻常的。他或多或少的发明了油画速写作为一个流派,将色彩带进他的预备工作,这一做法领先于他的时代50年。他其中一幅研究塞尼加利亚的埋葬

 

(Senigallia Entombment)的素描,2009年在纽约的克里斯蒂以一百八十万美元的价格卖出,是估计价格的三倍。

他在绘画中崇尚自然,所以他允许模特以舒服的方式摆出姿势以达到高度的自然效果。但是,他也是极其的虔诚,那种认为他的画作不敬的看法会令他大为痛心。他是天主教嘉布遣会(严格的方济会兄弟会的一个分支)的居士,他讨厌奢侈并从未结婚,在乌尔比诺背街的卑微家庭里过着简单的生活。他的前辈,出生于这个城市的拉斐尔,在年轻时就离开了这座城市。甚至到今天为止,巴罗奇的朴实无华和无名的房子,与更加渴望名声的拉斐尔家的巨大的浮华的前门之间的对比正说明了这点。

在巴罗奇时期,乌尔比诺曾是科学仪器的中心,他的家族生意,与伽利略合作为天文学家制作罗盘。乌尔比诺公爵们离开了他们宏伟的宫殿和山上的教堂,在佩扎罗(Pesaro)的海岸建立宫殿,因此,乌尔比诺的影响日益减弱。城市人口少于 5,000 ,普拉泽塔形容它就像是个“鬼城”。她说:“但是,巴罗奇似乎为他的城市而感到骄傲,他的许多作品中,都有苍白的宫殿作为背景。”

美术史学家阿尔坎杰里(Luciano Arcangeli)称巴罗奇的害羞和内向导致他的忧郁,他一生的忧郁让他的胃病加重,以至于后来他每天只能画2到3个小时。

但是,普拉泽塔认为,巴罗奇因病无法离开乌尔比诺也许是值得庆幸的事情,她说:“ 他非常容易受到影响,所以要远离中心到偏远地区,他的天赋才能不受当代任何趋势的影响而开花和发展。他发展了超越他时代的艺术。”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