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歌赋 宋词欣赏:酹江月·和友《驿...

宋词欣赏:酹江月·和友《驿中言别》

分享

乾坤能大,算蛟龙、元不是池中物。
风雨牢愁无着处,那更寒虫四壁。
横槊题诗,登楼作赋,万事空中雪。
江流如此,方来还有英杰!

堪笑一叶飘零,重来淮水,正凉风新发。
镜里朱颜都变尽,只有丹心难灭!
去去龙沙,江山回首,一线青如发。
故人应念,杜鹃枝上残月。
 

【作者简介】

文天祥 (公元1236 -1283) 字履善,一字宋瑞,号文山。南宋民族英雄。能诗文,其后期诗词慷慨悲壮,多抒写其宁死不屈的决心。着有《文山集》、《文山乐府》

【注释】

题解:文天祥被俘后同邓剡一起押解去元朝首都。到金陵时,邓剡留下治病,写了《酹江月·驿中言别》送文天祥继续北行。文天祥便写了这首千古壮词作为和作。友:指邓剡。能:这样、如许。蛟龙:喻豪杰。元:原。牢愁:忧愁。那更:更何况。槊(硕):长矛。横槊赋诗:本指曹操父子,作者用指自己的战斗经历。登楼作赋:汉末王粲避难荆州,作《登楼赋》怀乡,寄托乱离之感,作者用以表示自己雄图难展的苦闷。江流如此:喻抗敌复国事业如江流奔腾不息。方来:将来。一叶飘零:比喻自己艰苦卓绝的漂泊斗争生涯。重来淮水:作者1275年作为使者前往元营,被敌帅伯颜扣留。押送途中,经镇江时逃脱,以后发动广大人民抗击元军的斗争。1279年他再次被元军所俘,所以在经过金陵时说“重来淮水”。去去:越去越远。龙沙:泛指塞外大漠,这里代指元朝的根据地。一线青如发:指中原,苏轼诗:青山一发是中原。故人:朋友,指邓剡。杜鹃句:用杜鹃啼血的典故(参见邓剡原词“蜀鸟”注)。

【全词串讲】

荡荡乾坤如此浩大,要说起这蛟龙,本来就不是小动物长在池中。
面对风雨无限忧愁没有地方寄托,更何况四方凄凄鸣叫着寒虫。
曹操父子横枪赋诗,王粲怀乡登楼作赋,一切都是空飘雪花消融。
似这江流滚滚不尽,将来还该有不屈的豪杰英雄!

真好笑自己象一片孤叶飘零,重新飘来这淮河边,正好是凉风初起的秋天。
看着镜子里美好的面容全都改变,唯有永难泯灭的心赤诚如丹!
向着塞外越走越远,回头遥望祖国江山,中原象一节头发在天边。
朋友啊你该想起我,当听到残月枝上啼血的杜鹃!

【言外之意】
文天祥此词,深沉真挚,意境宏大,气势非凡,令人诵之热血沸腾、感奋向上、肃然起敬,实堪为千古绝唱。

邓剡原词所用韵脚与苏轼《赤壁怀古》的韵脚完全相同,而天祥此词为次韵和作,因此三首词韵脚全同,又都是宋词中豪壮派的名作。这也足以表现两位作者卓越的文采、深厚的文字功夫和高超的技巧。

(1)乾坤能大,算蛟龙,元不是池中物:一开篇就显出作者心胸壮阔,出语不凡。龙居浅水,暂屈池中,最终还要飞腾而去,在浩浩乾坤中大显身手。表现了作者虽遭囚禁仍然志向远大、誓要斗争到底的气魄。同时也包含着与战友的互相鼓励。
(2)风雨牢愁无着处,那更寒虫四壁:作者对自己孤身遭受的牢狱等灾苦,轻轻一笔带过,不渲染,不看重,毫无悲苦萎靡之态。
(3)横槊题诗,登楼作赋,万事空中雪:回顾昔日转战东南的斗争,抒发对形势和未来的忧虑,感叹世间万事有如空中飞雪、瞬间即飘然而逝。流露出作者复兴国家的紧迫感。
(4) 江流如此,方来还有英杰:就象这滚滚江流奔腾不息一样,抗元复国的大业自当后继有人,未来的英雄人杰会继续我们今天未竟的事业。事已至此,作者仍然不放弃继续斗争的希望,以乐观态度寄希望于将来。这两句与开篇两句相呼应,同时也是对邓剡原词中“铜雀春情,金人秋泪,此恨凭谁雪?堂堂剑气,斗牛空认奇杰”的振奋人心的回答。
(5)堪笑一叶飘零,重来淮水,正凉风新发:作者两次被俘,两次被押解经过淮河边的城市。这种经历很容易引起人失落与沮丧的情绪。但作者居然在自比孤叶飘零的同时,以略带自嘲的口气,轻描谈写的叙说着,对舍生忘死、艰苦卓绝的经历一笑置之,于平淡中显出英雄的博大胸襟。
(6)镜里朱颜都变尽,只有丹心难灭:这两句是全词中心,与作者自己的千古名诗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同义,亦当辉耀千古。表明自己宁死不屈、对故国忠贞不二的决心,为“忠”字作了最完美的诠释。
(7)去去龙沙,江山回首,一线青如发:要和朋友分手了,自己将要被一步步押向敌国的首都,因此时时回头看故国山河。但这时所能看到的中原大地,已经象一节头发悬在天际,很快就会影子都看不到了。作者在这里以最诚挚的情怀,抒发了他对祖国大好河山深沉的眷恋。真挚感人。
(8) 故人应念,杜鹃枝上残月:朋友啊,当你听到残月照耀下的树枝上杜鹃的声声啼唤,你应当知道,那就是我在为着故国滴血的哀鸣啊!读者从这最平常的两句话中,读出的是最不平常的赤诚丹心,最深沉的英雄情怀,感人至深,催人泪下。作者对生还已经不报希望,但纵然死在敌国,自己的灵魂也要化作杜鹃归来,永伴自己的故国和人民,为之带血长啼。

邓剡原词,已经是南宋壮词中的难得佳作,而文天祥此词虽然是其和作,却又更上一层楼,比邓词大有提高。全词激昂慷慨、悲壮雄豪,无丝毫委靡之色,为南宋爱国壮词打下一个完美的句号,是词史上宝贵的艺术品。

 

(附:邓剡原词
酹江月·驿中言别

邓剡

水天空阔,恨东风、不惜世间英物。
蜀鸟吴花残照里,忍见荒城颓壁。
铜雀春情,金人秋泪,此恨凭谁雪?
堂堂剑气,斗牛空认奇杰。

那信江海余生,南行万里,属扁舟齐发。
正为鸥盟留醉眼,细看涛生云灭。
睨柱吞嬴,回旗走懿,千古冲冠发。
伴人无寐,秦淮应是孤月。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