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歌赋 〖宋词欣赏〗 酹江月·驿中...

〖宋词欣赏〗 酹江月·驿中言别

分享

水天空阔,恨东风、不惜世间英物。
蜀鸟吴花残照里,忍见荒城颓壁。
铜雀春情,金人秋泪,此恨凭谁雪?
堂堂剑气,斗牛空认奇杰。

那信江海余生,南行万里,属扁舟齐发。
正为鸥盟留醉眼,细看涛生云灭。
睨柱吞嬴,回旗走懿,千古冲冠发。
伴人无寐,秦淮应是孤月。

【作者简介】

邓剡(yan演)(公元 1232-1303)字光荐,号中甫,又号中斋。南宋爱国词人。南宋政权亡后,他被元军俘去,终不屈节。有《中斋集》,存词十三首。

【字句浅释】

解题:《酹江月》是《念奴娇》的别名。作者被俘后,与文天祥一起被押往元朝京都。走到金陵,作者因病留下就医,与文天祥分别时,写下此词相赠,文天祥次韵答和一首,两首词都是南宋爱国壮词中的千古名篇。东风:这里喻指上天、天意。世间英物:指文天祥(卓越、杰出的人物)。蜀鸟:四川的杜鹃鸟,是蜀国亡国之君杜宇的灵魂所化。吴花:吴国宫殿中的花,也有过亡国经历。荒城颓壁:因战火而荒废的城市里的断壁残垣。铜雀春情:铜雀台为曹操所建。杜牧的诗句“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说如果当时东风不帮助周瑜,大乔、小乔二美女都要被曹操虏去。作者用以指宋朝亡后,嫔妃尽被元军所虏。金人秋泪:汉武帝曾经造铜人承露盘,称“金人”。魏明帝曹睿想把它移到洛阳前殿。传说盘被拆下后,金人潸然泪下。作者以之感叹南宋国器被劫、九鼎倾覆。堂堂剑气,斗牛空认奇杰: “龙泉”和“太阿”宝剑当初埋在江西丰城牢狱的屋基下,使斗、牛二星之间形成紫气。作者以宝剑比喻军队,为宋军没能阻挡元军而感到惋惜。奇杰,指文天祥。那信江海余生,南行万里,属扁舟齐发:指邓剡跟随张世杰、陆秀夫一起在“海上朝廷”漂泊辗转的战斗生涯。属:托付。鸥盟:这里指作者与文天祥的友谊。留醉眼:醉生、苟活。涛生云灭:指抗元形势的变化。睨柱吞嬴:蔺相如在秦王殿上拿着玉壁、斜视庭柱,宁与玉壁同亡也不献给秦王。回旗走懿:诸葛亮死后还能凭自己的旗号把司马懿吓跑。冲冠发:即怒发冲冠,形容盛怒时头发顶起帽子。

【全词串讲】

天高水阔水天相连,只怨恨那东风、不怜惜人世间卓越英雄人物。
杜鹃啼血吴花亡国凄惨在残阳里,哪忍心再见荒城中残垣断壁。
宫里嫔妃尽被虏走,国器被窃国宝被掠,如此国耻靠何人来洗雪?
紫气冲斗牛的宝剑,枉然堂堂跟随着出众的英杰。

哪里想到我从海上虎口余生,经水路向南行万里,乘扁舟与残部一齐抗敌。
正为了对你的希望我才苟活下去,要看看今后抗元形势的细节。
相如气吞秦王之勇,孔明吓走司马之智,以及千古忧愤你都不缺。
今后伴我难眠之夜,应只有秦淮河上那孤独之月。

【言外之意】

这一首悲壮的词,描写了一段悲壮的历史。作者身为大宋忠臣,却亲眼见证大宋的灭亡,其情其感,实非语言可以表达。天意不解人愿,英杰无力回天。作者虽然对自己心中崇拜的文天祥还寄予复兴大宋的希望,但恐怕自己也知道,那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天命难违,有其因果;忠臣人杰,借此大难,显示人格的光辉,也是一种安排,使人能理解人心的真诚可贵。

历史上每一个朝代的灭亡,总有忠臣坚守自己的忠诚,宁愿遁迹山林,乃至宁死也不为新朝廷服务;甚至一些老百姓都甘冒生命危险而保持自己的服饰和生活方式,时时向人展现着高于个人名利的忠和义的原则。

然而,我们今天也正在见证着一个“王朝”的灭亡。这个政权的灭亡却与历史上任何一个王朝都不一样:它没有一个忠臣来为它以死拼搏,它没有百姓会为它的灭亡而掉泪。当官的,全都找好了逃路,把人民的钱当作自己的钱存到外国银行里;老百姓已经出离的愤怒,恐怕早就想好了庆贺它灭亡的悼词在哪里等待着了。这一个邪恶的政权,不但亲手灭掉了许多忠于它的臣民,而且以空前的残酷手段肆无忌惮的杀戮修炼真善忍的佛徒,谤佛害佛,惹得天怒人怨。它的出现,就是为了做坏事,就是注定要因做大坏事而灭亡。因此,它的灭亡是一切良知尚存的人民的希望,它向着死亡的每一步,都给人们带来心灵上的一阵轻松。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