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歌赋 《宋词欣赏》 行香子

《宋词欣赏》 行香子

分享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
酒斟时、须满十分。
浮名浮利,虚苦劳神。
叹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虽抱文章,开口谁亲。
且陶陶、乐尽天真。
几时归去,作个闲人。
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作者简介】

苏轼(公元 1037-1101)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博学多才,诗词文章书法绘画,无一不精。其文章属“唐宋八大家”之一,其诗为宋代第一大家,其词开创了宋词中豪放、清旷的词派,对后世的文学有巨大影响。

【字句浅释】

解题:苏轼一生,宦海沉浮、备受艰辛,因而经常有退隐出世的念头,但这首词中表现出的退隐的愿望却是比哪一次的都更强烈。浮名浮利:强调名和利是虚浮不的东西。虚苦:徒劳无益的辛苦。劳神:耗费精神。隙中驹:古人用“白驹”比喻太阳影子,用“白驹过隙”来表示人生短暂得象日影移过墙上的缝隙一样。石中火:古人击石取火,石上打出的火星瞬间就熄灭了。白居易有“石火光中寄此身”的诗句,也是极力说人生很短暂的意思。梦中身:与“人生如梦”含义相类。陶陶:快乐的样子。一溪云:天上云朵倒映溪中,布满溪面,看上去就象小溪装满了云朵。

【全词串讲】

清新夜气净无纤尘,月光皎洁色白如银。
拿杯子斟酒时,必须满到美酒盈樽。
为了虚浮的名和利,徒然辛苦白费精神。
叹人生象白驹过隙,又象石火闪光,或者梦中寄身。

虽然满腹才华文彩,又有谁来赞赏相亲?
姑且陶陶自娱,尽情享乐天然纯真。
啥时候能归隐而去,作个清静闲适之人。
面前摆它一张古琴,放它一壶美酒,赏它一溪烟云。

【言外之意】

在清新无尘的夜气中,在皎洁如银的月光下,独斟独饮,独享那人世间少有的恬静、闲适之美,让疲惫的身心完全脱离喧嚣世尘的羁绊,这是人生之美,这是美的人生!

面对如此美好的月夜,作者却没有象以往那样“把酒问青天”,要从外界寻求一个人生的答案;也没有因为天上“琼楼玉宇”“不胜寒”,而“起舞弄青影”,宁愿留在人间。这一回他放下了狂放的浪漫激情,落入了对人生真谛的默想,开始了对生命归宿的思辩。他静静的想,终于把自己多次表露过的“人生如梦”的感觉想得更清楚、更明白了:生命是何等的短暂啊!人的一生就象日光照过墙上的一条小缝;或象打火石迸出一个火星;或象在短暂的梦中寄托、演译一世人生。世间的名、利虚浮飘渺,转瞬即逝,如云如烟。而世人偏要把短暂而宝贵的生命拿去追求虚幻的名、利,这不是徒然辛苦、白费精神么?再说,我的文章该是有名的了,可是如今一旦背时倒运,连来表示一下亲近的人也没有了。我还得自娱自解,以天真无邪之心从生活中获得天然之乐。如能罢官归隐,经常弹琴饮酒,对溪赏云,那是何等的美妙啊!

作者在这里一连用了三个世人广泛使用的、讲人生短暂的比喻,可见作者对这一课题早已深思熟虑过了,而且作者对名、利的看法也是再清楚不过的了。然而,作者并没有归隐!当时没有,后来也没有。不仅如此,临到晚年还被贬谪到边远的海南,落得一个真正悲剧的下场!

可见,对人生看穿了、看淡了,并不等于就能去亲自实践自己的正确看法;即使能够亲自去实践自己的看法,也不一定能坚持到底!对人生有正确看法,这需要智慧;能身体力行自己的看法,这需要勇气;要自始至终坚持自己的实践,就需要坚苦卓绝的忍耐和毅力,甚至舍生忘死的奉献和牺牲!愿每一位身体力行大道、正道的智勇之士,都能脚踏实地、一步步的走下去,不达目地,誓不罢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